手机上阅读

第131章 你对他还念念不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陆敬修闻言低头看了我一眼,目光当中像是蕴含着什么,又像是什么都没有。

    过了好半天,他才略略低应了声,算是答应。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他不是特别乐意,或者说,不是特别高兴。

    沈嘉安和江佩澜走到我们面前的时候,我恰如其分地挽上陆敬修的胳膊,浅笑着看向他们。

    “小姨。”

    我们当中最先开口的人,是江佩澜。

    我笑着应了声,接着看了眼身前的两个男人,两个人却都没有要说话的意思。

    这场面就有点尴尬了,也不是,反正这场景怎么都好看不到哪里去。

    我轻轻拽了拽陆敬修的衣袖,后者转头看向我,眼里似笑非笑。

    我心里咯噔一声,因为我从来没见过他对我露出过这样的神色。

    他这个人平日里虽然高冷又难测,但是很少会表现出这般夹带嘲讽的面容,仿佛……仿佛在看什么笑话一样。

    笑话吗……

    我挽着他的手顿时松了松,最终却并没有完全脱离开,因为他转而握住了我的手,紧紧的。

    “不介绍一下?”开口的时候,他已然恢复了之前的清冷模样。

    我反应过来之后忙说道:“这是我的外甥女江佩澜,这位是她的丈夫,沈嘉安。”

    其实陆敬修是认识他们的,上次的同学聚会我相信他不会那么快忘记。

    那他现在又让我重新介绍一遍,我就有点摸不准他的意思了。

    难道是故意来个下马威?

    我抿抿嘴唇,觉得今天跟我自己想象的有些不太一样。

    我本来以为,我跟陆敬修还会跟上次那样秀恩爱秀的日月失色,谁曾想男主角不配合,我自己的独角戏也唱不起来。

    而且看沈嘉安和江佩澜两个,也都是面带尴尬或沉郁的模样。

    略略思索一番后,我决定就此打住,算是及时“止损”。

    再这么搞下去,今天还不一定怎么收场呢。

    拉着陆敬修离开原地的时候,我感觉手上用的力道很重,像是后面的人不太配合。

    今天我一直觉得陆敬修很奇怪,怪的都让我忍不住想吐槽一番,怎么就这么不给人面子呢?

    说好的潇潇洒洒谈谈情顺便精诚合作一下呢?

    我心里不太痛快,在走到一个相对僻静的角落时,我也不藏着掖着,直接就问陆敬修:“你今天是怎么了,心情不好吗,还是身体不太舒服?”

    说实话跟在外人面前秀恩爱比起来,我更在乎的是他对我的态度。

    现在我们两个这关系,他只要对我稍微一冷淡,我就有点受不了了。

    陆敬修闻言几不可察地轻叹一声,还没等我问他为什么叹气,他就说道:“那个沈嘉安,你现在对他,还念念不忘?”

    我对沈嘉安……念、念、不、忘?!

    我一口气哽在喉咙里,几乎是脱口而出一句,我去他的念念不忘!

    只是在说出口之前,一个念头在我的脑海里一晃而过。

    陆敬修问我是不是对沈嘉安还念念不忘。

    他这样问的原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吃醋……

    我微微仰起头看向陆敬修,看着他的脸,想着刚才他说的话,越想越肯定,他绝对是吃醋了。

    之前吃蔡骧的醋,现在又吃沈嘉安的醋,真真算得上醋王一枚。

    我抿紧嘴唇,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只是笑哪有能憋得住的,不一会儿我就低低地,矜持地笑道:“哈哈哈哈哈。”

    陆敬修:“……”

    我半扑进他的怀里,趁着别人都没注意到这里,我靠近他的耳边说道:“陆敬修,你吃醋了吧。别否认,我都看出来了。”

    陆敬修还是:“……”

    他一只手扶住我的胳膊,让我站得更稳些,脸却是避开了我,表明拒绝回答我的问题。

    不过无论他回答还是不回答,我都肯定得很,因为连酸味都闻到了。

    过了一阵子,在我从陆敬修那里亲口求证他是不是吃醋了这个答案之前,老爷子的寿宴便开始了。

    这下子我整了整神色,敛去了方才的玩笑和轻松,满脸满心只剩下凝重。

    要应付前面的那帮人,可不就得百分百地武装起来,容不得一点马虎。

    再看陆敬修,他的神情倒是看不出什么特殊的异常,但是眼神相接的时候,我能清晰地看到他眼底的镇定和从容。

    对于此时的我来说,再多再好的话语加持也没有一个安心的眼神来的直接。

    我反握了一下他的手,表示我还好。

    只要有他在身边,真的都还好。

    ……

    老爷子作为今天绝对的主角,被请上台致辞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按照往年的惯例,他一般先回顾一下公司的发展历程,再展望一下未来,跟开公司年会没什么太大的差别。

    但是今年,讲话讲至一半,他突然转口说到了家人。

    “家人”当中必有我的一份,而和我牵扯在一起的陆敬修也免不了被提及到。

    看到场内人诧异又羡慕的目光,我可以肯定,老爷子来的这一出肯定是冲着陆敬修。

    他一来,很多惯例也做出了调整和改变。

    其实也正常,他的身份,足以让现场任何一个人望而生畏,老爷子也不例外。

    致辞结束后,老爷子从台上下来,径直朝我跟陆敬修走过来。

    我见状走上前迎了两步,搀扶着他继续走到陆敬修的跟前。

    老爷子今天穿着一件暗红色的中式服装,全白的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瞧着精神矍铄好不干练。

    我一直站在老爷子的身旁,也没来得及跟陆敬修使个眼色。

    但这种时候我们还是极有默契的,或者说他愿意跟我同有这种默契。

    他突然跨上前一步,搀住了老爷子另外一条胳膊,紧接着低声说道:“生辰快乐,岳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