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2章 有过逃跑的机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陆敬修的这一声岳父,我相信不仅让老爷子激动不已,就连场中的人听到了都好不讶异。

    饶是我身在其中,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造成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看上去却并不觉得有什么,神色目光都是淡淡的。

    老爷子还有其他客人要招待,不可能一直只跟我们站在一起。

    待他走后,我也终于得以跟陆敬修好好说上一句。

    我问他:“你干嘛叫老爷子岳父啊?”

    听上去真是有点……怪怪的。

    陆敬修闻言看向我,眉头似是轻挑:“他是你父亲。”

    我一哽:“……他才不是我爸爸呢。”

    也许在最初的时候,我还是依赖过那个将我从福利院带走收养的男人的,甚至也可以算得上感激。

    但随着时间的逝去,这份依赖和感激也慢慢褪色,最终化为种种虚无。

    现在在我的潜意识里,余家高高在上的那个男人,当真连个陌生人都不如。

    我说完之后就撇开头,不想让他发现我眼里的波动和异常。

    其实我特别不想让他知道,或是不想提醒他,我是个没有亲生父母疼爱的孤儿,我所处的境遇,处处都是艰难。

    陆敬修倒是也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深究,过了会儿,他牵住我的手,像是要带着我离场。

    我见状连忙反握住他的手,小声说道:“我们不能在这个时候退场。”要是这个时候就走了,那还不如一开始就不来。

    陆敬修轻勾了一下我的手指,又轻勾了勾唇角:“带你去个地方。”

    ……

    老爷子办寿宴的地点选在了南城一家五星大饭店的宴会厅。

    陆敬修带着我坐电梯一路到顶楼的时候,我还有些晕晕乎乎的。

    等到真正站在天台的地上,抬目就是一片浩瀚无垠的星空,我的心像是从高空穿越层层的云端,最终落在最亮的那一颗星上。

    我攥紧陆敬修的手指,转头看向他,轻声问道:“怎么想起带我来这个地方?”

    陆敬修像是笑了笑,只是他的笑意在夜色中显得有些不太真实。

    “这里在建成这座酒店之前,是我住过的地方。”他的声音夹带着夜风一同传来,“很多年后再来看,只能用物是人非来形容了。”

    据我所知,这家酒店也是陆氏的产业之一。

    我默了会儿,想了想之后问他:“当初你为什么要去英国啊?”

    是什么原因能让人背井离乡这么多年,我自己想不太清楚,也有点好奇。

    陆敬修听完之后没看向我,他只是望向无边的夜色,紧接着,低沉无波的声音随之传来:“因为不得已,因为不甘心。”

    不得已,不甘心。

    嗯,这两句大概就能概括出人这一生中大多数的不如意。

    我没再继续问,因为我直觉继续说下去肯定会戳到他的痛处,起码是他隐晦的不想让人轻易触碰的秘密。

    谁的心底里都有那样的秘密,我不想让人窥探,也不想窥探别人的。

    更别说还是陆敬修。

    我也转过头重新看向前方,看着广阔无边的夜空,只觉得心胸都跟着开阔起来。

    又过了阵子,起风了。

    我身上只穿着一件抹胸长裙,在这夏末秋初的夜里,还是不免感受到几分凉意。

    不经意打了个抖后,还没等我打出喉咙里的喷嚏,就感觉到有人在我的肩头披上了一件衣服。

    这个人不必说就知道是谁。

    我全身笼罩在温热好闻的气息里,惹得我深深吸了好几口气。

    原本以为陆敬修带我上来就是为了看看这夜景的,谁知道他突然握着我的手走到靠近天台边缘的位置,只要俯过身去差不多就能看到楼底。

    我忍不住有些晕眩,也忍不住抓紧他的手指。

    “害怕吗?”他的声音似有似无传来。

    我咽了咽,接着摇摇头,说:“不怕。”

    以前他问过我很多次,问我在面对各种各样的事情时害不害怕。

    前几次我还有过犹豫,因为我实在是个特别没有安全感的人,能让我觉得安心的人只有自己,能保护我的也只有自己。

    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再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的答案已经能够脱口而出同一个了。

    “我不怕,只有有你身边,我就不怕,真的。”

    陆敬修这回终于转过头看了我一眼,因为光线实在不好,所以我看不太清楚他眼里掩藏着的是什么情绪。

    不过从我的直觉来说,他大概也会有那么点触动吧。

    毕竟像我这样的女人能够全心全意地信任着他,想想就是件挺有成就感的事。

    不过成就感不足以涵盖我们两个之间的所有。

    我轻摇了摇他的手,示意他说句话,别让我表白心意之后还傻乎乎地一个人唱着独角戏。

    陆敬修握着我的手的力道明显加重了些许,但是没有立刻出声。

    待到又一阵凉风袭来,他才裹了裹我的肩膀,微哑着说道:“好。”

    直到这一刻,我还没有意识到他说这个字的含义。

    我以为他是欢喜的,欢喜我对他的表白,欢喜我对他的信任。

    也由此,我的心情也跟着很好很好。

    不过在不太远的将来,等我再回想起这一幕的场景,最终免不得感叹。

    原来我是有过逃跑的机会的。

    那个人问我害不害怕,并不单单针对事情的本身,还牵扯着对未来的抉择。

    在这一场抉择中,我自以为胜券在握,但实际上却是一败涂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