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4章 是为了报复我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到满意的答复,我的心情和脸色也好了不少。

    而目的达成了,必要的安抚也是不可少的。

    想了想,我说:“敬修对我的事情也算了解,他对大哥的印象也很深刻。等到哪天有机会了,我组个局,让大哥和敬修好好聊一聊,你们男人之间肯定有很多共同的话题。”

    说到陆敬修,余淮林的兴趣显然也很足,他调整了一下表情,转而笑着看向我:“这样当然是最好了,我也一直想请你们小两口吃个饭,就是没找着机会。”

    “以后只要大哥想聚,尽管来找我,不用客气的。”

    双方达成共识后气氛自然缓和许多,不痛不痒的寒暄推让之后,正事还是要说。

    “二姐的情况,我相信大哥比我了解的多,不知道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大哥有什么好的建议。”

    我问的“真心诚意”,哪怕是余淮林有些顾虑,到最后还是开口了。

    他说:“江峥的父亲,江明方,你还记得吧?”

    江明方。

    我在心里默默念了这个名字一遍,也迅速有了些盘算。

    “大哥的意思是……”

    “江明方前些年欠了一屁股债,抛妻弃子逃去了泰国。最近听说好像回到了南城,试图联系你二姐。他这个人嗜赌成性,当年凭借花言巧语骗了你二姐,我跟老爷子劝都劝不住,之后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他没继续说下去,但就如他方才提到的,后面的事情我都知道了,而且由此也能猜想到一些。

    比如,凭借江明方来牵制余秀琳。

    甚至是……摧毁。

    我敛下眉眼轻笑了笑,应道:“多谢大哥提醒,接下来的事情,我再好好盘算盘算。”

    余淮林摆摆手,又轻叹一声:“也别做的太绝,她这个人本性不坏,就是太溺爱孩子。”

    我照例温和应答:“是,我知道的。”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我心里想的却全然不同。

    以溺爱孩子为借口来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开脱,怕是不能,起码我不能接受。

    我在余家十几年受的委屈和折磨,那可不是假的。

    跟余淮林说的差不多了之后,客人也都走了,我跟他告别后没立刻下楼,而是先去了趟洗手间。

    去的路上我还接到了陆敬修的电话,后者问我什么时候下去,还问需不需要来接我。

    我一听心里就软的不像话。

    他这应该是担心我有什么麻烦吧。

    只是他也太小瞧我的战斗力了,我是那么软弱任人欺负的人嘛?

    充其量只是偶尔被他“欺负”一下而已。

    我轻松笑着跟他说,马上下楼,让他再耐心等我会儿。

    收线之后,我去到洗手间,解决完洗完手便从里面走出来,打算赶紧下去,某个人的耐性可不太好,让他等的太久说不定还会炸毛。

    不过我怎么也没想到,在走廊的拐角处,还没等我走到电梯前,面前就突然走出来一个人,吓了我一大跳。

    我定睛看去的时候,心里同时还浮起几分烦躁。

    来的人是沈嘉安。

    方才宴会上我们碰面的机会并不多,就连眼神接触都没有。

    如果说之前我对他的背叛还存着些不甘心和愤愤的话,那到现在为止,我真的把一切都放下了。

    可以把他当做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不会再为他伤心,再为他难过,也不会再对他存有任何其他的情绪,看到他的时候,心里平静得像是一汪波澜不动的清泉。

    此时他一身笔挺的站在我的面前,还如以前那样帅气清爽,但在我看来,却是怎么瞧都不对了。

    我轻轻吐了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之后,我平静地问他:“有事吗?”

    沈嘉安闻言紧了紧眉,他平日里一般不会表露出任何不快的神色,从来都是一副翩翩贵公子的做派,可是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竟然这样轻易展露他的怒气。

    嗯,是怒气,我分辨的出来。

    “清辞,你这么做,是为了报复我吗?”他低沉着嗓音说出这样一句,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只是这句话听了怎么就那么可笑呢?

    我都有点控制不住笑出了声:“哎哎哎,沈嘉安,你说清楚啊,我做什么了,我怎么报复你了?”

    沈嘉安突然伸手捏住我的肩膀,手上力道很大,捏的我疼的不得了。

    我皱起眉,语气也沉了下来:“怎么,还来劲了是吧。”

    沈嘉安的力气很大,而且像是铁了心不愿意放手,我再怎么挣扎也摆脱不了。

    如此,我也就不枉费力气了,只冷冷地看向他。

    他的眼里似是闪过几分痛楚:“清辞……”

    我撇开头,已是十分不耐烦:“沈嘉安,能不能别这么拖泥带水的。我们两个的事早就成了烂谷子的事情了,能不能就翻过这一篇啊。你跟你的老婆好好过日子,我跟我男人恩恩爱爱地过好下半生,就这样不行吗?”

    “你真的……真的喜欢上了陆敬修?”

    “是啊,我喜欢他,我爱他,爱的不得了,满意了吗?”

    沈嘉安的手终于缓缓松开,落下。

    他的头低垂着,看上去精神也有些颓败,仿佛受到了什么打击。

    只是我比谁都清楚,他才不会真的被打击到。

    若是他心里有一丝丝在意,当初就不会毫无征兆地跟我分了手,转而搭上了我的外甥女。

    他现在这样,估计是跟之前的我一样,有些心有不甘吧。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也是人之常情,不是吗?

    我冷眼看了他一会儿,原本还想再冷嘲热讽几句的,后来发现没这个必要。

    以后若是余秀琳倒台了,江峥又入了狱,江佩澜这个外孙女估计也入不了老爷子的眼,到那时候,也不知道沈嘉安会是怎样的表现。

    虽然这不是我有意而为之,但若是真的发生了,我也是挺乐见其成的。

    我不是个多良善的女人,尤其是对有过过节的这些人,我做不到原谅,必要时候,我还特别愿意落井下石。

    我收回自己的目光,挺直着腰板从沈嘉安的身边绕过离开。

    不过还没等走多久,我就又停住了脚步。

    这一回也是因为看到了一个人。

    而这次的这个人,我盯着他看了片刻,忽然有股子冲动,想上去抱抱他,也想让他抱抱我。

    这么想的,到最后,我也这样做了。

    快步过去抱住陆敬修腰的时候,他也顺势搂住我的肩膀,紧紧的,暖暖的。

    【稍后第三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