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7章 也想有个婚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跟陆敬修坦诚一回的缘故,总之接下来的几天我的心情特别好,心情一好了,整个人的状态也跟着很好。

    小张慢慢地也成为了察言观色大军中的一员,看到我心情好,一些平日里不敢轻易提的要求也都说出来了。

    比如,她想请个长假。

    “请假干什么呢?”我问她,是很认真的在问。

    小张闻言有些羞涩地低下头:“我要跟我男朋友结婚了,旅行结婚。”

    结婚?!

    我乍一听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你什么时候有的男朋友?”

    小张:“……”

    我估计她在心里已经暗暗吐槽了我无数遍,说天底下怎么还会有这样的上司,居然连自己秘书有没有男朋友都不知道。

    我也承认自己是个不太合格的上司,或者说,以前的我对这些无关工作的事情根本不会放在心上,人情之类的东西也看的很淡。

    只是人都是会变的嘛,现在的我不再是以前的我,行事风格自然也迥异起来。

    我默了默,接着说道:“你回去写个假条吧,我这边批下来,人事部那里也不会说什么。还有,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不要拒绝,这都是你一直以来努力工作应得的。”

    我把写好的一张支票递给她。

    小张见状像是有点激动,不,是很激动,接过支票的手也有些抖啊抖的,声音也是。

    “谢谢、谢谢副总。”

    我摆摆手:“不用谢我了。要是还有什么需要尽管提,就算公司这边满足不了,我个人也是可以填补的。小张,结婚是女人一辈子的大事,可千万不能马虎了。”

    小张听完使劲点点头:“嗯嗯!我跟我男朋友早就商量好了,我们不想太铺张浪费办婚宴,就想出去环游一下世界。等到以后回想起来,也会觉得特别有意义!”

    环球旅行啊,我勾了勾唇角,嗯,是挺有意义的。

    别看这小姑娘平时冒冒失失的,心里倒真是个有主意的,既浪漫,也有勇气。

    一般人结个婚要可劲儿准备好久,一套流程下来少说也要一个多月。

    她结这个婚倒没有这样的烦恼,自己轻松自在不说,也免得兴师动众多方忙碌。

    不过话又说回来,我自己连个婚礼都没举行过呢。

    跟陆敬修结婚那时候,我光自己怄气都怄不过来了,哪还有那个心思去管什么婚礼不婚礼。

    而且就那样的情况,就算我真的想到了,陆敬修也不见得会到场。

    唉,总结起来就是遗憾啊,特别遗憾。

    ……

    因为小张结婚这件事,我“受刺激”之下终究还是忍不住去问了陆敬修一句,我们也举行个婚礼怎么样。

    当时他听完之后沉默了一会儿,我在电话这边看不到他的神情,还以为他是不愿意。

    刚想义正言辞地指责他几句,就听到他低哑的声音传来:“还在开会。”

    哦,开会,开会怎么了?

    我不明所以,陆敬修也没有跟我细说,反正是很快挂了电话。

    我因为这件事十分受打击,觉得自己受到了冷待,受到了不公正待遇。

    其实我也知道举行婚礼什么的太不现实,但就是想听他哄哄我来着。

    女人可不就是这样,心里明白是一回事,看男人的表现又是另外一回事。

    我有点失望,也有点失落,不过也没到生气的地步。

    我才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动不动就生气呢。

    事后我没再提这件事,陆敬修也没主动再说,原本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谁知道某一天,秦颂偶然的时候对我说起,说我上次问陆敬修要不要举行一次婚礼时,会议室里还坐着其他人,当时我吼得声音有点大,坐在前面的几个人都听到了。

    我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什么?”

    秦颂又重复了句,好几个人都听到了。

    好几个人都听到了,我仿佛在向陆敬修“逼婚”。

    ……什么叫绝望,嗯,这就叫绝望。

    这一天天的,都是什么事啊这是!

    怪不得陆敬修那时候没再继续跟我说下去呢,要是再说的话,他大概真就坐实了被逼婚的名头了。

    一瞬间我觉得头脑发胀,脑门也一跳一跳的。

    当真是人生如戏,当真是戏如人生啊。

    在知道了“内情”之后,我就更不会再提起那天的事情了,因为我怂了。

    一如既往的瞻前顾后,一如既往的顾虑缠身。

    唉,无奈,也是无奈。

    ……

    这个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到我的生活,过了一阵子,也全都被我抛在了脑后。

    余秀琳那边的事我已经开始着手去调查和进行,经过余淮林的协助,也顺利找到了江明方。

    江明方这个人我是听说过的,不过一直没瞧见真人。

    我到余家的时候,余秀琳已经离了婚,带着孩子回余宅住了好一段时间。

    而且纵观余宅上上下下,都找不出一点有关那个男人的痕迹。

    加上江峥和江佩澜两兄妹从来不会提起他们的父亲,我也渐渐地把这个男人抛在了脑后,没想到再将其放回到台面上认识,竟然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

    江明方前十几年的生平资料拿到手之后,我没着急去看,而是去确认了一件事。

    余秀琳到底对她那个抛弃妻子、嗜赌成性的前夫还存着怎样的心思,又是怎样的态度。

    能给我的答案的不是别人,只能是余秀琳自己。

    坐在车内,抬眼看向远处坐在一起的男女时,我觉得有些口渴,于是拿过一瓶水喝了两口。

    就仰头喝水的这几秒种功夫,再集中目光望过去的时候,江明方的手竟然搭在了余秀琳的手上,而后者竟然也没有推开。

    我见此勾了勾唇角,不得不在心里叹上一句,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

    事情似乎慢慢变得简单,也慢慢变得有些好玩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