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8章 等待他的改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等到不远处的男女一前一后离开之后,我找出手机,给秦颂打了个电话。

    “余小姐,您好。”他的声音照例温和又客气。

    我的语气也柔和的很,我问:“秦助理,可以帮我监控一个人的行踪吗?”

    秦颂闻言并没有多讶异,也没有多问什么,仅仅是继续轻笑着应道:“当然可以,有什么吩咐,余小姐尽管说就是了。”

    交待好了江明方的事,我就想要挂断电话,谁知道那边的秦颂突然又说了句:“陆先生今天晚上没有会议,大概六点钟就会离开公司。”

    我听完“哦”了声,没有下文。

    秦颂也顿了一下,之后才试探地说道:“余小姐要是也有时间的话……”

    “哎哟,真不凑巧,我今晚刚好有点事,恐怕会忙到很晚。”

    秦颂听到之后不无遗憾地说道:“那还是正事要紧,余小姐先忙吧。”

    如果不是我的定力和耐力都好得很,这个时候我一定会多问一句,秦助理,跟我谈恋爱的是你家老板,你这整天的操的什么心啊?

    真是,不知道的还以为跟我处对象的是你呢。

    我默默地吐出一口气,没再多说什么就挂了电话。

    开车回家的时候,我想起某个人,心里真的是又着急又无奈。

    其实我今晚哪有什么事情要忙,我闲得很。

    而我也不是不想见陆敬修,我只是不想经由秦颂的“运作”去见他。

    男人和女人之间,一旦有了这样亲密的关系在,那彼此之间当真是一点缝隙都没办法留出来了。

    不管横亘在当中的是谁,都会让人觉得不合适,不舒服。

    只是我也明白,秦颂这样做都是好意。

    他的老板无趣又木讷,若是他这做助理的再不上点心的话,到手的“老板娘”差不离儿都得跑了。

    不过我才在乎这些呢,也不是那种受不了寂寞孤独的女人。

    我在等陆敬修的改变,也在努力促成这种改变。

    等到某一天,他能够亲自找到我,对我说,余清辞,我们见面吧,我们约会吧,那才有成就感和满足感呢,而且我坚信那一天总会到来。

    在这之前,必要的忍耐和坚持是不可少的。

    想清楚这些后,我心里的那点小遗憾也随之消散。

    ……

    一回到家,我换下衣服洗了个澡就钻进了书房,在电脑上打开了余淮林给我的文档。

    上面是江明方前十几年的生平信息。

    十几年前他跟余秀琳离婚之后,为了躲债去到了泰国,后来辗转到了金三角。

    金三角那样的地方一听就鱼龙混杂,而江明方也却如猜想的那般,沾上了违法的勾当,生意做的不算太大,但足以颠覆他的整个生活。

    在金三角醉生梦死将近十年之后,江明方后又到了澳洲,用赚来的钱购置了几百亩农场,过起了悠闲自在的田园生活。

    再后来,就是现在,他离开澳洲,回到南城,找到了余秀琳。

    我看着这些近乎跳跃的场景,开始在心里思考江明方这么做到底是什么意图。

    他为了生计干违法的勾当我能理解,而他全身而退去到澳洲,现在又回到南城的做法,我却是想不大通透。

    难道是突然良心发现,想要浪子回头了?

    不是吧,如果他真的有这样的觉悟的话,当初就不会为了躲去一身的债务,将妻子和儿女丢弃在一边,自己逃到国外跑路。

    我摸摸下巴,盯着电脑屏幕看了一会儿之后,起身走到窗前,拉开窗帘。

    已经被黑暗浸淫到骨子里的人,我是不相信他会幡然醒悟的,起码不会心存纯良。

    而若是说到感情,那更是无稽之谈。

    十几年的时间过去,再深厚的感情都会被消磨殆尽,剩不下什么了。

    只是这当中也有例外,比如余秀琳。

    一个女人在恨着一个男人的时候,同时说明她也是爱着他的。

    余秀琳在面对江明方时的种种表现,从一个女人的角度来说,我更倾向于余情未了这一说法。

    一个很有可能是心怀叵测,另外一个则是被恨意和感情交缠着无法自拔。

    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我已经大体有了些想法。

    不过到目前为止也仅仅是我的猜想,很多事情还需要继续去印证,不能一蹴而就。

    我轻叹一声,暂时收回了思绪,重新拉上了窗帘。

    ……

    晚上躺在床上睡觉的时候,我做了个梦。

    梦里回到了小时候,那时我刚到余家不久,对周围的一切还感觉到陌生和防备,做什么也都是畏畏缩缩的。

    那一天,好像是周末,家里的大人都不在,只有江峥和江佩澜在院子里的游泳池边玩。

    我住在二楼尽头的一个房间,这个时候下巴靠在胳膊上,从窗户缝里偷偷看他们玩的特别开心。

    过了不多久,江峥不知怎么的突然看到了我,接着他伸出手,朝我挥了挥。

    年纪不大的我对周遭的事物其实还是有感知的,我知道自己来到了别人的家里,自己就是个外人。而我以后就要生活在这里,哪里也不能去。

    人大概都有生存下去的本能,无论年纪大小。

    就像现在,我知道我要仰仗着这个家里的人过活,所以得讨好他们,不能让他们把我赶走。

    而楼下的那两个小孩子,是这里的小少爷小小姐,陪着他们玩的开心了,他们的妈妈大概也会开心的,那样的话,收养我的爸爸也会开心的。

    抱着这样的想法,我慢吞吞地下了楼,来到了泳池边,站在了江峥的面前。

    江峥从小长得就好,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可爱漂亮极了。

    他对我笑,我看着他,也想努力地笑出来。

    只是还没等我完全弯出弧度,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人猛地一推。

    再然后,微凉的池水从四面八方冲进我的口鼻,我四肢胡乱地挣扎,却怎么也挣脱不了。

    几近窒息。

    在真正失去呼吸的那一瞬间,我猛地睁开眼睛,坐起身,捂着胸口狠命地深呼吸。

    不是,这里不是游泳池,我也再不是那个寄人篱下,任人摆布的可怜虫。

    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什么都变了,可埋藏在心底里最深的恐惧,却还是存在着的。

    我以为它们已经离我而去了,但其实不是的。

    稍稍平静下来之后,我抹了抹满额头的冷汗,接着掀开被子打算下床。

    不过等我脚刚一沾地,放在床头的手机便响了。

    【今天五更,稍后第二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