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9章 明天想跟我见面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有些发虚地拿过手机,瞧了眼上面的来电名字之后,我轻吸一口气,接通。

    “睡了吗?”陆敬修的微哑的嗓音在这样静寂的夜里格外清晰。

    我闻言不由得又抹了一下额头的汗:“嗯,睡了。”

    同时我看了眼钟表,发现现在不过是晚上的九点半多一点,大多数人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我本来还想去厨房倒点水喝,此时接到这个电话,我也突然不想去了,重新又钻回到了被窝里。

    陆敬修顿了顿后接着说道:“你让秦颂做的事,我已经知道了。”

    我回答:“嗯,是有点事需要他帮忙。之前我跟余淮林商量过了,要是对余秀琳下手的话,从她前夫那里找到突破口是最好的选择。余秀琳的前夫叫江明方,很久之前嗜赌成性,把家产败光了不说,还欠了很多债,自己逃跑后只留下妻子和两个年幼的孩子。现在他回来,虽然目的还不确定,但我觉得肯定不简单。我让秦颂监控他的行踪,也是为了以后行事打算。”

    其实我根本不需要解释这么多的,我心里想的什么,我觉得陆敬修肯定能猜到。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想跟他多说点话,多说一句也好。

    陆敬修听完我的话之后也没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些什么,过了会儿,他似是安抚地说:“别担心,一切都会解决的。”

    我使劲点点头,哪怕他并看不到:“我知道,我特别有信心来着。”

    我不光对自己有信心,对他更是如此。

    仅仅是听到他的声音,都会让我因为噩梦而僵冷着的身体慢慢缓和下来。

    我将压抑在胸口的那口闷气吐出来,又扯着嘴角笑了笑,转而轻松了一下语气说道:“你知道吗,今天下午我跟秦颂通电话的时候,他告诉我你今天晚上有时间,想暗示我跟你见面。结果我并没有答应,知道为什么吗?”

    像陆敬修这样的人一般不会承认自己的无知,反正我是从来没从他嘴里听到过“不知道”这三个字。

    不知道这是不是关乎所谓的底线和尊严,他不愿意承认,我也不会为难他。

    我继续扬着嗓音道:“因为我想让你亲自来约我,告诉我你想跟我见面。其他的人来邀约,一律免谈。”

    我自认说的够直白清楚了,结果陆敬修听完之后,半天没吭声。

    这下我心里突然有点没底了。

    “怎么……还不能说……实话吗……”

    是他亲口说让我教他的啊,教他怎么坦诚,怎么跟恋人相处。

    真是,他这是要出尔反尔吗?

    面对陆敬修的时候我往往会变得有些不太正常,正不正常是相对的,反正在外人面前一贯能做到喜怒不形于色的我,在他面前常常自己炸毛,明明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我自己在胡思乱想。

    他这一点也是不好,把女人的胃口这么吊着,不知道哪一天会吊出事情来吗?

    我咬了一下嘴唇,完全忘了自己的初衷,只憋着气继续说了句:“你不愿意听就算了,当我什么都没说过。好了,不说了,我要睡了,挂电话了。”

    赌气的话是这么说,但我挂电话的动作那叫一个慢条斯理,跟慢镜头回放差不多。

    我的手指放在挂断键上方停留了几秒钟,直到那边传来动静,我才迅速收回手,将手机重新放到耳边。

    轻咳了声之后,我绷着嗓子说:“不是都说要睡了嘛,怎么还叫我啊,还有事?”

    “余清辞。”电话那头的男人用极其喑哑的嗓子叫了我一声。

    我一听突然觉得喉咙有些发哽,平复了一会儿才带着鼻音应了声:“哦,干嘛?”

    “明天想跟我见面吗?”他问。

    我抹了一下眼睛,觉得眼眶有点痒:“想跟我见面啊,那我得考虑一下,明天早上再给你答复。女人都是很难约的,以后你要习惯。”

    “好。”他低声回答,语气里没有丝毫的不耐和厌烦。

    如果让我现在来评判的话,我会觉得他是个挺合格的“学生”,起码我这个“老师”在教的时候,他在好好地听。当然了,如果能记住也能实行的话,那是再好不过了。

    我抱着被子翻了个身,将脸埋进枕头里。

    其实在陆敬修面前,我是想让自己表现的好好的,让他挑不出一点缺漏来的。

    只是很多时候,很多话,除了跟他讲之外,我想不到还能向谁倾诉。

    而且退几步讲,我在他面前早就是面子里子都不剩的人了,就算是再多添上几笔,也没有什么差别。

    鼓了鼓气之后,我也哑着嗓音说道:“我刚才做了个噩梦。”

    陆敬修听完顿了会儿,而后低低应了声。

    我将脸埋得更深了些,以至于说出来的话都是带着极重的鼻音的。

    “梦见了小时候,有一次我掉进了游泳池里,差点被淹死。要不是余家的司机听到声音赶过来,我估计就没命了……最可怕的是上岸之后,余秀琳拉着江峥和江佩澜的手站在水池边,幸灾乐祸地看着我……你说,一个人的心怎么可以这么狠,这么坏呢?我觉得自己没做错过什么,却从很早之前就成了很多人的眼中钉。那件事情之后,我晚上常常会做噩梦,醒来之后也一直觉得有人要害我。我去看过心理医生,医生告诉我这是心里的郁结,要把这个结打开,我才能真正好起来。于是我就在想,只要余秀琳他们都消失了,我的心结就会跟着解开了,对吗?”

    我急于在这个问题上寻找一个答案,而这个答案无论谁说出来我都不相信。

    除了陆敬修。

    嗯,只除了他。

    只要是他告诉我的,每一字每一句,我都会相信。

    我觉得自己像是又回到了在游泳池里茫然无措挣扎的时候。

    唯一不同的是,这次朝我伸出救援之手的,是另外一个男人。

    【稍后第三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