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3章 帮我去找沈嘉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除了工作之外,我就是透过各方渠道寻找江明方的讯息。

    后来找准了一个点,就开始努力深挖,总算是有了相当的成果。

    不过我没有着急行动,还是在持续的观察中。

    另外我觉得,余秀琳现在的心思估计还扑在江峥的身上。

    江峥虽然被判入狱了,但是后续的很多事情还需要打点,余秀琳作为母亲不可能不管不顾。

    等到她缓过神来想到我了,那时我也有了相当的准备,不会掉以轻心。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唯一让我没想到的是,江佩澜会找到我。

    她约我出去的时候,我正和陆敬修通完电话,说下班之后直接去他家里。

    只是她这一联系,计划就要有变了。

    “小姨,今晚我们见一面吧,有些事情我想跟你谈一谈。”电话里,江佩澜的声音有点低沉。

    这个时候我还是不打算改变原先的主意的,我说:“不好意思啊佩澜,今天晚上我已经有约了,可以改天吗?”

    “有约?是跟嘉安约好了吗?”

    沈嘉安?

    我皱了一下眉头,有点搞不清楚她为什么会突然提到沈嘉安。

    但顿了会儿之后,我还是很快答道:“当然不是他,你在乱想什么。”

    “是啊,是,我在乱想。”江佩澜的话里像是带着几分自嘲,“我心里实在是太难受了,特别想找个人说说话。让我见见你吧,小姨。”

    江佩澜今天的语气和情绪都不对,在电话里我也不可能都弄清楚,思索了一番之后,我最终还是答道:“那好吧,你定地方,到时候通知我。”

    收了线,我还是觉得有些怪怪的,说不出哪里有点奇怪。

    不过光天化日的,倒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紧接着我给陆敬修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临时有点事,晚上恐怕要爽约了。

    本来我以为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听到了充其量也只会说一声“嗯”。

    谁知道他停顿了好久,最后开口的时候,语调还有点不顺:“临时有什么事?”

    我怔了一下,之后忍不住笑了声:“不是吧陆先生,你又吃醋了啊。”

    他哼了声,没说话。

    某个人炸毛的时候我可得赶紧捋一捋,不然的话这竖起的毛扎在我的身上,我也会觉得有点疼。

    我轻咳了声说道:“是我的外甥女啦,就是江佩澜,江峥的妹妹。”

    陆敬修闻言倒没了方才的别扭,只剩下微微的凝重:“你见她做什么?”

    “是她来找的我,说是有事要跟我谈,我推脱不过也就答应了。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跟她多待,去的地方也都是闹市,不会有什么问题的。而且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好好保护自己的。”说完我还特豪迈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表示我说的话非常可信。

    但陆敬修显然是不太相信:“你们在哪见面,让秦颂送你过去。”

    “哎呀真的不用啦,人家秦助理也需要下班生活的。我自己去真的没问题啦,大不了到时候给你按时打个电话。”

    至此陆敬修还是没有完全放心,虽然我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但他能这样记挂和担心我,我也觉得十分窝心。

    最后我们彼此都做了些许妥协,他答应让我去见江佩澜,而我保证会早点回家,并且随时跟他报备行踪。

    下班之后,我收拾好东西离开公司,开车赶往江佩澜说的餐厅。

    她找的餐厅算是市里面比较有名的,只是我觉得今晚这顿饭吃的不一定会多愉快,能赶紧谈完回家是最好了。

    到达餐厅之后,江佩澜已经在座位上等着了。

    见到我之后她挥了挥手,但态度并不算热情,脸色也不算太好。

    我则是神情如常地走过去,施施然坐在她的面前。

    “什么时候过来的,等挺久了吧。”我轻笑着问她。

    江佩澜看向我,比较勉强地笑了下:“我也是刚来,没等多久。”

    过了会儿,侍应生过来点单,江佩澜将菜单往我面前轻轻一推,说:“小姨想吃点什么,点一些吧。”

    我接过菜单,没做无聊的客套,直接指了个套餐。

    等待上菜的时候,江佩澜再开口,我就知道可能要说到今天的正题了。

    她似是有些难以启齿,又像是鼓足勇气:“我跟嘉安,前段时间吵了一架,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

    我闻言颇觉得无奈,沈嘉安回不回家,他们夫妻两个吵不吵架,到底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而且我跟江佩澜怎么也算不上无话不谈的那种关系吧。

    不过她都找到我这么说了,我也不可能把自己心里真实的想法说出来,只能换了种方式说道:“夫妻之间有摩擦是很正常的事,我觉得还是重在沟通吧。等到你们彼此都冷静下来了,认真沟通一下,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这番话说的不痛不痒,江佩澜听完之后也垂下了眼睛,嘴唇抿紧。

    方才点的餐这个时候正好上来了,我肚子其实有点饿,但这种情况下又不可能吃得下。

    在心里略略盘算了一下之后,我觉得还是尽快结束这场对话比较好。

    各回各家,省的坐在这里相看两厌。

    不过还没等我想出什么借口,江佩澜突然又开口了,她说:“小姨,有件事我想拜托你。”

    我的心咯噔一声,这个时候有事拜托我,应该不会是什么好事吧。

    饶是担心,我还是缓缓开口:“哦,什么事啊?”

    “你能不能帮我去找找嘉安,让他接我的电话,或者让他回家,别一直躲着我。我真的、真的要受不了了……”

    说着她失声哭了出来,也不管身在这样的场合,只发泄着心里的苦痛。

    周围有几道视线投射过来,或探究或看好戏。

    我将头撇开,也觉得有点堵。

    让我去找沈嘉安,别说这么做合不合适,单单论可不可能,我的答案都是否定的。

    更何况他们夫妻两个的事,我是半点都不想沾身,也不能沾。

    【稍后第三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