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4章 不能跟陆敬修在一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江佩澜到底是个受过良好教育、平日里又懂得进退的姑娘,低低哭了一会儿之后,她慢慢收住了眼泪,只垂着头抽噎着。

    我再递给她一张纸巾,思索再三,还是轻叹一声说道:“佩澜,你跟沈嘉安的事我虽然觉得有些遗憾,但你的请求,我还是不能答应。别说我跟他之前……就算是没有,以我的立场也不可能去做这样的事。很抱歉,这回恐怕是帮不上你了。但我还是建议,你们面对面地好好谈一谈,夫妻之间没有隔夜仇,总会好起来的。”

    江佩澜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我的话,反正她最后是点点头,哽咽着声音答道:“嗯,我知道了。”

    这顿饭是更加吃不下去了,而我又不能这么直接离开。

    又叹了一声之后,我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顺便瞧瞧有没有什么未接来电和信息。

    不过什么都没有。也不知道陆敬修现在在做什么,真的好想见见他啊。

    江佩澜大概也知道这么坐下去没什么结果,又擦了擦眼睛后,她抬头望向我,眼里通红一片:“不好意思小姨,今天耽误你这么长的时间,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我摇摇头:“没关系,以后有什么事,你还是可以来找我。但是佩澜,我想告诉你,凡事都要自己想清楚,也要自己拿主意。旁人无论说什么做什么,都不该跟你自己的心意相悖。在一场婚姻里,主角只有两个人,其他人都无关紧要。不要被任何人影响,也不要自己多想些无用的,就过好自己的日子。等到艰难的时光过去,你再回首看这些的时候,应该会觉得这也是人生的体验和考验。我们谁都躲不过的,唯一能做的只有勇敢面对,勇敢接受。”

    这些话算是我的肺腑之言,也是我打从心底里遵从着的。

    无论生活变得怎么样,这都是自己的生活,与他人无关。

    我们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也不能依仗着别人的所谓努力来挽救婚姻的颓势。

    不过很显然,这样的道理并不是所有人都懂,很多时候就是我们自己钻了牛角尖,将自己困在了一方牢笼里,怎么都走不出来了。

    ……

    分别的时候,江佩澜出乎意料地抱了我一下,让我的全身不由得绷紧,略有些不太适应。

    “小姨,谢谢你。”这是今晚她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听到之后算不上有多高兴,但欣慰总是有一点的。

    只要以后她能跟沈嘉安好好过日子,别来烦我,怎么都好说。

    不过有句话是怎么说来着,怕什么来什么。

    接到沈嘉安电话的时候,我正好洗完澡准备要睡,看到他的号码我简直要忍不住笑出声来了。

    他们这夫妻俩,一晚上的轮流唱戏,真是让人难以招架啊。

    要是江佩澜今天没找过我,我估计会直接切断关机。

    只是现在情况有点不同了,我的手指在屏幕上摩挲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摁下了接听键。

    “清辞,是我。”那边传来沙哑又低沉的一。

    我坐直身体,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清亮得很:“我当然知道你是谁。这么晚了,找我有事吗?”

    “没、没什么事,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

    这话说的,但凡是有第三个人听到,大概都会觉得我们两个之间有什么“私情”。

    但事实是,私情没有,“旧恨”倒是有一些。

    我轻轻弹了一下手指甲,同时不紧不慢地说道:“听听我的声音啊,那要求还真是低。今天我跟你老婆见面,可是说了很多话呢。”

    沈嘉安听完语调都变了:“你见过佩澜了……”

    “是啊,她找到我,说你们吵了架,想找我当说客让你回家来着。”我调整了一下坐姿,连带着声音也沉了些,“沈嘉安,不管怎么说,佩澜都是你的妻子。你娶了她,就要对她的一生负责。而且作为一个男人,不管是谁的错,相应的气度都是该有的。你现在把你老婆一个人晾在那,让她胡思乱想以泪洗面,真的会觉得很有面子,很有成就感吗?”

    “不是,我不是……”他像是要反驳,但是好半天都没有把话说清楚。

    这一点上我觉得陆敬修可比他好了几倍不止。

    沈嘉安看着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可真的接触时间长了,会发现他是个特别瞻前顾后又拖泥带水的人。

    陆敬修平日里虽然也少言寡语的,但是重要的事情上却从来不含糊,也从来不给模棱两可的答案,让人跟着摇摆不定。

    谁的心都不是玩物,谁的感情也都不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以前我还怨恨过沈嘉安的背叛和抛弃,现在再回头看去,却隐隐觉得自己并不是个例。

    我揉了揉额头,觉得有点儿头疼:“沈嘉安,我最后跟你说一遍,我们两个之间的事早成了烂谷子陈芝麻了,再翻出来说真没什么意思。而且我说的直白点,你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找我,真的给我造成很大的困扰,也容易给我带来麻烦。我现在已经有了深爱的男人,也有了自己想要的生活,能不能拜托你,别再找我。拜托你就过好自己的生活,可以吗?”

    说到最后我差点都吼了出来,耐心也到了临界点。

    沈嘉安那边的呼吸沉了沉,也急促了些,似乎有点激动。

    按照我的脾气我这个时候真的很想挂了电话,不过到底还是克制住了自己。

    因为我想听到一个答案,一个确切的答案,亦或者说承诺。

    这样拖泥带水不甘不脆的情况我实在忍不了了,今天必须得有一个了结。

    过了许久许久,待我的情绪稍稍平复下来之后,我才听到沈嘉安沉哑着声音说了句:“清辞,你可以恨我怨我,也可以再也不见我。但是你不能跟陆敬修在一起,绝对不能。”

    【稍后第四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