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2章 终于有点谈恋爱的样子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52章 终于有点谈恋爱的样子了

    章小倪 | 发布时间:2017-06-05 21:00:00 | 本章字数:2171

    一直到下车前,我都采取不理人、不配合的态度。

    估计我也是喝酒喝多了,酒意上脑,就容易钻牛角尖。

    其实我也知道陆敬修就是逗我一句,就是跟我开个玩笑,但我就是想找个由头跟他闹一闹。

    闹起来了,我心里也就舒坦了。

    这种心理我自己不明白是为什么,以前跟沈嘉安在一块的时候,我总是包容修好的那一个,生怕两个人之间有什么矛盾,弄得彼此不愉快。

    可现在跟陆敬修在一块,我就时不时得闹个别扭,有时候跟他闹,有时候跟自己较劲,用一个词归结起来,那就是不得安生,就是作的不行。

    想到这我对自己也无语了,弄成这个样子,难道要我主动去求人和好吗?

    那多没面子啊……

    我一边绷着脸装生气,一边在心里纠结着到底要不要出言和解。

    尚在思索时,秦颂停下了车,熄火之后又开口道:“余小姐,您的家到了。陆先生,我下去抽根烟。”

    他这两句话说的有点跳跃,但他的意思我是明白的。

    是想给我和陆敬修单独相处的机会啊。

    我用余光偷偷瞟了眼身边的男人,期待着他能有点表示,可等到最后,只等来一句:“你留在车上。”

    合着就是不想谈了是吧!

    我瞧见秦颂无能为力带着歉意的神情,当即就觉得脑袋一涨一涨的。

    我要下车,我要回家,我不要再看见某个人了!

    开门下车之后,我踩着几公分的高跟鞋走的蹬蹬蹬特别响,第一时间免费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以至于盖过了从后面传来的另一双脚步声。

    直到我摁下电梯的按钮等电梯时,才发现自己后面跟着一个人。

    我忍着没回头,心里则是在哼哼着,这次非得要你先道歉不可,我是女人,我是要被哄的。

    要是你夸我一句我在你眼里是最漂亮的,我说不定就勉强原谅你了。

    可我自己想的是真美啊,我给了自己无数个台阶下,到了最后,却还是被门槛给绊倒了。

    陆敬修这个闷葫芦,没看到我都要进电梯了吗,怎么还不过来跟我赔罪呢?!

    我背对着他深呼吸了好几口,最终在电梯门缓缓关上的刹那,也跟着转过身。

    我看着陆敬修,后者也看着我。

    这么相顾无言站了好久,我才憋着气说出一句:“你过来。”

    他依言走到了我面前。

    我微微仰头看着他,看了一会儿,接着道:“跟我说,你在我眼里是最漂亮的,没人比你更漂亮了。”

    “你在我眼里是最漂亮的,没人比你更漂亮了。”

    他一字一句重复完之后,我伸出手揪住他的衬衫,眼睛则盯向他胸前的扣子。

    盯着瞧了片刻,我突然笑了出来,因为觉得实在太好笑。

    抬头望过去的时候,陆敬修的嘴边竟也带着笑意,估计是跟我有着同样的感受。

    我们两个好歹都是活了这么大岁数的人了,结果闹起别扭来跟个十几岁的孩子似的。

    嗯,主要是我太幼稚,而他太木讷,不知道要怎么配合。

    但他不知道不要紧,我这不就在教他嘛。

    “以后要是我再生气了,别管我因为什么生气,反正你哄我就对了,专门挑些我喜欢听的话来说,这样我很快就会跟你和好了,知道了吗?”

    他垂着目光看向我,顿了顿之后,微哑着声音说道:“知道了。”

    “知道了就好。”一瞬间我的心情跟坐了火山车似的,一下子冲上了顶点,“来,现在练习一下。”

    我承认自己在某种程度上逼着他,逼他多说点话,逼他袒露自己的心意。

    不然的话,一直都是我自己唱独角戏,我也会觉得累。

    而不得不说,陆敬修是个好学生,学以致用这种事,只要他想做,就没什么难的。

    “余清辞。”他低声叫我。

    我应了声。

    他垂着眼睛看向我,像是要看进我的心里。

    “你很漂亮,也很好,不管怎么样,都是最好的。”

    我的眼眶微微有点湿润,好在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只吸了吸鼻子应道:“你才知道啊。”

    他伸出手摸了摸我的头发,力道很轻,也很缓慢。

    过了片刻,他接着说:“跟我和好吧。”

    我没多犹豫点点头:“嗯,和好吧,我其实特别好哄的。”

    说完之后,我将头埋进他的胸前,也不管他的衬衫已经被我揪得皱皱的不成样子,又在上面蹭了蹭。

    深呼吸几口之后,我说:“我现在觉得,我们终于有点谈恋爱的样子了。”

    像寻常情侣那样闹别扭,又迅速地和好,让人觉得自己是有血有肉地生活着,而不是为了维持某一种特定的状态,第一时间免费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特别累特别拧巴地过下去。

    也不知道陆敬修现在是什么心情,是和我一样喜悦又感叹,还是疲于招架,我都不知道。

    不过无论怎么样,这一步算是迈出去了,以后发展的怎么样,还是看造化吧。

    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有种预感,一切都会越来越好的。

    为了达到最终的那个目标,我愿意付出任何努力,承担任何压力。

    同时也希望,有个人会伴我左右,包容我的所有。

    ……

    这天的事情过后,我发现陆敬修在某个方面像是“开窍”了一样。

    偶尔我再跟他闹个小别扭,他也不会讷着不说话,而是出人意料地说出几句不那么甜的甜言蜜语,我听了心花怒放都来不及了,哪还有那个心力去闹脾气。

    总体来说,我是特别满足于现状的,当然只针对他一个人。

    其他方面,闹心多过安逸。

    就比如,江明方上门找到了我。

    看到他本人的时候,我还反应了一会儿,因为我看他多是在照片上,这么个大活人站在我面前,我一时没认出来。

    而实际上,我也是应该不认识他的。

    我的嘴角稍稍抽动了一下,而后关上已经打开的车门,转身看向他。

    “请问你是?”

    江明方听完没说话,而是上前一步,脸上的那条十几公分长的刀疤若隐若现。

    他的一双眼睛紧紧盯着我,像是在盯着什么待宰的猎物。

    我的手不动声色地伸进包内,找到一样东西。

    “余清辞。”他缓缓叫了我的名字一声。

    我轻轻点头:“看来是有备而来。”

    江明方笑了一声,配上他不善的面色,还有那条骇人的刀疤,浑身上下无一不透露出来者不善的意味。

    而紧接着,他说出的一句话,倒是透露出了来意。

    “把我儿子弄进了监狱,我看看你要怎么还。”

    【稍后第三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