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5章 你该是站在最顶峰的那个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55章 你该是站在最顶峰的那个人

    章小倪 | 发布时间:2017-06-06 21:00:25 | 本章字数:1948

    为了我……

    我有点不太明白他的意思,刚想再问问,放在一边的手机突然响了。

    是我的手机,单弦的铃声在偌大的房间内显得稍有些突兀。

    我自己不方便去拿,便示意陆敬修帮我拿过来。

    起初他像是不愿意我接电话,后来还是在我的眼神“威慑”下才不情愿地将手机递到我的耳边。

    给我打电话的人是余淮林。

    听到他的声音时,我还有点疑惑,想着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

    待到他气息有点不稳地跟我说完事情的原委,我才恍然,同时觉得有点荒唐。

    真的,特别荒唐,甚至还有点可笑。

    “余秀琳挪用了老爷子的钱,现在失踪了?”

    说挪用还是好听的,余淮林的原话是偷。

    余秀琳偷了老爷子的钱,数目不算小,已经能称得上巨额。

    余淮林在电话里也是急的说话打磕绊:“是!昨天晚上钱就不见了,今天一早发现,人也联系不到了!老爷子气得差点晕过去!”

    听到这我的第一反应其实还是不相信。

    怎么可能呢,余秀琳平日里哪怕是再作威作福,那也向来是唯老爷子马首是瞻,从来没有生出过任何忤逆的意思。

    可我也清楚,余淮林不会拿这种事出来开玩笑,事实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我无声地看向陆敬修,听筒的音量不算小,余淮林说话的声音基本上算得上是吼,我相信事情的原委他也听到了。

    他听到了,却没有如我一样意外,表情亦是模棱两可。

    我轻吸了口气,缓了缓心神之后,我开口道:“我知道了大哥,这件事非同小可,等我们见到面了再详细谈吧。我尽快回老宅看看老爷子,你也帮着宽慰着,钱是小事,可别气坏了身体。”

    余淮林现在估计也是焦头烂额的,听我这么说之后,他胡乱应了两声就挂了电话。

    听到传来的忙音后,我抿抿嘴唇,将手机放在了一边。

    陆敬修无视我投射过去的探究的目光,而是慢条斯理地将我的胳膊放回到被子里,又替我拢了拢额前的碎发,神情闲淡的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我见状则是忍不住哼了声,故意让某人听得清清楚楚。

    “余秀琳卷款携逃的事,恰巧在这个时候发生,应该不是什么偶然吧。”

    陆敬修闻言将头转向一边,避开了我的审视,之后悠悠说道:“我觉得很可能是偶然。”

    呵呵,你觉得是偶然,你觉得是偶然那就是偶然才怪!

    我忍不住又哼了两声,心想着你又不是做了什么坏事,起码对我来说不是什么坏事,干嘛这么端着不承认啊。

    不承认我要怎么夸你啊!

    ……

    原本我是打算傍晚的时候去余宅一趟的,可是陆敬修说什么也没让我走,硬是让我乖乖躺在床上扮病娇。

    我一想也不差在这一时半会儿,让余家再乱上一阵子,对我来说也是有利无害。

    只是单单躺在床上真是太无聊了,除了睡觉就只能玩手机。

    可手机看的时间长了眼睛疼不说,脑壳也跟着隐隐作痛。

    于是我气呼呼地把手机扔在一边,自己团着被子特郁闷地发呆,偏偏这个时候陆敬修不在身边,找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我虽然睡不着也走不了的,心中颇有烦躁,可有一点我还是做得挺好的,那就是只烦自己,丝毫不会影响到别人。

    我知道陆敬修有很多自己的事情要做,或许为了我都已经耽误了不少。

    一想到这些,我就有那么点小愧疚。

    毕竟跟余秀琳结下恩怨的是我,江明方找上的人是我,该解决掉这一切的人,也是我。

    只是身体毕竟是革命的本钱啊,总得先养好身体,才能想其他的事。

    尝试着闭着眼睛继续睡去时,迷迷糊糊间,我听见外面似乎有动静,像是有人在说话。

    纵然是眼皮发沉脑袋发昏的,我还是强撑着睁开眼睛,呆怔了一会儿之后,慢慢坐起身,掀开被子下床。

    走到房间的门前,我的手已经放在了把手上,想了想,到底还是又收了回来。

    我将耳朵贴在门上,小心翼翼地继续听门外的动静。

    是一男一女在说话。

    男人我不消多听就知道是谁,而女人呢,我却是怎么也分辨不出来,只能判断是个挺年轻的女人,声音温温柔柔的,很是动听。

    他们当中一直是女人说话比较多,男人只时不时地应上一声,确实符合陆敬修那惜字如金的做派。

    可不管他做派怎么样,他把年轻的小姑娘招到家里来,还背着我跟人家说这么长时间的话,我就觉得他这个人真是太可恶了。

    真是,我不过是头疼,我又不是脑壳坏掉了,这么光明正大地“招蜂引蝶”,真以为我发现不了吗?

    我还没具体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就已经在心里喝了好几碗陈醋了,酸的我自己都要倒了牙。

    但吃醋是一回事,偷听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可不能懈怠和马虎。

    “跟你说了这么多,你就给我个准话,到底回不回去见董事长。”女人问。

    气氛稍稍静默了些许。

    之后陆敬修出声了,声音沉的很:“你先回去。”

    “好,我会回去。但是老三,我还是想再提醒你一句,你刚回国没多久,在南城、在陆家都还没站稳脚跟,这个时候如果得不到董事长的支持,你拿什么跟你的大哥二哥较量。”她似是叹了口气,“那个女人,你哪怕是真的喜欢,没问题,收起来好好宠着,但是别带到人前。想想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别为了一时的情爱耽误了正事。还有,不管你的决定如何,我都会支持你,也会尽力地帮你。你该是站在最顶峰的那个人,从很久之前开始,我就笃信不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