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0章 清晰的界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迷迷糊糊听到那么一句,还没等问出口,就感觉到一方炙热已经冲了进来。

    我闷哼一声,双手使劲抓了一下男人的背。

    而他显然并不觉痛,身下的动作半点儿没停。

    以往我们两个在这种事情上很有默契,也极有规律,一周两天,每次晚上都折腾到大半宿。

    自从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之后,我们那说不清道不明的炮友关系自然随之结束,偶尔几次亲密,也不过是所谓的“情势所迫”“水到渠成”。

    但说实话,那些水到渠成实在是小概率事件,什么时候能遇上,能不能遇上都很难说。

    那情况就有点让人郁闷了,干巴巴地看着却不能名正言顺地吃,放谁身上谁都不乐意。

    最初的微疼过后,身体很快适应了这样的冲击,慢慢地也生出应有的感觉。

    不过我心里想着事,就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陆敬修在床上向来强势又霸道,不光在身体上把我折腾的要死要活的,连我走神的时候也不放过,捏着我的下巴让我对上他沉黑的眼睛。

    我疼的咿咿呀呀地叫,他倒是很快松了手,接着低头在我嘴唇上咬了一下。

    打个巴掌给个甜枣,哼,就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男人。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心想着我这是大人不记小人过,先原谅你一次,等到享受完了我再跟你算账。

    只是享受完了,该算的就不是这笔账了。

    我趴在陆敬修的胸膛上,明明累的不行,却一点睡意都没有。

    他看上去也不困,大掌在我的背上下轻抚着,估计想的不是什么正经事。

    趁着这会儿还没干柴烈火烧起来,我轻咳一声,准备跟他谈谈“正事”。

    “你说,我们两个现在算什么关系啊?夫妻肯定不是,那是合作伙伴?可是哪有合作伙伴像我们这么样动不动……动不动就做这种事的?”我边说边戳他的胸,想让他给出个答案。

    他那么聪明厉害的,这点小问题想来难不倒他。

    只是陆敬修闻言却没什么兴趣的样子,他握住我作乱的手,接着一手揽住我的腰,将我压倒在了床上。

    我:“……你别耍流氓啊,我在很认真地跟你探讨问题呢!”

    什么人啊这是,能不能尊重一点别人啊!

    陆敬修闻言倒是顿了一下,他的瞳眸依然幽深至极,说话的时候嗓音也是低磁的不像话:“脑袋里每天想的都是些什么?”

    我:“哎哎哎你把话说清楚啊,我都想什么了,我想的都是正经事!哪像你,大晚上的跑到单身女青年的家里,几句话没说完就把人往身下压,要说不正经,你才是最不正经!”

    我气呼呼地说完,完全没发现身上男人的目光已经变了。

    “单身?”他俯身凑近了一些,声音愈发低哑。

    我没由来地有些紧张,虽然根本没有什么可紧张的:“……是啊,我是……单身啊……”

    陆敬修又向我的脖颈处近了近,感觉到他温热的呼吸喷洒下来,我浑身瑟缩了一下,接着不着边际地想,不是吧,他该不会是要咬死我吧。

    事实证明,我的直觉还是挺准的,起码猜对了一半。

    陆敬修是咬了我,但是他咬的方式……

    我已经羞耻得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只手脚绷紧蜷缩着,差点痉挛。

    这一次到底还是让他得了逞,原本我也没打算怎么抗拒。

    只是在身体得到极致的满足后,我到底还是下定决心,大着胆子趴在他耳边说道:“我们两个……还像以前那样吧,周三和周六你来我家,或者我们还去酒店。”

    陆敬修听完看向我,眼里像是什么都没有,又像是涌动着汹涌的暗波。

    我自己也觉得挺羞耻的,女孩子家家的,主动说出来这种话,总归显得不太矜持。

    只是面对陆敬修这样的,我要是再不开口,这层窗户纸估计一辈子也戳不破。

    “说啊,你是怎么想的。如果你同意,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如果不同意……那你以后别来了,我可受不了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让人太没安全感了。

    后面一句话我没说出来,因为怕陆敬修多想。

    而他这回也终于开口了,声音已经比方才清明些许:“好。”

    他向来是惜字如金,但就这一个字,已经足够让我心花怒放。

    我倏尔抬头看向他,努力压下心里的激动之后,我才装作满不在乎地说了句:“那就说定了啊,不许反悔。”

    ……

    跟陆敬修确定下这层关系之后,我觉得心里有个地方仿佛暂时被填满了一般。

    我从没跟他说过,不,是从没跟任何人说过,我其实是个特别看重关系界限的人。

    只要是在明确的范围内,做什么都好,可一旦这个界限模糊了,我也跟着有些心慌了,动摇了。

    不过现在都好了,一切像是都回到了正轨,也都在我的掌控之内。

    我跟陆敬修虽然还保持着那样亲密的关系,但彼此都知道该把握到哪一个度。

    等到最后合作终止,该结束的,也会跟着结束吧。

    ……

    转眼过了几天,马上到了10号,也是约定好的大同同学聚会这一天。

    这天正好是周末,我不用上班,临近中午的时候才起床洗漱,之后去到衣帽间挑选今天要穿的衣服。

    以前出席各种场合的时候我是能怎么低调就怎么低调,打从心底里不愿去抢谁的风头。

    只是今天不太一样,虽然说不出有什么不一样,但我是真的不愿意被人给比了下去。

    更何况陆敬修还要去,站在他身边的时候,我总得花枝招展些才能显得配得上他。

    这么想着,我找出一条红色的露肩收腰礼裙,又从抽屉里找到一个方形的首饰盒子,盯着它看了会儿之后,便心情极好地去化妆穿衣。

    跟陆敬修约好的时间是下午五点钟。我踩着八寸高的水晶凉鞋下楼的时候,一出去就看到有车停在门口。

    不多久有人打开车门下来,我一瞧,是秦颂。

    他笑呵呵地替我打开后车座的门,我客气地跟他道了声谢,接着便俯身坐了进去。

    陆敬修自然也坐在里面,看到我的一瞬间,我觉得他的眼睛像是清亮了一下。

    这样的发现让我心情好的不得了,但说话的时候还是故作淡定的冷静:“怎么,我很漂亮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