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2章 今天找我过来,是因为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是了,来的人确实是沈嘉安,他的身边站着的自然也是江佩澜。

    一看到他们两个,我已经压在心底的那点心思突然间又开始活泛起来,说是蠢蠢欲动也不过分。

    激动之间,我甚至一把抓住了陆敬修的手。

    陆敬修:“……”

    我看向他,眨了眨眼睛讨好道:“待会儿一定好好配合我呀,老公。”

    后面的那声老公我是大着胆子喊出来的,但见陆敬修似乎并不排斥的模样,我的心情又上扬了几度。

    沈嘉安在学校的时候就是风云人物,在同学之间的威信也很高,再加上不凡的身家背景,即便是到了现在也是众星捧月的存在。

    好几个男同学上前去跟他打招呼,沈嘉安也都笑着一一回应,一时之间好不热闹。

    等到安排座位的时候,不知道林悦又动了什么心思,反正是将沈嘉安和江佩澜安排在我们这一桌,离我和陆敬修还挺近。

    这样的情况自然是让气氛尴尬得很,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觉得还挺满意。

    特别是看到沈嘉安和江佩澜一脸惊疑的表情。

    我因为早早地预料到,也早早地准备好了,所以开口的时候很是自然流畅,表情也是轻松的微笑:“佩澜,嘉安,怎么这么晚才来呀,大家真的等你们好久了呢。”

    沈嘉安没说话,倒是江佩澜低声答了句:“路上有点堵车。”

    “堵车确实是没办法了,我跟敬修来的时候还特地绕了点远路。”我继续笑着说。

    这下江佩澜没再说话,而且我看到沈嘉安的表情已经有些沉郁。

    其他人见此也都不出声,彼此之间只用眼神交流示意,应该是觉得这样的情况还是不要瞎馋和的好,两边都不得罪。

    我也不是故意把气氛弄成这样,只是忍不住啊,真的忍不住。

    看到那两个人我就忍不住想秀一秀怎么办。

    还没等我想好要怎么舒缓一下尴尬,一直坐在我旁边不出声的陆敬修突然开口道:“刚才不是说饿了,想吃点什么?”

    这话自然是跟我说的,但是他、他这旁若无人地问我,我该怎么回答呀。

    本来就到了开席的时间,因为沈嘉安才耽误了这么久,林悦一听陆敬修这么说,连忙张罗着大家开动。

    我还看着陆敬修有些缓不过神,心想着刚才他是单纯问我饿不饿呢,还是故意在沈嘉安他们面前这么说的。

    按照陆敬修那性格,应该是前者,大概是觉得有些不耐烦,随便找个由头揭过这一篇儿。

    但是我却宁愿相信是后者,我们两个是合作无间的好伙伴嘛,我既然已经提出要求了,他自然会配合得我天衣无缝。

    我在心里美滋滋地笑了笑,再看着他的时候也多了那么点“爱意”。

    一顿饭局下来,陆敬修吃的很少,也不跟人多聊,大部分时间只给我布菜。

    以往我不太挑食,只是有人宠着惯着的时候尾巴就开始翘高了。

    “我想吃虾仁。”

    “这鱼有点咸。”

    “不想吃肉,会长胖。”

    “不想吃菜,很难吃。”

    “不想喝橙汁,想喝梨汁。”

    ……

    总之把该嫌弃的不该嫌弃的都嫌弃了个遍,旁人听了估计会觉得我太过无理取闹,我自己也觉得。

    只是陆敬修这看上去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从头到尾却没有半点儿怨言,我说不吃的他不会夹第二筷子,碰到我喜欢吃的会第一时间送到我面前,仿佛他来这一趟就是为了伺候我似的,完全不在意做的事情跟他的形象搭不搭。

    特别是他一脸淡漠,一身矜贵地替我擦手时,我感觉到周围的视线简直要烧起来了。

    我在心里哈哈哈地狂笑,面上却淡定的多,不过考虑到陆三少的承受程度,我还是找机会低声对他说道:“不用做的这么过头,就装的有一丢丢爱我就好了。”

    陆敬修闻言半眯了眯眼睛,接着向我的耳旁凑了凑,说话的时候热气喷洒进我的耳朵里,痒的不得了:“你觉得我是装的?”

    我闻言下意识地反问:“难道不是吗?”

    我们两个现在这姿势实在是太过亲密,仿佛一个不小心就会脸贴脸碰在一起。

    我专心等陆敬修回答的时候没有在意,直到林悦打趣似的说了句:“清辞,你跟你老公感情真好。不过也考虑一下我们大龄单身女青年的感受哈,看到我们怨念的眼神了吗?”

    林悦不愧是班长,有亲和力又有调动力,反正她这话一出,所有人都跟着笑了出来。

    我也抿着嘴笑了笑,看向陆敬修的时候,发现后者只看着我一个人,眼中似也有笑意。

    之后我倒是有意无意地避免跟陆敬修靠的太近,反正秀恩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继续秀下去说不定还会让人觉得太假。

    不过陆敬修却根本不在意别人的眼光,他整个人的视线就像是黏在我身上似的,哪怕我跟人说句话,他也一直看着我,我手一动他就帮我拿到想要的东西。

    反正是要怎么贴心怎么贴心,要怎么甜蜜怎么甜蜜。

    于此相对应的,是沈嘉安沉着的一张脸,还有江佩澜微微垂下头了无喜悦的模样。

    偶尔瞥见他们的时候,我突然间觉得有点后悔,后悔做的过了头,让人觉得不自在了。

    但其实我也知道,他们若是自在了,就要换成我不自在。

    今天如果没有陆敬修,换做我干巴巴地看着沈嘉安和江佩澜秀恩爱,我就算是心里不甚在意,也会被周围人探究揶揄的目光淹没。

    我不是个会损己利人的人,别人自在和自己高兴相比,当然是后者最重要。

    饭吃的差不多了之后,就有人站起来开始一桌桌地拼酒。

    大家都是同班同学,哪怕现今的身份地位都有了差距,但表面上还是要联系联系感情,顺便拓展拓展人脉的。

    我们这一桌因为有陆敬修和沈嘉安,来的人尤其的多。

    但大部分人不敢灌陆敬修,只客气地敬他一杯。陆敬修虽然反应冷淡,但也不是完全不给面子,往往嘴唇一沾酒杯,算是应下了。

    而纵观全场,喝的最凶的人是沈嘉安。

    他差不多是来者不拒,一杯杯的白酒下肚,江佩澜在旁边急的不行,却怎么也劝不住。

    周围人还在一阵阵地起哄,我看到之后忍不住轻叹一声,这叹息声实在是轻微,可陆敬修偏偏是听见了。

    他的手臂搭在我的椅背后,像是将我整个人虚虚揽在怀里。

    之后,他看着我的眼睛,似笑非笑地问了句:“今天找我过来,是因为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