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7章 守住这个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57章 守住这个家

    章小倪 | 发布时间:2017-06-07 21:00:00 | 本章字数:1962

    “大哥,有什么事我们见了面再谈。我待会儿会回一趟老宅,先去看看爸爸。”我沉思片刻,最后说了这么一句。

    余淮林闻言倒也没有什么异议:“也好,你现在跟陆敬修的关系非比寻常,老爷子对你也是另眼相看。你去他面前卖卖乖,对我们的事也有好处。”

    如意算盘打的真是响。

    我现在对余淮林可算是要佩服的五体投地了,之前小瞧了他,确实是我的疏忽。

    不过一切到了现在并不是结束,而是处于一个大洗牌的时期,日后谁站在什么位置,谁又有什么筹码,都取决于这一时。

    跟余淮林通完电话之后,我去稍稍洗漱了一下,接着去到衣帽间换了一套略微正式点的衣服。

    出门之前,我手里握着手机,犹豫了阵子。

    回来的时候我跟陆敬修说过要给他打电话,只是就算打了也没什么事可说。

    而且我承认,我现在心里还微微有点不舒坦,不仅仅因为那个神秘女人说的那些话,也因为想起了其他的很多事。

    不过那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给我一点时间我就能完全自我调节好。

    但此时此刻,我还是有点心烦意乱的,心烦意乱之下,连陆敬修的声音也有点不想听到了。

    正好,也别打扰到他的工作。

    我轻叹一声,将手机放回包里,接着拿着收拾好的东西出了门。

    来到余宅,刚走进主屋,我就听到一阵争吵声。

    而争吵的当事人,说起来有点出乎我的意料,竟然是余淮林和程芳。

    余淮林的脾气向来不好,他跟人大呼小叫的我也都习惯了,我意外的是程芳。

    在我的印象里,她可从来都是对丈夫言听计从的存在,甚至都算得上唯唯诺诺。

    他们两个怎么会吵得起来?

    我走近之后,程芳第一个看到我,她立马低下头,眼里像是含着泪。

    而余淮林呢,气得胸前起伏,脸也胀红着,当真不知道为了什么才生这么大的气。

    我都走到这里了,也不好干站着一句话都不说,于是便上前挽住程芳的胳膊,轻声问道:“没事吧大嫂?”

    程芳对着我摇摇头,抽噎声却是忍不住。

    余淮林则是冷哼一声,没多说话,直接转身上了楼。

    他离开之后,我便扶着程芳来到沙发前坐下,顺便示意佣人倒杯水过来。

    程芳这时也什么都不说,就是一个劲儿地掉眼泪。

    我坐在一边忍不住有些感叹,也有些无奈。

    我跟她算不上多熟悉,平日里也说不上几句话,但同作为女人来说,我是替她感到有些可悲的。

    “先喝点水吧大嫂。”我将水杯递给她。

    程芳顿了顿,好一会儿才接过去,哽咽着说了句:“谢谢。”

    我知道自己在这只会让她觉得不自在,更何况自己的事都应接不暇了,哪还有那个心思去管别人。想想没什么话可说之后,我就想起身离开。

    “三妹!”在我转身的时候,程芳突然叫了我一声。

    我顿住脚步,接着缓缓看向她。

    程芳此时也抬头看着我,她的眼里除了蓄满了眼泪,仿佛还满藏着其他的情绪在。

    我定睛去看,却什么也分辨不出来。

    “还有事吗大嫂?”我问。

    程芳一瞬间像是反应过来,她浑身一抖,紧接着声音也发颤道:“没、没事,没事……”

    她这样明显就是有事啊,我刚想再问两句,佣人便走过来告诉我,说是老爷子让我去他的卧房。

    老爷子的事毕竟才是大事,我忍下心里的疑惑,又看了程芳一眼,然后继续抬步上了楼。

    想来是余淮林把我要来的消息提前告诉老爷子了,见到后者的时候,他正靠坐在床上,听见我走进去的动静,他朝我示意一下,说道:“清辞啊,过来坐,我正好有事要找你。”

    我依言走过去,第一句话自然是关心老爷子的身体。

    “没什么大碍,就是人老了,一点刺激都受不得了。”老爷子似无奈似感伤地轻叹一声。

    我也跟着默然。

    到目前为止,我还不清楚老爷子对余秀琳的态度,也不好贸然表明自己的立场。

    无论余秀琳做了什么,有一点是没办法改变的,那便是她是老爷子的亲骨肉,做父亲的如何处置自己任性叛逆的女儿,不是我这个外人能拿得准的。

    我出言不痛不痒地安慰了两句,老爷子便伸出手示意我停住,他自己缓了缓气说道:“不管发生了什么,这都是我们的家事,记得不要外传。”

    我点点头,恭顺应下。

    “还有啊,刚才我已经跟你大哥说过了,要尽一切可能挽回损失。钱能追回来就追回来,公司那边也要处置妥当,别生出什么乱子。”

    “是,爸爸。”

    “我已经老了,以后这个家里还有公司就是你们做主了。清辞啊,你是爸爸的好女儿,我知道以前让你受了委屈,但是从现在开始,你跟你大哥就是这个家里的顶梁柱了,不管怎么样,你都要好好守住这个家。”

    守住这个家啊。

    听到这句话,我有点想笑。

    向来是有付出才能谈回报,要我守护这个家,那得要看看这个家给过我什么。

    庇护吗?关爱吗?尊严吗?

    思来想去,我想不出太多有色彩的东西。

    我垂下目光,顿了会儿之后,依旧是恭声应道:“我知道的爸爸,我会拼尽全力,保护我的家,还有我的家人。”

    老爷子听完似是欣慰:“我就知道,你是个懂事的孩子。”

    他的夸奖也是无关痛痒,我根本没听进心里去。

    我现在想的只有一件事,那便是,余秀琳要怎么办。

    老爷子把什么都给说到了,独独漏掉了对余秀琳的处置。

    只是这种情况下,我也不能直接问出口,只能干着急。

    正当我想不出要怎么办的时候,卧房的门被人敲响了,紧接着,有人走了进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