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8章 越来越不像自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58章 越来越不像自己

    章小倪 | 发布时间:2017-06-07 21:00:00 | 本章字数:1957

    我原本以为进来的人是余淮林。

    毕竟在这个家里,能不经老爷子允许进到这地方的人只有他一个了。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不是他,进来的人不是他,而是一个我从来没见过的男人。

    这男人看上去四十岁左右的年纪,穿着正统的西装白衬衫,打着领带,头发也梳得一丝不苟,面相也略有些古板。

    我看到他之后不由得站起身,接着看向老爷子,等待着他的介绍。

    老爷子见到来人之后微微点点头,又咳了两声才开口道:“清辞,这是我一个老朋友的儿子,叫方槐。方槐,这就是我的小女儿,余清辞。”

    方槐这个时候已经走到床边,老爷子说完之后,我便伸出手跟前者相握:“方先生您好。”

    “您好,余小姐。”他客气又生硬地应了句。

    我以为这两个人有话要说,便想着自己识趣一点先出去,只是还没等我开口,老爷子便摆摆手示意我坐下来:“你也听一听。”

    我见状重新坐回去,却是不敢多言,只等着他们开口。

    之后老爷子先说道:“查到人去哪了吗?”

    方槐答:“没有出境记录,应该还在国内。”

    老爷子冷笑一声:“你是不了解我那个好女婿,当初被那么多债主仇家追杀,他都能偷渡到泰国去,这次再逃,也绝对不会走正当的途径。”

    方槐沉默了会儿,接着问:“那您的意思是?”

    “继续查,特别是码头这种地方。还有,注意监控他们名下的信用卡,江明方可以风餐露宿,我那个女儿可跟不了他吃那么多苦。”

    就算是老爷子不说,我也能猜得出来他们在说谁。

    原来对余秀琳他们,老爷子早有安排。

    方槐之后又汇报了些情况,无非是江明方前十几年的经历背景,这我早就知道了。

    老爷子听到了也不意外,听了会儿还靠在床头闭上眼睛,像是在养神。

    此时我总算是想明白了一些事,也做出了决断。

    而且当断则断,瞻前顾后贻误时机的错误我不会再犯第二回。

    待到方槐停下之后,老爷子也慢慢睁开眼睛,没有看向前者,而是问我:“清辞,你怎么看?”

    我略做思索状,然后答道:“爸爸,查是要查的,但是有些时候,我们不妨走些捷径。”

    “捷径?”老爷子皱了一下眉头。

    我点点头,继续说道:“无论二姐和江明方去到哪里,有两个人他们是没办法割舍下的,就是他们的一双儿女,江峥和江佩澜。”

    听到这,老爷子的眼神变了变。

    我轻叹一声,遗憾道:“江峥和佩澜也是爸爸您的外孙和外孙女,我知道您对他们有很深的感情。但是关键时候,还是要以大局为重,而且只是拿他们做诱饵,不会真正伤到他们。”

    说着这些,我时刻观察着老爷子的神态。

    其实我也知道,话说的直白了很可能给自己招来不必要的猜疑。

    只是事到如今,我不可能再完全置身事外。就像余淮林说过的那样,现在兵荒马乱的正是绝好的时机,等到风平浪静了,就再难寻到什么机会了。

    而我实际上也是在赌,赌跟对我的戒心比起来,老爷子更想找到余秀琳和江明方。

    良久的静默过后,事实证明我赌对了。

    “清辞,你跟方槐商量着一起去找吧。拖的时间越长,越是难找到,抓紧着点。”老爷子有些疲惫地拍了拍我的手背。

    我连忙应下:“爸爸请放心,我会好好配合方先生的。”

    ……

    走出老爷子的卧房,又一同下楼的时候,我一直跟在方槐的身旁,却没有主动攀谈。

    方槐也没有要开口的意思,浑身散发出来气息的那叫一个冷然,配上他那张古板又生硬的脸,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

    我也没想着要去惹他,我只是根据老爷子的安排,想跟他商量商量而已。

    来到院子里,趁着周围没人,我终究是说道:“方先生,如果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地方,您只管开口,我一定会尽全力配合。”

    方槐闻言看向我,一双波澜不惊的眼睛像是要看进人的心底。

    但我没有回避他的眼神,也没有为此打怵,仅仅是淡淡笑着。

    过了会儿,他收回目光,冷淡地说道:“不敢劳烦余小姐。”

    “说什么劳不劳烦,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拢了拢头发,接着从包里找出一张名片,“这是我的名片,方先生随时联系我。现在就不耽误您的时间了,再见。”

    回到车上之后,我从后视镜里看到方槐上了车,然后发动离开。

    想了想,我给秦颂打了个电话。

    “余小姐有事吗?”他的声音依然很明朗。

    跟方槐的古板阴郁简直是鲜明对比。

    我轻舒一口气,接而说出意图:“秦助理可以再帮我调查一个人吗?”

    “余小姐尽管吩咐。”

    “是一个叫方槐的男人,看起来像是四十岁左右。另外,他的父亲跟余氏的余国霆有一点交情,其他情况就不知道了。”

    “好的,我会尽快去查的。”

    虽然秦颂已经痛快地答应下来,我却是还不想挂断电话,因为还有个念想。

    我不收线,秦颂也在那边等着。

    良久,我才犹豫着开口:“陆先生身边,是不是有个很年轻,声音也很好听的女人……”

    话还没说完,我就气恼地捶了一下方向盘。

    说好了不去想不去问的,结果到了现在,还是耐不住性子。

    秦颂似乎也没想到我会问出这个问题,一时之间没有回应,只支吾了两声。

    我没再等他的答案,直接收了线。

    开车回家的路上,我想到了很多事。

    很多以前没办法想明白的事,现在像是慢慢通晓了一般。

    关心则乱,情难自禁。

    因为有了这样的情绪,让我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越来越迷失了方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