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0章 我只帮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如果说之前我只是有些郁闷和难受的话,那到现在为止,我的心情可以称得上震惊,还有难以置信。

    陆敬修他,凭、凭什么说我谁都不相信,他又为什么要让我相信他,我信不信他,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我攥着手机,一时想不出要说什么,就傻傻地怔在原地。

    他那惜字如金的性格也不会再多说什么,也就是我们离得这样远,不然的话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缠着他说明白。

    而此时此刻,我的心里也只有一个念头。

    那便是,听他的话,相信他一回吧。

    像他说的那样,就信他一次。

    虽然,他说我从不相信任何人我不甚认同,但就是打心底里觉得,他说的绝大多数话都很对。

    我轻咳一声,清清嗓子的同时,也整理了一下心情。

    我问:“相信你的话,要怎么样呢?”

    他答:“养好身体,等我的好消息。”

    我抚住额头点点头:“嗯,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

    这一次,我会试着好好的相信,好好地坚持。

    不只是给他一个信任的机会,也是让自己体验一回。

    体验一回不留退路、全心托付,究竟是怎样的滋味。

    ……

    周一去上班的时候,一大早,在高层例会开始之前,余淮林将我叫到他的办公室,神色略有些凝重地问道:“听说老爷子让你跟方槐一起去找你二姐?”

    他这么一问,我倒是不知道该说他消息灵通还是滞后了。

    但不管怎么样,事实如此,我也不能否认:“是的,老爷子是这么吩咐的。”

    余淮林闻言开始踱起了步,看起来略有些焦躁。

    “他让你这么做,该不会是怀疑什么吧?”

    这下我有些不解:“为什么会怀疑?”

    余淮林没跟我多解释,仅仅是一个劲儿地来回走动,将他不安的情绪传递出来。

    开会的时候,他也明显有些心不在焉,有几次别人跟他说话他都没听到。

    能让余淮林失态如此的理由,到最后我也终于弄清楚了。

    他说老爷子怀疑,与其说是怀疑我,倒不如说是怀疑他。

    老爷子开始对他有了戒心。

    这一点,一开始只是个苗头,到后来干脆连成了一片火光,四散蔓延。

    ……

    余淮林再找到我的时候,态度已经没了之前的温和善意。

    也许他那都是刻意表现出来的伪善,但现在他连装都懒得装,愈发不假辞色起来。

    我站在他的办公桌前,他抬手指着我,肥胖的身体像是气得发抖。

    “你跟我说实话,你跟老爷子说什么了?你是不是把我们的计划都告诉他了?!”

    我一听虽然有些意外,但神情还是努力保持着镇定。

    “当然没有,我们两个是盟友,我怎么可能在这个关头出卖你,这对我来说有什么好处?”

    余淮林闻言顿了顿,像是有那么点触动,但语气依然有些急躁和恶劣。

    “如果不是你告诉了他,那他怎么会知道?又怎么会旁敲侧击地来质问我?余清辞啊余清辞,可千万别是你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要真是动了不该有的心思,我绝对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是,大哥说得对,我也都拎得清。”我不紧不慢地应道,“这件事肯定有什么误会,或者是有心人刻意组了这样一个局。不如我们先冷静下来,仔细合计一下,说不定能查出什么破绽。”

    此时余淮林的情绪才算是慢慢平复下来。

    当然了,就凭现在他的状态,其实并不太适合多谈,我也找理由先行离开。

    下班的时候,我提前给陆敬修打了个电话,问他晚上有没有时间,我有点事想找他。

    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我将东西收拾好,接着离开了办公室,去停车场取车。

    开车去陆敬修家的路上,一开始我没怎么在意,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发现后面好像跟来了一辆车。

    而那辆车的模样,我差不多也认识。

    趁着等红灯的时候,我拨出去一个号码,待响了几声接通之后,我没多寒暄,只声音有些冷硬道:“到下个路口停车,我等着你。”

    找到地方停好车,我站在一排长椅前,心情略有些闷。

    但凡试过被人“跟踪”,心情都不会太好吧。

    不出多久,背后传来一阵缓慢的脚步声,我转过头,看到的就是一个高大的身影。

    是啊,是很高大,就是再没了往日的挺拔和意气风发。

    我看向沈嘉安,当真是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

    因为能说的之前都已经说过了,现在再谈,也不过是炒冷饭而已。

    我将头转向一边,深呼吸一口问道:“你跟着我是什么意思啊?”

    沈嘉安先是沉默了片刻,之后沉哑着声音道:“有件事情……我想告诉你。”

    有件事想告诉我?

    有话说不能打电话吗,不能光明正大地来找我吗,非得跟踪才成吗?

    我无语的不行,但转念一想,沈嘉安是给我打过电话的,不过我并没接,估计他再打我也只会视而不见。

    而若是他来找我呢,我大概也会避之不及。

    我们两个这处境这身份,我是半点都不想跟他沾上关系。

    这么说来,他也是“无奈之举”了。

    我在心里暗叹一声,决定不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纠结了。

    他要说什么就赶紧让他说完,陆敬修还在家里等我呢。

    沈嘉安垂着眼睛,浑身透着一股莫名的失落和颓丧。

    以前的他明明是那样耀眼夺目,灿烂的像是人群中的一颗星。

    但时移势迁的,很多东西很多人也早就变了。

    我收回思绪,静待他的下文。

    又过了会儿,他终于是缓缓开口了。

    “你跟佩澜妈妈的事,我都知道了……她妈妈现在还在南城,昨天她们通电话的时候,我都听到了……清辞,其他人我不管,也不想管,我只希望你能好好的。你要多保护自己,要是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一定会帮你……我只帮你。”

    【明天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