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5章 别想活着走出这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65章 别想活着走出这里

    后腰被人抵住的同时,我的心也如擂鼓一般,咚咚咚跳的极快。

    我不敢乱动,因为担心来人拿着的真的是我想的那个物什。

    “方槐?”平复些许,我叫出一个名字。

    后面的人顿了顿,之后嘶哑着声音应道:“嗯,是我。”

    是他,果然是他。

    他把我叫到这个地方,很可能不是因为余秀琳,而是他的本意。

    他想干什么呢?

    我想慢慢转过身,可刚一动,那硬物便硌的我更疼了些。

    很快,方槐也接着说道:“奉劝你一句,你最好乖乖待着,不然的话,我这枪说不定会走火。”

    他这么明明白白说出来了,我反倒是稍稍松了口气。

    将事情放在明面上说,说不定还会有转圜的余地。

    我咽了咽,双手慢慢举起,努力平静着声音道:“有什么话我们可以好好说,你有什么要求就提出来,这样多吓人啊。”

    方槐闻言低笑了声:“还挺有胆色,不过我可以实话告诉你,你今天来,我就不会让你活着走出去。”

    不让我活着走出去啊。

    免费首发百度搜追书帮

    我真想仰天长叹一声,问问上天,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这么捉弄我。

    让我讨人嫌不说,还招来了杀身之祸。

    曾经我以为死亡离我太过遥远,哪怕是对这生活厌倦透顶,也从没想过死是什么模样。

    可此时此刻,当真真切切面临这样境地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什么叫世事无常,什么叫身不由己。

    我深吸一口气,转过了身。

    方槐的枪顺势抵在了我的腹部,而他的表情看上去还挺惊讶,似乎是没想到我会忤逆他的意思,直接转过身来。

    我见此淡淡一笑,说:“反正你都不会活着让我出去了,我配不配合,早晚都是一个下场,那我干嘛还要听你的话。”

    他听完古板僵硬的脸像是微微抽动了一下,之后倒也没再说什么,只挟持着我来到了一楼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

    被他粗鲁地推进去时,我脚下绊了一下,膝盖着地摔在了地上。

    免费首发百度搜追书帮

    我疼得跪在地上半天起不来,而身后的人可是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都没有,甚至还伸脚踢了我一下。

    我真是忍不了了,回过头吼了一声:“我到底跟你什么仇什么怨,你要杀我,还这么打我?”

    方槐居高临下地看着我,眼里似是闪过几分轻蔑和不屑。

    他的嘴唇并没有动,但是话却是说了出来,他一字一句沉声说道:“怪就怪在你投错了胎,找错了人家。”

    我脑袋像是轰得一下炸开,眼前像是火星四散飘落,模糊不清,恰似身处在一片迷雾。

    迷雾一层一层的,我想拨开,我一定要拨开。

    我猛地拽住了方槐的衣袖,死死地揪住,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你说我投错了胎……你告诉我,我的父母是谁,你是不是知道他们是谁……”

    我想镇定地问出这些话,只是声音如抖筛,怎么都无法控制住。

    方槐眯着眼睛看了我一会儿,之后,他一挥手,毫不留情甩开了我的桎梏。

    “真是可怜,连自己的父母是谁都不知道。余小姐,让我暂且称你为余小姐。其实我本来不想这么快动你,只要你不掺和余家的事,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坏就坏在,你攀上了不该攀的人。陆家的三少爷,陆敬修,你可真是找了个绝好的保命符,哈哈。”

    他说的这些我已经听不太进去了,我的全部注意力都在他的前一句,在我的身世上。

    过了这么多年,如果说我隐藏在心底里最深的秘密,最甚的痛苦,莫过如此。

    到底为什么我会被丢在福利院,又为什么会被余家收养,我所承受的这十几年痛苦和压抑,到底都是为了什么。

    曾经我很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个孤儿,因为在我三岁之前有限的记忆里,我是有爸爸妈妈的。他们就如我梦中的样子,很温和,很慈爱,总是将我抱在他们的怀里,给我最甜的糖果,给我唱最动听的小曲儿。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再深刻的印象都会模糊,都会被打散。

    于是终于一天,当我再记不起那些美好的不像话的记忆,我便不得不正视,我是个彻头彻尾的孤儿了,再不会有人要我,也不会有人爱我了。第一时间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我无力地瘫坐在地上,任凭方槐再说什么我都没有回应。

    他的忍耐也很快到了极限,我的头发被他狠狠拽住的时候,我被迫微微仰头看向他。

    他的眼里有我见过的冰冷,但更多的却是阴狠,还有仇视。

    我对上他的目光,看了一会儿之后,突然嗤笑了一声。

    他对此也恼怒至极:“笑什么。”

    我沟沟唇角,忽略掉头上的疼痛,一五一十地回答他:“笑你现在的样子很丑,之前见到你的时候,我以为你就是性格不好而已,可现在再一瞧,果然是相由心生。”

    “你!”他一听,手上的力道更霸道了些。

    我也不是故意想激怒他,只是有些话不吐不快,趁着还有机会,我得都问出来。

    “方先生,让我猜一下,你应该是知道我的父母是谁,而且对他们怀着恨意,因此要把这股恨意发泄到我的身上。”我哼笑一声,“可我真是太无辜了,从小被抛弃不说,长大了还要替父母背锅,今天就要小命不保。所以啊,看在我这么无辜这么可怜的份上,你能不能告诉我,我的父母究竟是谁,这样的话,我也算死的没那么冤。”

    方槐听完我的话眼睛又眯了眯,不知道是不是起了恻隐之心。

    不对,就算他要告诉我,那也绝对不是因为恻隐,而是自负,觉得我今天在劫难逃,就算是对我说了也仅仅是个被带入土里的秘密。

    我秉着呼吸等了好久,等到都快要绝望了。

    而最终,我看到对面的男人嘴唇翕动,接着缓缓吐出几个字。

    “好,那我就告诉你……”

    【明天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