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7章 他在害怕什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67章 他在害怕什么

    玉佩?

    我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当即有些反应不过来,就愣愣地看着他。

    方槐的语气已经比之前缓和了许多,但表情依然沉冷。

    “为了少受点苦头,你最好坦白说出来。”

    我缓缓摇摇头,低声道:“不在我这里了……”

    “哦,那是在哪?”

    我垂下目光,顿了会儿才问道:“你要那块玉佩,是想干什么?”

    “干什么不能告诉你,但是你只要乖乖交出来,肯定对你有好处。”

    “好处?会有什么好处?你都要杀我了,有什么比一条命更值钱的东西?”

    方槐被我的话问住,脸色顿时有些难看。

    我也不是故意要呛他,我说的是实话,那块我从小戴到大的玉佩,现在当真是不在我这里了。

    曾几何时,我将它送给了陆敬修,由他保管着。

    而让我最疑惑的是,方槐怎么知道我有那样东西,又为什么要从我这里要走。

    难道也是跟我的身世有关?

    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其他能跟他联系到一起的点。

    方槐见从我这里得不到什么有用的讯息,到最后似是也放弃了。

    他慢慢站起身,手摸向腰间,我不用多想也知道他是要拿枪。

    我的身体靠在后面的墙壁上,呼吸一喘一喘的,眼神放空,脑袋也是一片空白。

    当黑洞洞的枪口重新指向我时,我的眼前慢慢变得模糊,直至有温凉的湿意浸满眼眶。

    下一秒,在感觉到自己即将堕入无边深渊的那一刻,耳边“砰”的一声巨响,疼的人却不是我,倒下的亦不是。

    我看到方槐胳膊上都是血,面容扭曲地半跪在地上,原本握在他手中的枪跌落在了角落。

    我睁大眼睛,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直到方槐恶狠狠地瞪我一眼,紧接着奔出门外,像是逃了。

    周围重新恢复一片死寂,我抱住自己的双腿,每根神经都绷紧,生怕下一秒倒下的人就会变成我。

    不知道过了多久,几十秒,几分钟,亦或是天长地久的等待。

    等到有人将我拥进怀中时,我感觉到自己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下一秒就要惊叫出来。

    来人的怀抱很宽厚,坚实的像是能容纳下整个世界,包括我的恐惧,我的眼泪。

    而他的声音更像是蛊,迷惑了我的耳畔,让我沉浸在被救的迷茫和惊喜中,再也醒不过来。

    他说:“清辞,别怕,有我在。”

    我紧紧抓住他身后的衣服,将脸埋在他的衣领处,无声地流着眼泪。

    陆敬修,我特别怕,真的特别怕。

    我还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我以为我还没来得及跟你好好告声别,我们此生的缘分就到此为止了。

    之前有一瞬,我在心里祈求上天,只要能让我见你一面,就算是死我也认了。

    可是到了现在,我反悔了。

    我不想只见你一面,我想长长久久地跟你在一起,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要跟你在一起。

    我咬住嘴唇,不想放声哭出来的,可哽咽声却怎么也忍不住,忍得我的心都一抽一抽地开始疼。

    陆敬修抱得我也很紧,恍惚间我都有种错觉,他也在害怕。

    他又在害怕什么呢?

    ……

    最终离开这座噩梦般的宅院时,我回头看了一眼。

    看的这一眼,还有恐惧的残留,不过大多数已经被沉思替代。

    我在想很多事,有些已经想明白,有的还处于懵懵懂懂的状态。

    而无论怎样,有一点是肯定的,那便是时局骤变,我也不会再是以前的心境和模样。

    那些想要暗算我的,我要先一步去牵制。那些想要摧毁我的,我也要先一步去摧毁。

    强者生存,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宿敌之间,谁也不会对谁心软。

    浑身僵冷地想到这些时,我感觉到有一只温热的大掌握住了我的手,丝丝暖意传到我的掌心,让我近乎冰寒的心也慢慢有了点热乎气。

    我慢慢转头看了陆敬修一眼,后者也正看着我。

    本来我的神情算得上冷肃,可被他看了一会儿,我就有点绷不住了,忍不住吸了吸鼻子,闷着声音道:“方槐逃走了,你知道吗?”

    他低应一声。

    我继续憋着一股气说道:“找到他,还有,别放过他。”

    “好。”陆敬修说。

    他的问答让我很满意,却又有点不满意,不过在这种情况下,我就不吹毛求疵了,也半点不想跟他闹脾气。

    被他牵着手离开这里时,我不由得想起之前被方槐挟持住无法反抗差点丧命的情形,心里一阵后怕,也有激动和庆幸。

    这大概是第三次,陆敬修救我于水火。

    第一回是因为江峥,第二回是江明方,第三回就是方槐。

    都说事不过三,我不知道自己以后会不会还有这样绝处逢生的幸运,可不管有没有,都不妨碍我将这个男人作为我此生最大的依靠。

    我不喜欢依赖别人,也没有多少人能让我依赖。

    但陆敬修是例外。

    他应该不知道,单单是他握着我的手,都会让我狂乱无依的心平复下来。

    我反握住他的手指,想到或临近的或遥远的以后,忍不住轻叹一声。

    他的手也跟着收紧了些。

    我没看向他,只低低说道:“陆敬修,接下来我要做的事,速度可能要加快了。”

    他没应声。

    我已经能从他的沉默中猜出他真正的回答,就比如现在,他的意思应该是让我继续说下去。

    那我便继续说下去。

    “余淮林和余国霆,这两个人虽然难对付,但也不是一点突破口也没有。我已经有了初步的计划,要是你想听的话,回去我就说给你听。”

    以后但凡是他想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他,不会再有别扭和隐瞒。

    坐上车后,坐在驾驶座上的秦颂垂下眼睛对我微微欠了身,脸上似有歉意。

    我对着他笑笑,意思是让他放宽心,他什么都没有做错,事实上,是我一直以来靠着他的帮助才一步步走的这样顺利。

    这一回被绊了一个台阶,也算是给我的小提醒。

    从今往后,我会长个记性。

    该亲近的,继续抱着友好。

    该铲除的,就算是赶尽杀绝,也毫不姑息。

    【今天两更,明天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