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3章 没有那样的福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一听心顿时咕咚猛跳了一下,不知道心里的惊慌有没有表露在脸上。

    果然啊,他果然还是猜到了。

    只是他该不会是想歪了吧,我会找他过来,不是因为要故意气谁,也不是对沈嘉安余情未了,我只是不想让自己太狼狈太尴尬。

    但看他这不咸不淡的表情,我觉得他就是想歪了。

    正当我打算开口跟他解释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清辞,今天正好是王然的生日,我订了个蛋糕,你跟我一块去拿好吗?”

    我转头一看,是林悦笑吟吟地跟我说话。

    拿蛋糕不是什么大事,可我没想到林悦居然会喊我一块去。

    我跟她平日里没什么交情,上学的时候接触也不多,按理说她怎么也不该找上我。

    只是她偏偏就这么说了,我不能装作没听见,也不太好言明拒绝。

    还没等我应声,林悦突然又转向陆敬修,眼睛笑眯眯的,像一弯新月:“陆先生,可以借用你老婆十分钟的时间吗?”

    她的声音本身就好听,这时愈发软软糯糯的,我想是个男人都没办法不给眼前娇滴滴的美女面子。

    果然,陆敬修闻言伸手轻轻抚了抚我的头发,面容悠淡地说了句:“去吧。”

    跟着林悦一块走出去的时候,我的心气莫名有些不顺。

    她该不会是对陆敬修有什么意思吧?

    要不然为什么面对别人时都正常,只在跟陆敬修说话的时候表现的那样害羞热情。

    女人对一个男人有好感的时候,可不就是如此。

    我愈发有些烦躁,也慢慢有些后悔,干嘛非要带陆敬修过来。我一个人让人笑话议论两句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很快就过去了。带他过来,哼,还不知道要招惹多少桃花呢。

    真是失策啊失策。

    我在一边不着四六地想着,走在我身边的林悦突然转头看向我道:“清辞,你跟沈嘉安没能走到最后,其实我们私下里都觉得挺遗憾的。”

    我听完只淡淡应了声:“没什么可遗憾的,不合适就分开了。”

    “你应该不知道,还上学的时候,我们班的女生都挺羡慕你的,嗯……也有点点嫉妒。”

    她的这句话终于让我稍稍愣住。

    羡慕?嫉妒?

    不是吧,我记得当初自己在课余时间大多出去兼职,集体活动什么的很少参加,跟班上的同学交往的也少。

    知道我底细背景的那些人更是看不太上我,明里暗里的总挖苦我。

    这我哪有什么值得人羡慕嫉妒的地方。

    许是察觉我有些疑惑的目光,林悦笑了笑继续说道:“你的成绩很好啊,不管大小考试,你都是第一。”

    我有些保留地跟着笑笑,心想着又不是小学初中了,单纯学习好的人哪有什么特殊的光环和特权。

    应该是知道方才那个理由说服不了我,林悦顿了会儿又开了口,只是声音稍稍低了一些:“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你成了沈嘉安的女朋友。当初很多女生都追过沈嘉安,我们班也有不少,但是他最后选择了你,还那么高调地整天跟你待在一起。当时我们就想,他一定会喜欢你,不然的话怎么会对其他女孩子拒之千里,眼里只有你一个人。”

    这下子我有些说不出话,因为不知道是该应下来,还是将沈嘉安之后做的混账事说出来。

    在她们眼里,我成了沈嘉安的女朋友,以为加诸在我身上的只有幸运和满足,可我受到的那些痛苦和折磨,她们又知道多少。

    这大概也是人生的常态,大多数人能记住的只有你发达时的得意,你没落时的忧痛,没人会在乎。

    我勾了勾唇角,想了想回答道:“过去的事情就不要提了,现在我们有了各自的生活,还是要过好当下。”

    林悦闻言似是认同地点点头,连目光也跟着变了变:“是,是该过好当下。你现在找到了这么好的男人,真没几个女人能有你这样的福气。”

    她话里的深意我暂时不想去深究,我只觉得她有一部分说的很对。

    那便是陆敬修真的很好。

    虽然他那个人很难被琢磨透,有时候还会发脾气,但他对一个人好的时候,那是真的好,好到基本上没有女人能够抗拒。

    我也不例外。

    只是我还没有那样的福气,能完完整整地拥有他,跟他携手走过一生。

    这样的福气,或许以后也不会有。

    就这样断断续续聊了一路,等到我们把蛋糕拿回去的时候,包间里的人已经喝high了,老远就听到有人粗着嗓子在吼着什么。

    我对其他人怎么样根本毫不在意,只想看看陆敬修怎么样了,担心他该不会受不了这样的糟乱一个人先走了吧。

    我透过人群张望着看了一会儿,等到瞧见熟悉的身影还坐在原处之后,我的心也慢慢回落下去,之后又有些雀跃。

    将蛋糕放好之后,我不再顾林悦,只小跑着回到陆敬修身边,看着他一脸淡漠的神情,忍不住嘻嘻笑了声:“你还在这啊?”

    陆敬修闻言看向我,语气是一贯的轻淡:“我不在这,还能去哪?”

    我歪着头装作冥思的样子,过了会儿十分认真地说了句:“你哪都不能去,今天你是我的人,我在哪你就得在哪。我要是暂时离开了,你就得像刚才那样一心一意地等我回来,记住了嘛?”

    陆敬修应该早就习惯我这么大言不惭地说话了,无奈地瞥了我一眼之后,干脆不再理我。

    我只当他是听我的话了,心里默念两句,真乖真乖。

    蛋糕既然已经拿回来了,那就得开始庆祝了。

    寿星公站在中央许愿,其他没喝的烂醉的就站在一旁祝福,看着还真有那么点儿温情的滋味。

    只是这样的温情却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沈嘉安不耐烦吼出的一声“放手”,让场内的空气顿时安静下来。

    而不远处江佩澜的手悬在半空中,脸色惨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