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7章 不破不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苏弦听秦特的话去洗手间清洗了一下,又喷了点消肿的喷雾。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回到办公室,有个同事偷偷问她,秦助理是怎么了,刚才发火这边都听到了。

    苏弦竟然还能笑出来:“因为我惹他生气了呗。”

    跟着商廷舟那么久,她发现自己的性格都跟着乐观起来了。

    这次的动工仪式报道出来之后果然受到了各方的大力关注,除了项目本身优势明显,相当一部分的热度是来源于商廷舟和江琳的恋情。

    苏弦发现商廷舟这个人做生意真是不按套路出牌,那些个商业大佬们个个都低调的不行,他偏偏把恋爱谈得这么高调,跟他本人的性格也相去甚远。

    当然,大佬的心思你别猜,想猜也猜不出来。

    苏弦盯着新闻版面看了会儿,然后关上了页面,继续专心工作。

    ……

    之后苏弦碰到秦特,她倒是无所谓,就是后者显得有些尴尬,处处避着她。

    其他人另说,苏弦平时还要仰赖他的指导,几番纠结之下,她主动去找了秦特,跟他说本来就是她做的不好,让他不用放在心上,以后该骂继续骂。

    秦特被她说的愈发不好意思,干脆就跟她交了个底。

    “苏弦啊,你不知道我这个位子有多少人想坐上来,我是真的想做好,一直跟着商总的。跟你发脾气,其实是……其实是商总骂了我,说我连你都看不好,不想干趁早卷铺盖滚蛋。我可不能滚蛋啊,我还有一家老小要养。所以应该是我跟你道歉,我不该冲你发火,但是你以后要学会保护自己,商总和我不能总是在你身边,你自己得多注意点,记得了吗?”

    跟秦特聊完,苏弦有些迷迷瞪瞪地走回去,想了许久。

    晚上下班的时候,她有幸又“蹭”上了大老板的车。

    回去的路上,她纠结了很久,最后最终于是开口说道:“商先生,今天是我不小心摔倒了,跟秦助理没关系,您别在意。”

    商廷舟看都没看她,只淡淡应了声。

    苏弦知道他不是那种计较的人,刚舒了口气,就感觉自己的手被人抓住了。

    “处理过了?”商廷舟盯着她的手背。

    苏弦赶紧挡了一下:“嗯嗯!本来就没什么事,一点都不疼。”

    不疼才怪。

    商廷舟甩开她的手,话也不再甩一句。

    苏弦坐在他的身边,终于明白了秦特的感受。

    有种老板,他不炒你,他就慢火炖着你,等到你觉得快被炖熟了,自己从锅里跳出来。

    苏弦觉得自己现在也像是锅里炖着的一条鱼,商廷舟他还时不时地添上几根柴火,火烧的越来越旺。

    不过有一点,就算是她被彻底炖熟了,她也不会逃出来。

    甚至于她还得自己撒上一把葱姜蒜,供大老板享用。

    没有人权的生活啊,就是这么惨。

    ……

    因着媒体大大报道了一番的缘故,江琳这个正牌女友的地位算是愈发坐实了。

    有几次她还亲自跑来寰亚,找商廷舟一起用餐。

    看到苏弦,她也像是见到一个不认识的人,目光不曾有任何驻足。

    于是乎苏弦觉得这个女人跟商廷舟真是绝配,两个人都深谙商场之道,还都有相当的气度和风范。

    要是结合在一起,那就叫强强联手,以后这天下舍他们其谁。

    要问苏弦觉不觉得嫉妒,这就跟问一个饿极了的人包子好不好吃一样。

    这个时候还分什么嫉不嫉妒、好不好吃,能活下去就谢天谢地了。

    ……

    几天之后,红姐又找到了苏弦,问的自然还是上次的事情。

    苏弦听到有些为难,也有些愧疚:“不好意思啊红姐,商廷舟他……他不会听我的。”

    红姐闻言也叹了声:“我明白,当时我也是病急乱投医了,我老板知道之后还把我给骂了一顿。可苏弦,我就是觉得有些不安,你知道的,女人的直觉没什么道理,就是莫名其妙的不安。”

    苏弦应道:“嗯,我也是这样。可是我们能做的很少,只有等待。”

    等待的过程虽然焦人,但结果总会到来。

    又过了半个月,已经奠基一半的亚盛湾工程突然被勒令停工,原因是收到了举报,怀疑项目贪腐严重,甚至涉及到了政府高官。

    苏弦第一反应就是那天出现的江副市长,江琳的父亲。

    她的心砰砰砰跳的很快,理不出什么头绪,却又急的直冒汗。

    她找到了商廷舟,不管逾不逾越,也不管避不避嫌了,直接就去问他要怎么办。

    商廷舟看着她满头的汗,抬起手,帮她仔细拭去。

    “没你想的那么糟糕。”他说。

    苏弦还是慌得不行:“可是工程一旦停工,每天的损失就是好几百万。还有……还有万一被证实了……”

    “你担心我贿赂高官,被依法查办?”商廷舟撩起她一缕头发,在手指上绕了好几下。

    苏弦不知道他现在从哪来的闲心,眼眶都开始胀红。

    商廷舟便松开她的头发,低头盯着她看了会儿,突然揽住她的腰,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像是很久前的那个吻,轻柔,又让人心动。

    上次苏弦逼迫着不让自己多想,他霸道惯了,亲一个人才没有什么道理。

    可是……可是心脏它自己在跳,她管不了。

    等到商廷舟退开,苏弦立马撇开头,声音有些闷:“看来商先生是真的不担心。”

    商廷舟收回手,转过身,走到落地窗前,俯瞰着大半个海城的风景。

    半晌,他缓缓道:“中国有句古话,叫‘不破不立’。”

    不破……不立?

    苏弦觉得脑袋里有什么一闪而过。

    “陷阱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兔子来钻了。喜欢这样的游戏吗?喜欢的话,一块来试试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