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79章 熬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苏格格被那些照片折磨得快要疯掉了,在地下室打砸喊了几个小时,我都没有理她,我怕选择。免-费-首-发→【追】【书】【帮】

    这个孩子现在还没有带过来,福利院那边没有DNA也不敢放人,收养手术也得慢慢地去办,我们两个人是不符合收养政策的,必须要找关系,所以这些都是时间。

    苏格格看见我们下来,那是直接冲过来,要知道她可是完全走不动路,现在居然为了孩子冲过来,她也是一个疯狂的人,或者说执着。

    “我儿子呢?将我儿子给我,我给你们解药,我们两不相欠!”苏格格祈求地看着夜阳,也许她根本就没有想到他会下来。

    “还在福利院,你现在这样子又不能出去。手续没有办完,人带不出来。现在我的两个女儿都在昏迷中,我要解药。”夜阳非常坚定地说着,抓着苏格格的胳膊。

    苏格格摇头,“见到人我就给!”

    “你没有拒绝的权利,高博士已经研制出来解药,只不过还需要做一场实验,最多十八小时就会有解药出来。而现在是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不愿意给解药,那就等着看你儿子变成泰国美女,现在这么大的年纪正好,吃点药,再割了他的器官,慢慢地就会越来越漂亮,肯定比你年轻时候好看,你说呢?”夜阳的话,让我都佩服,好吧,在坑人方面,我压根就不是他的的对手。

    “不,你不能这么做!林靖雯已经答应我会照顾孩子的一辈子,你们收养他,将他从福利院带出来,我就给解药。”苏格格坚持着,但是那颤抖的手说明她也在恐慌着。

    “我们不符合收养手续,可以让苏达养着,我们帮忙照看!”我在一边解释着,捶打着她的内心。

    “我不管,你们现在就要办,办好我就给你们解药。我才不信你那什么高博士研制出来解药,否则你又何必跟我在这里耗着。夜阳,你居然也会说谎了!”苏格格想要挣脱夜阳的胳膊,却根本挣脱不开。

    “因为我不舍得让孩子再受苦十八小时,但是你却舍得让你儿子变成一个姑娘,也要坚持。我们果然不是一路人,静雯,走吧!让她在这里等死,我会将她儿子的宝贝送过来,还有身后的那块胎记都给揭下来,让她好好地回忆!”夜阳说完就松开她的胳膊,然后拉着我就走。

    我们半点都没有停留,准备上楼的时候,苏格格终于承受不住了。

    “你们两个人都开始发官方微博,在我死后必须要收养我的儿子,并且视如己出,让他上学工作,如果答应我现在就告诉你解药的位置。如果不答应,那就的一起熬着吧!”苏格格到底是没有熬住,先一步求饶。

    我心中松了一口气,夜阳说,“我不会收养他,没有戴绿帽子的习惯,你好歹也是我前女友,但是我们会视如己出,让他上学工作。”

    也许是前女友三个字,让苏格格想起了曾经的美好,眼光也柔和下来,“夜阳,你曾经喜欢过我,对不对?”

    夜阳不自然地咳嗽着,“你是那些年唯一能够呆在我身边的女生,你说呢?”

    “好,我答应,你们现在发微博!”苏格格坚持这一点,这等于是逼着我们向世人承诺,如果以后做不到,肯定会被人拿出来说。

    不过这跟救两个女儿的命对比,算不得什么。我当即就发了,我们本来就做公益,日后就等于多帮助一个孩子,不管这个孩子的父母是谁,我都帮着就好。

    如果没有他的出现,就无法找到这个突破点,所以我感激这个孩子的出现。

    等我跟夜阳都发了微博,苏格格终于将藏了解药的位置说出来,居然是在一家健身房的储物柜里。果然她谁都不信任,这样的位置,就算我们将阳城翻过来也很难找到。

    拿到解药立刻就让人给孩子们喂下去,我们现在没有时间来实验,就两颗解药,只能粗略地证明下这解药是无毒的。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摸着两个女儿的脸,她们是从前天开始昏迷,在昏迷之前也没有多少痛苦,我希望她们昏迷也没有痛苦。

    “喜乐,一菲,等你们醒过来,我就带你们去游乐场,想玩什么,妈妈都陪着。你们喜欢的美人鱼我也买回来了。要将你们打扮成姐妹花拍照片,估计别人都以为你们是双胞胎。”我一边说着一边流泪,这一年来,夜一菲慢慢地身体好转起来,也长了一些肉,跟喜乐有了几分相似。

    长安则长得更像夜阳一些,现在他也乖巧地站在我身边,“一菲姐姐,喜乐姐姐,我还要建城堡,谁最先醒过来,我的第一个城堡就给谁!”

    自从住过达蒙那城堡,他就念念不忘城堡,想着给家里的女生都建一个。

    “我!”喜乐虚弱的声音传过来,我立刻擦干眼泪,看着她,“好,第一个城堡给喜乐,一菲一定是让着妹妹,长安的第二个城堡给你!”

    “好!”夜一菲也悠悠地转醒,我赶紧找医生来,她们两个人又是一番检查,我笑着让她们别怕,我就在外面等着她们。

    等她们检查出来,就要吃东西,我只敢让她们喝粥,其他的都不行,作为一个滋生吃货,喜乐那是一边喝粥一边撅着小嘴巴。

    医生那边结果很快就出来,孩子已经康复,但是毒伤肝了,必须要慢慢地养,接下来连续一个月,必须要每周都过来抽血,观察数据。

    如此,我算是彻底放下心来,这接下来就是养身体了。服用解药后十二小时,我就带着孩子们回家了。

    至于他们的血留在医院让高博士继续研究,我希望以后没有其他孩子被这种毒给害了。这些日子可是将我担心坏了,我抱着喜乐又抱抱一菲,这种失而复得的感受,别人不会懂。

    自从他们中毒以来,我最大的害怕就是会失去她们,就如同当初果果跟天天一样。

    这些天我连神佛都求了,三个孩子一人一个玉佩,都是从寺庙开光的,吩咐他们必须要一直都带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