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一十五章 诡异的城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江成看着皱眉的凌子天,说道:“还是不委屈凌兄弟了,明日一早我派人带你去南国。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凌子天挥了挥手,说道:“不用那么麻烦,明明有魔法阵传送,为什么要绕那么远的路呢?”

    “这魔法阵有问题?”

    凌子天话锋一转,冷冷的望着江成,说道:“今晚我就走,就用这个法阵。”

    江成闻言面露难色,说道:“魔法阵没有问题,可是这个法阵每次只能让一个人通过,法阵的那头就是南国接应我们的士兵,不让你用法阵是因为怕他们怀疑你。”

    凌子天听着江成的话恍然大悟,摆了摆手,说道:“我还以为有什么事呢,你们应该有令牌吧?给我一个令牌不就行了?”

    “可是令牌是与我们一体的,身为南国将士,令牌是无法离身的。”

    江成无奈的说道:“这令牌从我们从军以来就和我们融为了一体,除非我们死了,否则这令牌是无论如何也离不开身体的。”

    “可我也没看到令牌在哪儿啊?”凌子天皱眉问道。

    江成伸手向胸口一拂,一个亮着金光的令牌慢慢的从胸口浮现,凌子天见状又皱起了眉头,说道:“有没有办法联系到对面,让他们通融一下?”

    江成摇了摇头,苦笑道:“要是能通融的话我现在就把你送过去,还要等到现在?”

    凌子天皱了皱眉头,说道:“那麻烦您了。”

    江成挥了挥手,说道:“这有什么麻烦的?凌兄弟随我来。”

    凌子天点了点头,随着江成来到了一处营帐,凌子天本以为江成说的城池就是营地,没想到真正的营地在城池的后方。他看着树林中走动不断的人影,问道:“你们为什么要将营地设在这里?虽说隐蔽性不错,但是长杆型的武器却根本施展不开啊!”

    凌子天说完指了指插在地上的长枪,江成答道:“这些长杆武器并不是用来挥动的,而是用来发射的。”

    江成边说边走,带着凌子天走到了营帐中,进入营帐后江成直接坐在了蒲团上,凌子天也是坐在了蒲团上,说道:“用来发射?是什么意思?”

    凌子天有点想不通,长杆武器还能用来发射?这不是和羽箭差不多吗?凌子天看着外面的长枪想了又想,突然说道:“你们想攻城?”

    江成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们要攻城,只不过还不到时候。”

    “要发射长枪的话,得用特殊的弩机才行,我也没看到那里有大号的弩机啊?”

    凌子天喝了一口清茶,说道:“茶不错。”

    “凌兄弟,弩机在哪儿恕我不能告知,我已经说的够多了,还望原谅。”

    江成说完便起身向外走去,走到门口时回头说道:“一会儿武文会过来给你送些衣物,希望你今晚能睡个好觉。”

    凌子天听着江成的话皱了皱眉头,回头望去却发现武文已经走到门口了,他和江成打了个招呼,说道:“我可以进来吗?”

    “当然可以,这是你们的地盘。”

    凌子天挑了挑眉,说道:“我能问个问题吗?”

    武文将怀中的衣物放到桌上,说道:“可以,只要我能答的上来的,我都会告诉你。”

    “这里晚上不太平吗?”

    凌子天看着武文说道,双眼紧盯着武文脸上的神色。

    果不其然,武文脸色一变,虽然很快消失,但还是被凌子天捕捉到了,凌子天皱眉道:“你不用紧张,我就是随便一问。”

    武文闻言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告诉你吧!”

    凌子天看着武文的脸色,心中想:莫不是这树林有问题?

    武文叹了口气,说道:“凌兄弟,想必你已经见到了外面的长枪了吧?”

    凌子天点了点头,武文继续说道:“这些长枪不只是用来攻城,其实他们还有着另一个用处,就是镇压着这树林中的一个妖兽!”

    “妖兽?”

    凌子天一愣,说道:“你们人这么多,而且装备也很精良,怎么还得靠这些长枪镇压一只妖兽?”

    “实不相瞒,这长枪并不是我们带来的,而且这城池也不是我们的。”

    武文给凌子天倒满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说道:“这城池原本是属于北国的,但我们听从了陛下的命令来到这里劝降,原本我们是晚上的时候在远处观望,发现这城池灯火通明,也就没有多想,第二天清晨我们便来到了城池的大门前。”

    武文轻抿了一口清茶,继续说道:“等我们来到这城池后,却发现城池的大门竟然敞开着,队伍里的每个人都很诧异,可我们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我们越是深入城池心里就越是没底,直到中午,我们所有人都在城池的中央集合,得出的结果是,城池中一个人都没有,这是一座死城!”

    武文将眼前的清茶一饮而尽,继续说道:“我们都有点慌了神,就连将军也有点惊恐,因为这太诡异了,前一天晚上这里明明灯火通明,为什么第二天就什么都没了呢?”

    “就连一个人类的影子都找不到!”

    凌子天起身为武文斟茶,武文连忙伸手回礼,待斟满后,武文继续说道:“就在我们想要退出城池从长计议时,城门竟然关闭了!”

    凌子天端起茶杯的手停在了半途,武文继续说道:“我们本能的戒备起来,可是除了城门关闭以外并没出现什么事情,我们想要去打开城门,可是城门却怎么也打不开,就像是有人在外面顶住了一样!”

    凌子天轻抿一口眼前的清茶,说道:“所以你们就一直待到了晚上?”

    武文点了点头,说道:“那天晚上我们紧张的睡不着,直到异香传来,我们才昏睡了过去。”

    “异香?”

    凌子天又皱起了眉头,说道:“你们清楚异香是哪来的吗?”

    武文摇了摇头,说道:“我们苏醒后查过了,根本没有任何线索,而且城门也打开了!”

    “这么诡异?”凌子天放下手中的茶,问道:“那外面的长枪是?”

    武文苦笑一声,说道:“那些长枪是在我们想要出城是突然从地下射出的!”

    “就好像不让我们出城似的,挡住了城门。”

    凌子天听着武文的话陷入了沉思,如此诡异的事竟然会出现在城池里,凌子天问道:“那那只妖兽呢?它又是怎么回事?”

    武文为凌子天斟满茶水,凌子天伸手回礼,武文说道:“这只妖兽就是我接下来要说的,自从这些长枪出现后,我们发现这些长枪主要是挡在门前,然后向后面的树林延伸。”

    “我们随着长枪一直向树林走去,发现这树林中竟然有着大型的弩机!”

    武文轻抿一口茶,继续说道:“这弩机刚好六台,有几个胆气大的士兵竟然直接拿起长枪向弩机插入,发现刚好可以契合,我们这时确定了,这些长枪就是用来发射攻城的!”

    “只是我们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我们把弩机推出树林时,一声震耳的兽吼竟然从树林中传出!”武文回忆着当时的情景,继续说道:“当时我们都没想到这树林中竟然会有一只妖兽,就和你所说的一样,我们不仅人多,而且装备精良,所以我们很快就冷静了下来,组织成好几个小队向树林中探索。”

    “奇怪的是我们并没有找到那只妖兽,将军见时间快到正午,便吩咐我们先把弩机推出去,不管这妖兽了。这不推还好,一推妖兽的吼声又出现了!这一次我们听到了,而且听得很清楚!”

    “吼声是从地底传来的!”武文说道,“将军反应很快,他立刻下令让我们快推,我们的动作很快,可是每次推动,兽吼声就会越大!而且令人惊恐的事发生了,我们推出去的弩机竟然拉出了锁链,怪不得我们当时那么用力都没有推出分毫!”

    “将军让我们不要停一直推,结果后面的锁链竟然拉出了鲜血!兽吼声也更大了,像是在痛吼!”武文为自己斟满茶水,继续说道:“就在我们快要推出树林时,大地开始颤动,兽吼声更甚!”

    “那个时候已经到了傍晚,将军看着天色让我们随便找个房子休息,可是还不等着我们抬脚,异香再次传来,我们又昏睡了过去。”武文摇了摇头,说道,“就是因为这样,将军也不敢动着这些弩机了,可惜了这些攻城的好器械了!”

    “你们不动弩机的时候,那妖兽还会怒吼吗?”

    凌子天疑惑道,心中想:这应该是一个封印,这六台弩机就是用来封印妖兽的,那血肯定也是妖兽的!

    武文如实回答:“会的,我们不动弩机之后,那妖兽的吼声更大了,而且次数也很多,不过只在晚上才会怒吼。”

    看来这妖兽是因为这些人不继续破坏封印生气了!

    凌子天在心中想,嘴上说道:“那你们把弩机放在哪儿?”

    武文闻言面露难色,凌子天见状挑眉笑道:“不好意思,是我太心急了。”

    “多谢凌兄弟了。”武文闻言微微一笑,说道:“既然如此,我就不叨扰凌兄弟了,这些是衣物,到晚上吃完饭就早点入睡吧,明天一早将军就派人送你到南国。”

    武文说完起身向外走去,凌子天起身道谢,待武文离开后凌子天坐回位置,心想:这妖兽不简单啊,六台大型的特制攻城弩机来困住,先不说重量,单凭这财力,就不是一个小城池能够做到的!

    难道这里本来就不是给人住的,而是用来封印的封印之地!

    凌子天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精芒,心想:如果这里真的是用作封印的地方,那岂不是很危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