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02章 我知道你,肯定有办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嗯。”吕伯伟跟上穆婉。

    “除了你,还有另外一位盟友安琪,你认识吗?”穆婉问道。

    “认识,她的那个组织,有人联系过我,不过我拒绝了,和她曾经也有些交际,算不上朋友,也不算敌人。”吕伯伟说道。

    “我现在的处境有些复杂,我在外交部工作,却处处被排挤,我是项家人,也处处被排挤,刚才跟我住在同一个房间里的男人,是项上聿,他对我,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是敌是友,还分不清楚。”穆婉说道。

    “你想我帮你什么?”吕伯伟问道。

    “在,要么有钱,要么有军事实力,这两样,我什么都没有,我能想到的就是白雅曾经用过的方法,但是,我的比她还要复杂,她只是想要对付盛东成和左群益,我除了对付敌人外,还要上台。”穆婉直白的告诉吕伯伟。

    “项家倒是又有钱,又有军事实力。你要是能够掌管项家,就什么都有了。”吕伯伟介绍道。

    “我外公去的很突然,而且,他应该是被楚煜冰设计的,我们推断楚煜冰那里有能为项家洗白的录像,楚煜冰之前好像要和项上聿合作,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楚煜冰又选择了华家,具体什么形式,说不好,因为外公的突然去世,没有明确权利分割,主要权利就落在了我小舅和项上聿的手上,他们分别拥有项家的两处武器研究所。”穆婉说情况道。

    “听起来项家的情况很复杂。”

    “我外公留下来四把钥匙,这四把钥匙分别由我大舅,我母亲,我小舅,以及我小姨保管,如果一个人能够拥有四把,就能拥有项家的管理权。因为外公去世的突然,导致项家的权利分割也厉害,反而给华家有机可乘。”

    “你的意思是,拿到四把钥匙,你也就成为项家的领头人?”吕伯伟问道。

    “是这样的,这是一种方法。第二种方法是,我回去后,应该会有封号,从此进入内阁,有些话语权,我想在这方面做文章。”

    “有件事情,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吕伯伟欲言又止道。

    “以后你有什么就说什么,不用顾忌。我们是盟友。”穆婉说道。

    “你的名声在国际上很差,想要有所作为,可能会遇到来自四面八方的阻碍,如果你能洗白了,以你前总统夫人的身份,资源,那就另当别论了。”吕伯伟说道。

    “洗白?”穆婉顿了下,好像有道闪电从脑子里面闪过。“以前洗白不可能,现在,也不是说完全没有可能。”

    “如果你能洗白了,用你外交部,以及项家人的身份,你会不断扩大人脉资源,人脉越多,你的地位就会越高,想要做什么,就更加方便了。”吕伯伟说道。

    “嗯。虽然我外公的事情不是项上聿做的,但是那些录像,是项上聿做的,录像上的人不是我,如果那个人出来澄清,我就能洗白了。”

    “关键在项上聿。你要是能说服他放过你,以后你的路,将会好走很多。”

    穆婉若有所思着,吃了早饭,回去房间。

    项上聿还在睡觉。

    她躺到了他的旁边,看着他。

    项上聿缓缓地睁开眼睛,四目相望。

    “你长得好看,不介意我看吧。”穆婉说道。

    项上聿定定地看着她,“你是谁?”

    穆婉学着他的模样勾起嘴角,“你觉得我是谁?”

    “穆婉是不会夸我好看的。”项上聿耷拉着眼眸说道。

    “我眼睛不瞎。”

    项上聿翻身,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病好了?”

    穆婉环住了他的后颈,没有退缩,“早上起来,没有再头晕,也没有发烧,应该是好了。”

    项上聿露出笑容,眼中也闪过一丝雀跃,“你这是在邀请?”

    “我后来想想,发现你做的也挺好的,我好好感觉,应该挺舒服。”穆婉说道。

    项上聿咧开了笑容,低头,吻上了她的嘴唇。

    穆婉闭上了眼睛,回吻着他。

    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吻他,好像激起了他汹涌澎湃的热血。

    本来就憋了二十几年,好不容易开荤了,她还一直不让。

    项上聿没有用多长时间,就开始了。

    穆婉轻呼了一声。

    他拧眉,“疼?”

    “嗯,没事,一会就好了。”穆婉说道。

    项上聿懊恼,他急了,吻着她的嘴唇,颈窝,锁骨。

    时间在温柔中流逝,多了温润,改变了心态,好像什么东西,也在改变着,变得没那么排斥,没那么抗拒,没那么厌恶。

    穆婉轻轻地发出声音,学着他的模样,吻着他的耳朵。

    “婉婉。”项上聿喊她的名字,心口有什么东西,满满的,他自己都捉摸不透,很饱满,很高兴。

    “嗯?”穆婉应他,环住了他的腰。

    他再次吻了她。

    两个人耗了很久很久后,才平息。

    以往,他直接去洗澡,丝毫没有半点留恋,也不高兴,她不配合,他能感觉出她的厌恶,排斥,以及敷衍。

    他的心里堵,好像压着一块石头,他不喜欢她那个样子,所以,更想要看到面具后的她。

    刚才她的样子,他很喜欢,好像整个人都柔和了,像是水一样。

    “怎么突然转性了?”项上聿问道,担心现在不过是黄粱一梦,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别想着我会转好,不太可能。”穆婉回复他。

    项上聿扬起笑容。“我怎么就喜欢你现在这份傲呢?如果你是男人,我肯定会打你一顿,你要庆幸,你不是。”

    穆婉翻了一个白眼,转过身,背对着他。

    他说话总是亦正亦邪亦真亦假的,她猜不透,索性不猜了。

    项上聿搂住她的腰,下颔顶在她的头顶,“生气了?”

    “我在想,我们什么时候回去?现在这个时候傅鑫优应该回去了吧,居然没有打电话给我,也是出乎意料之外。”穆婉说道,转移了话题。

    “她要等你犯错,揪你的鞭子,你旷工越多天,她才能越多的做文章。”邢不霍说道。

    “想想办法呗?”穆婉睨向他。

    她知道,他肯定有办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