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4章 女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胖子往里瞅了一眼,两个美女已被董双双拖到靠里的位置,她们依靠在车厢内壁,看上去像是睡着了,胖子又凑近鼻子闻了闻,确认并无异味才屁颠屁颠的跑到胡亥面前,“殿下,可以进去了,已经办妥了。★首★发★追★书★帮★”

    胡亥看了一眼周围的御林军,五十米开外,车门一直都关着,根本瞧不见这里发生了什么,便点了点头,进了车里,最后是胖子,等这货进入车内,立马把门关的严严实实。

    “嘿嘿,开始吧,等等,这种粗活就交给奴才吧。”还没说完,这货已经扑了上去,屁的粗活,说白了就是弄光这两个美人,胡亥笑了笑也没阻止,这次计划不但大胆还很有趣,她本就是个好玩的主,这会正兴奋着呢。

    “你爷爷的,这回看你们还怎么躲!”之前路上大灰狼和小白兔的故事实在悲剧,终于轮到翻盘的时候,胖子还不来个盘满钵满?连特么嘴都用上了,唾液横飞啊,照着董双双的解释,迷烟加上晕击,一时半会她们也醒不过来,非但不会醒全身还没什么知觉,简而言之,不管胖子怎么折腾都没事……

    胖子忙活的时候胡亥和董双双也没闲着,紧跟着就开始卸下自己身上的衣物,为了节省时间,几人的动作都很快,没过多大会,除了胖子,四个女人皆是光洁溜溜。

    “色猪,看什么看,还有没看过的地方么!快点,手别折腾了,误了大事看我怎么罚你。”胡亥见胖子碰着手里的,眼睛还不忘盯着自己流口水,便瞪了他一眼。

    胡亥小妞的性子王肥是摸的透彻,什么时候能放肆什么时候不能一眼便知,比如现在,就算特么万分留恋不舍,这货也乖乖的收回贼手,抹了抹嘴上的唾沫,把刚才剥下来的衣物收拾起一套递给胡亥,这套身材和她差不了多少。

    另外一套自是留给董双双,两人换好衣服又把自己的衣服穿在了两个美人身上,做完这些事,胡亥和董双双各自蒙上面巾走出马车,车门敞着,穿着胡亥和董双双衣服的两个美人都被摆成面朝里的位置,这个方向外面的御林军大概能看见马车里头依稀的背影。

    车门敞了一会后,一直蹲在里面的胖子把门给关了起来,这货在里面用备好的绳索快速捆好两个美人,最后用黑布蒙住了眼,嘴里塞上布团,末了还不放心,检查了好几遍绳子够不够结实,眼睛蒙的严不严实,还有嘴里的布团会不会掉出来。

    做好这些,胖子拍了拍手整理好衣服出了马车,外面假扮美人的胡亥和董双双配合着遮挡住车门,胖子出来后马上关上了车门,吩咐了御林军的头头。说是胡亥公子要睡上一觉,怕是没几个时辰不会醒,御林军和随行人员就地驻扎,等公子醒了再准备返回。

    而他,说是奉了胡亥口谕把两位美人先行送回府中,马车只有一辆嘛,回去两个美人就不能坐车了,然后元香安排了三匹快马,由她领着,四人就那么堂而皇之的下了山……

    “猪头,已经很远了,他们不会看见了吧?”快到山脚的时候胡亥一直回头张望着,山头那些人都小的跟蚂蚁似的了。

    胖子也跟着张望了一眼,随后看向了元香。

    “这里的四周,并无埋伏迹象。”元香冲他点了点头,示意现在说话没什么问题。

    这时王肥才松了一口气,“你爷爷的,还真成了,哈哈哈哈!”

    胡亥也是非常兴奋跟着笑了起来,当然不像胖子那种刺耳的笑声,银铃一般悦耳动听,“你这猪头,竟能想出这样的办法,500御林军都跟个瞎子似得,我不知道是该高兴呢,还是该担心。”

    “嘿嘿,殿下穿女装那么漂亮,那些御林军哪能看的出来。”胖子说这话的时候,元香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胡亥,她并不知道胡亥是女身,但是身形姿态……连胸前随着马匹颠簸而晃动的样子……都完全不像是假的呀,这公子难道有点……

    她自是不会怀疑胡亥的男儿之身,毕竟惊天动地,只是魏王龙阳君之事普天皆知,甚至还传为佳话,而胡亥和王郎之间似乎又有点亲密过头了,让人不禁浮想联翩啊,身为王郎的女人,这种事确实需要思量一番,要是以后……

    “元香,还有多远?”王肥远眺了一下前方,已经出了八岭山,从这里开始有泥土的小路,路边也有稀稀朗朗的几个行人,元香可是个娇艳欲滴的大美人,过往行人之中但凡有男的,难免回头多望两眼,而胡亥与董双双虽然都蒙着面,但身形姿态和眼神轮廓皆是上上,那些回头的不免看呆了,可惜马儿太快,丽人们一闪即逝,人一过,没什么可看的,那些路人也就该干啥干啥去了。

    王肥的话让元香神情一怔,顿时回过神来,刚才的想法太恐怖了,她不禁用手压了压胸前定定神,以后还是不要胡思乱想的好,但愿王郎没那些个变态嗜好,不过说到变态,他……还是不要想的好,差点又走神了!

    “恩,从这里沿着长江边走,大约半个时辰就能到,江陵只是县城,并没有多大,靠了江边有很多零散的渔村,那里没什么油水,官府少有人管。”

    胡亥点了点头,元香找的地方正合她的心意,不过有些事情还需要交代一下,“现在你们就不要叫我殿下了,对了,待会猪头也把衣服换了,我们假扮成……”她突然没想起来要扮成什么。

    胖子倒是先插了嘴,“要么……扮作夫妻?我这形象也像个富商。”

    “死猪头,想得美,什么夫妻,换个换个!”

    元香抿了抿嘴,“要么殿……我们扮作游玩的兄妹,这样也方便交代身份,不易招人怀疑,还有,您和双双现在可以取下面巾了,此地已经出了八岭山范围,不会再惹……”她刚说到哦这里忽然看见胖子还穿着宦阉的衣服,赶紧勒停了快马,取出事先准备好的衣服。

    她这一停,其他人也跟着停了马,不过这四周都是杂草泥路,连颗遮掩的大树都找不着,胖子左看看右看看然后伸手指了指自己,“要么,你们围成个圈,我在中间……这里有人会路过滴……”

    “你个死猪头,就不能自己找个没人的地方么!还想要我帮你挡着,找抽么?”胡亥取下了面纱,正好手里握着鞭子,随手试了几下,貌似还是以前那个手感,正在考虑要不要用上一会。

    “三思啊……这里有人会路过滴……”

    这时董双双说话了,“这里是岔路,如果让人看见宦阉打扮之人走了别的路,怕是不妥。”

    “双双妹妹说的正是,如果过了这里被旁人瞧见,怕是误了大事,殿……您看……”

    “看什么看,当然便宜这死猪头了,你们几个也真是的,就知道帮他,眼里还有我这个殿……哦,现在不要叫我那个了,就按元香所说,我们扮成游玩的兄妹,恩,你们两个都比我大,叫我小妹吧。”

    “这……”元香还有所推辞,董双双倒是已经习惯,并没多言,胖子,特么胖子已经开始脱起来了,美其名曰节省时间,胡亥也没辙,只能主动帮着遮掩起来,其他两女也围来过来,把胖子圈在中间,不过这货太肥,三个女人还没把他遮个严实,元香吹了个口哨,只能让马匹过来充人数了。

    “死猪头,能快点么!”

    “嘿嘿,现在得叫兄长,或者哥哥啊,殿……嗯哼,小妹。”胖子已然进入了角色。

    胡亥刚想教训这猪头一顿,突然想到这么一折腾不是浪费时间么,再说这都是自己说的话,跟谁急去,还是先忍忍,回头再好好教训这猪头。于是便拿下了面巾,歪着头,甜甜的叫了一声,“兄长大人,可否快点呢?”

    “这……这……这特么是在叫我?”刚刚提起裤子的王肥差点没栽到地上,你爷爷的,小心脏都受不了了,太甜了,简直是这世上最美妙的声音。

    元香也禁不止的看向拿下面巾的胡亥,美……真是太美了,女装的胡亥竟然让自己也惊叹不如。一旁的董双双没表示出意外,她早就知道胡亥是女身,而且刚才在车里,什么没见识过。

    “殿……小妹好美……”元香的眼神中甚至有些嫉妒,世上竟有此等妖孽的男人啊,刚才那声音也不是平常偏低的嗓子,完全就是个俏皮少女才有的声音,这一切,撮合在一起,好美,真的好美,身为女人的元香竟然看呆了。

    “谢谢元香姐姐,恩,双双姐姐,小妹美么?”胡亥还故意微笑着露出了迷死人不偿命的小酒窝,看了一眼一脸正经的董双双。

    董双双也是心里一惊,女装的胡亥太过迷人,刚才那笑容,甚至连自己内心都微微的悸动了一下,然后跟着莫名其妙的回忆起之前那些不该回忆的场面,脸竟然刷的一下红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