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六章 中医诊断比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可将这理解为你是在替李明杰出气吗?”秦风问道。★首★发★追★书★帮★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是老师,我有权选择自己教授的对象。”张新民否认,他确实在为李明杰出头,但他又不想依着李明杰的心意,和秦风发生强烈冲突,只好叫他离开教室,这样两人就不会再有什么冲突,等自己上完课走了,这件事就算完了。

    “老师,秦风虽然只是一个旁听生,但是他很有本事,我认为他完全有资格听你的讲课。”穆纯欣突然站起来,很认真的说道。

    张新民一愣,说道:“穆纯欣同学,那是你认为,可是我认为你说错了,这种没有受过系统教育和理论培养的旁听生,我不认为他能听懂我的课程。”

    在他心里,他所教授的中医诊断学,是最接近实战的课程,有太多需要慎重和考究的地方,没有理论知识作为支撑,很难掌握这门课程,他还真不觉得秦风这个旁听生学的会。

    “可是老师,我认识……”穆纯欣还在争取。

    “纯欣,不用说了,你确实说错了。”秦风打断她的话。

    “看来你也不是一无是处,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张新民说道,识时务最好,免得自己难做。

    “你可不要误会。”秦风不紧不慢的说道:“我说纯欣说错了,是指说我有资格听你课这句话,因为你根本就没有资格给我讲课,想做我的老师,你还差的太远。”

    张新民一愣,随即笑了,他自问,在中医诊断这块,学校除了几个老教授,没有人会再比自己高明,现在居然有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年轻人,指着自己的鼻子说,自己不配为人师。

    他有些愤怒,他最讨厌别人在他得意的领域怀疑他的能力。

    张新民看着秦风,问道:“你说我没有资格教你,意思就是你的中医诊断比我还强,小伙子,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只是在陈述一件事实。”秦风说道。

    “我觉得你是在胡搅蛮缠,想要扰乱课堂。”

    “我做人一向诚实守信,实事求是。”

    “做人可不要盲目自大,须知中医一道博大精深。”

    “我三岁就知道这个道理,比你早多了,你三岁的时候可能还在玩泥巴对吧?”

    张新民冷笑,说道:“那好,既然你这么不知好歹,我就考考你,看看你是不是像你说的那样厉害。”

    “洗耳恭听。”

    “有中年妇女,近日双耳干涩不适,视物昏花,头晕,面白无华,月经量少,眼睑色淡,舌淡苔白,脉象细弱,此为何症状?”张新民一上来就要秦风诊断病情,可比一般的考校要难的多,很多医学院的学生都不一定答得上来。

    秦风呵呵一笑,随即说道:“此为肝血虚证,肝开窍于目,肝血不足,目失所养,故双目干涩,视物模糊。血虚不能上荣头面,故头晕,面白无华,眼睑色淡。妇女以肝为先天,肝血不足,血海空虚,故月经量少,舌淡苔白,脉象细弱都是血虚的特征。”

    他对张新民笑道:“我说完了,不知道对不对啊?”

    张新民一愣,这小子居然说的分毫不差,看来还是有几分本事的,冷笑道:“还不错,我再问你,人体经络阴阳的运行和自然界的运行有何关系?”

    这就是考理论和中医历史了,既然秦风诊断病例这方面比较厉害,张新民就尝试着从其它方面入手。

    “《灵枢-脉度》一书有说,气之不得无行也,如水之流,如日月之行不休。故阴脉营其藏,阳脉营其府,如环之无端,莫知其纪,终而复始,由此可见,两者必然是和谐统一的关系。”秦风依然没有被难住,对答如流,如观掌纹。

    张新民眼神开始变得认真起来,秦风不仅答对了,还引经据典,这让他有了一种这小子不好对付的感觉。

    啪啪啪……

    这次没等张新民点头,教室里就响起一片掌声,两人一问一答,早就吸引了其他学生的注意,这种场面可不多见,众人看秦风面对刁难对答如流,潇洒至极,不由的鼓起掌来。

    穆纯欣也跟着鼓掌,满眼小星星的看着秦风,看的蓝贝贝一直撇嘴。

    张新民的脸色有些难看,他看了一圈,等到掌声停下才说道:“回答的很好,但是这只能证明你基础知识掌握的不错,并不能说明你在中医诊断这块就胜过我?”

    秦风一笑,看着教室里的同学,大声问道:“各位同学,想不想看我和这位老师比试一下啊?”

    “想看!想看……”

    教室里立刻起哄,这种老师和学生争锋相对的热闹,不看白不看。

    张新民有些下不来台,不过心里仍然认为秦风在诊断这方面比不过自己,他呵呵一笑,说道:“既然你想比试,那我就如你所愿,我从接触中医开始,到现在有二十多年,我还不信比不过你一个黄毛小子,等会让你输得心服口服,说吧,你想怎么比?”

    秦风笑道:“我自打从娘胎里就接触中医,到现在也有快二十年,所以不要在我面前显示你的资历,大家彼此彼此。”

    张新民听的嗤之以鼻,以为秦风是在吹牛,但是秦风觉得自己说的没错,孕妇喝中药调制的药膳,最后被婴儿吸收,这难道不是从娘胎里就开始接触中医?

    秦风看了张新民一眼,说道:“既然这位老师对自己的中医诊断这么自信,我们就来比试这个,我们从教室里随意叫十个人,分成两组,你我各自己诊断检查他们的身体,最后看谁诊的快、诊的对,如何?”

    “我没意见,不过要是你输了,立刻给我离开教室?”张新民说道。

    “那要是你输了呢?”秦风问。

    老实说,张新民根本没有想过自己会输,沉默了一会,问道:“你想怎么样?”

    “既然是比试,赌注就应该对等,你要我输了出去,我没问题,那要是你输了,李明杰是不是也该滚出去?”秦风问道。

    张新民没有说话,而是看向李明杰,给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李明杰顿时信心满满,说道:“没问题,要是张老师输了,我立刻就走,就怕以你那三脚猫的技术,到时候滚的会是你自己。”

    秦风没理他,对方既然同意了,他也就不再纠缠,大声喊道:“有谁愿意来帮忙的?”

    “我,我来……”

    “我也来,免费检查身体的机会我可不会放过……”

    “我来,你别抢我位子,让开……”

    一时间人群涌动,很快就凑齐了十个人。

    秦风和张新民各自坐在一张桌子后面,等着十个人分成两组,正式开始较量。

    张新民看着秦风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心里一阵鄙视,他随后看着面前的第一个诊断对象,眼神认真专注起来,一旦面对病人,哪怕是自己的学生,他也会全力以赴。他示意那个学生坐下,伸手搭在他的脉门上,开始用心询问起来。

    “你说你腹痛坠胀、再看你脉象虚浮、舌苔发黄发涩,可能是消化不良……”

    “你气血不畅、阴阳失调、肝虚湿热,也就是俗称的内分泌紊乱。”他话还没说完,就看到秦风已经诊断完了第一个女生。

    那个脸上有很多痘痘的女生惊道:“哇,秦风同学你连脉都不切,病情也不问,就坐在那里就诊断出来我的问题,好厉害!你没说错,这内分泌紊乱已经困扰我很长时间了。”

    秦风靠在椅子上微微一笑,意有所指的说道:“又摸又问的,那是庸医,像我这样高明的医生,只需要看你一眼就可以了。”

    张新民被噎着有些说不出话来,稳住心神,赶紧把注意力收回来。

    秦风看着第二个病人,是个男生,依旧不问不摸,说道:“眼睑暗沉昏黄,走路虚浮,气虚体弱,呼吸有臭味,你是熬夜太多伤到肝脏,肺部也有炎症,以后少玩点《英雄联盟》,避免熬夜。”

    男生一怔,震惊的问道:“秦风同学你诊断的没错,可是你怎么连我玩什么游戏都知道?真是神了。”

    秦风看了眼他身上的T恤,那么大几个‘德玛西亚’的大字,是个人都知道你是《英雄联盟》的狂热粉丝。

    他没有回答,挥手送走男生,示意下一个。

    “秦风同学,你看我……”

    “面黄肌瘦、血亏气弱、腰背酸痛,你是肾虚……”

    “哇,你怎么能说出来?……最近我和女朋友不太和谐,你一眼就看出来,有没有什么办法?”男生一脸窘迫的小声说道,生怕被人笑话。

    秦风一愣,现在的大学生真是不知道节制,他摇摇头,找过纸笔,唰唰就在上面写下一张药方,递过去说道:“三碗水煎成一碗水,每天服用两次,半个月就好。”

    “谢谢!谢谢秦风同学!”男生如获至宝,攥着药方就跑出去。

    一看前面三人都被秦风诊断的丝毫无误,剩下的两人也开始一脸期待的看着秦风。

    “你心悸气紧、肌肉无力、脉像迅疾沉重,这是太过肥胖,兄弟你应该减肥了,否则以后容易患上心血管疾病。”

    “下一位。”终于轮到最后一个,秦风喊道。

    “终于到我了,快给我看看。”

    “蓝贝贝?”秦风一愣,感情最后一个是这女人。

    他看都不看一眼,直接说道:“你有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