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二章 治疗方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是否还在为自己是一个单身狗而默默悲伤?

    你是否还在羡慕别人成双成对,一个人在寂寞的深夜里孤枕难眠?

    你是否还在期盼有一个火热的身躯贴上自己的胸膛,用温柔将自己内心的孤独融化?

    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秦风告诉你,一切皆有可能。免-费-首-发→【追】【书】【帮】

    秦风和阿兰走出了展鹏大厦,心情愉悦的将一张名片放进自己的衣服口袋,名片上记录着卷发美女的信息,只要秦风轻轻拨通上面的电话,美女自然会梳洗沐浴,扫榻以待,开门迎客,后面的事情自然也就水到渠成。

    车子还是一辆奔驰,只不过是普通大众款,这是阿兰的私人座驾。

    没有任何意外,汽车很平稳的驶入了锦城医院的大门。

    与此同时,住院部特殊私人住院楼,一间小型的会议室里,此刻聚集了七八个人,由姜白术牵头,正在召开会诊。

    姜白术坐在主位,表情凝重的看着几名专家组成员,这都是锦城医院最优秀的主治医师,每一个人都是医院的金字招牌,要是在以往,大家彼此都很难见上一面,现在为了治疗穆纯欣的病情,这些人难得的走到一起。

    按理说,这样高明的医疗团队,在华夏,除非是绝症,已经很少有病症能够难住他们,可是穆纯欣的情况刚好就在很少的范围之内,由于她的病太过复杂,每个人都拿不出一个完整的治疗方案,不仅如此,许多治疗方案还大相径庭,有的甚至截然相反。

    如此混乱的治疗方案,姜白术作为医疗组的牵头人,怎么敢随便实施,要是出了意外,病人可是穆风云唯一的女儿,没人敢担这个责任。

    姜白术看着下面沉默不语的众人,敲了敲桌子,表情严肃的说道:“好了,大家也考虑的差不多了,我们再表决一下,看看究竟该用哪种治疗方案。”

    “我觉得张医师的方法比较妥当,我们可以先给病人做血液透析,后续再采用新型的解毒剂进行渗透治疗……”

    房间里沉默了很久,终于有人打破寂静,一个头发有点花白,面容清癯的老医师斟酌着说道。

    “王主任,这不太好吧,其实后来我想了想,我的方法还有很多的不足之处,血液透析并不能完全去除病人脏腑里的毒素,后续的治疗也就无从谈起。”

    戴着眼镜的张医师才会接这个炸弹,本来他的方案就不够完善,要是真出现意外,他这辈子就算是毁了。

    “要不,我提议,我们采用保守治疗,结合中医的理疗手段,先保住病人的肝脏,用药物增强她的肝功,让她自然慢慢解毒,我们再里应外合……”又有一个脸盘微胖的医师提出意见。

    “这也不行,她的脏器已经很虚弱了,就算能增强肝功,靠她自己解毒也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两年、三年、或者是更久?”一个面皮有些黝黑的医生考虑之后,直接否决道。

    姜白术看着互相推诿扯皮的几个医师,虽然心里很火大,却又很无奈,他不能正义感十足的站出来职责众人,没有医者父母心,不会为病人考虑,只会困难时退缩投降。

    明哲保身,这是人之常情,作为医生,医术重要,口碑同样重要,每个人都不想砸了自己的金字招牌。

    这年头,有名声轻松躺着就能把钱赚了,没名声累死躺下才能攒几个血汗钱,同样都是躺,当然要选最轻松的。

    没人会为了一个特殊的病人,让自己今后的人生变成困难模式,法不责众,既然大家都治不了穆纯欣,事后穆风云也没办法去怪罪谁。

    “我觉得,在场的各位与其在这里争论不休,何不去问一问病人父亲的意见,毕竟,家人的决定也是确定治疗方案的重要一环。”

    一个瘦小的老头站起来,他的脑袋有些小,头发因为年纪的关系也没剩下几根,看起来至少六十多岁,不过精神却还十分的旺盛。

    就是这个看起来其貌不扬的老头,在场却没有一个人敢小看他,就连姜白术,也要尊称一声先生。

    他的名字叫朽木清源,是一个东洋人,生物医学临床治疗博士,是东洋最大的医院京都医院的一名副院长,医术精湛,医德也很高尚,在东洋的学术界和医学界都享有很高的声望,是东洋的名人。

    朽木清源之所以在这里,是因为锦城医院有人发现了新的研究课题,但是仅凭一家之力又无法完成,于是在世界范围广招人才,正巧老头对这个研究课题感兴趣,就辞掉了京都医院的职位,带着自己的研究团队跑到华夏来,这一呆,已经快有两年时间了。

    锦大医院的领导这次为了穆纯欣的治疗,连这尊大神都请出来了。

    仅凭医术学识,在场没有一个人能超过朽木清源,所以他站起来的时候,众人都有意识的不再出声。

    朽木清源慢慢的看了周围一圈,不紧不慢的说道:“根据医院提供的病人全身化验结果,我也提出我的方案,暂时稳定病人的病情,然后组成团队,有针对性的先把几种主要的抗毒药物研究配置出来,解去一部分毒性,出现耐药性之后,再换一种……”

    老头说完自己的方案,看了看众人的反应,然后对姜白术说道:“姜主任,你觉得如何,要是实在不行,不妨把病人的父亲请过来,我们再详细说给他听,让他来决断。”

    姜白术点点头,目前为止,他也想不出更多的办法,只好先把穆风云请进来。

    穆风云派出去的人,意料之中的没有回音。而阿兰这边也因为早上的事情,没能及时给他回复秦风出关的信息。

    在几名权威医生的劝解和说明下,穆风云最终同意了他们的一个先期治疗方案,他觉得这种方案确实能对穆纯欣起到一定的效果,想让秦风的后续治疗更容易一些,治愈的几率也能增大几分。

    这一种方案是以张医师的办法为基础,再结合朽木清源的想法设计出来的,是目前看来成功几率最大的一种方案。

    张道坤这次没有像刚才一样,站出来否决自己的方案,恰恰相反,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实施手术,以便验证自己方案的正确性。

    因为加入了朽木清源这尊大神,让他的方案看起来更加完善,要是治疗效果显著,自然是名利兼收,要是出了问题,天塌了也有高个的顶,他的风险就小的多。

    这种光占便宜不吃亏的好事,对于投机主义者来说,还不跟饿狗见到肉骨头一样,立刻就扑上去。

    方案确立以后,姜白术做出安排,还是由几名医师一起做手术,朽木清源坐镇指挥,力求万无一失。

    张道坤快速的打量了一眼所有人,有这样的治疗团队,再加上朽木清源完善自己的方案,成功的机会还是挺大的。

    他开始兴奋,甚至激动,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功成名就,站在了聚光灯前接受各路媒体的采访,成为华夏名医,世界著名医疗杂志上,也将刊登自己攻克又一个临床医学难题的事迹。

    可惜,幻想就是泡沫,出现的快,消散的也快,如果是被人戳破的,它更会猛烈爆炸,顷刻之间烟消云散。

    张道坤爆炸了,因为一名护士长的话。

    中年女护士长站在会议室门口,语气焦急的汇报道:“姜主任,各位医师,有两个人闯进了穆小姐的病房,说是要给穆小姐治病,看穿着,那两个人不像是医生,而且也没有行医执照,所以我立即过来找你们看看。”

    “荒谬!”

    姜白术还没说话,张道坤第一个就跳起来,气的全身发抖,差点把他的那副金丝眼镜都抖落下来。

    他环视一周,义愤填膺的说道:“我从来还没有见过,有谁行医执照都没有,就敢给人治病的,他们当这是儿戏吗?简直是拿病人的生命开玩笑。”

    “确实不妥。”姜白术倒没有多生气,他不明白张道坤为什么这么激动,不过还是赞同他的观点。

    剩下的医师也相互讨论起来,认为来人有些胡闹。

    姜白术沉默了一会,对护士长问道:“人被你们拦下来了吗?”

    “是的,姜主任,我们不敢让他们乱来,所以让他们等一下,先来征求你们的意见。”护士长说道。

    “那好。”姜白术点了点头,环顾一周,对所有人说道:“既然这样,大家先随我一起过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在捣乱。”

    “还能是谁,一定是听到穆先生的女儿病了,知道穆先生爱女心切,特地跑来装神弄鬼骗钱的那些江湖术士。”张道坤看了一眼穆风云,冷笑着说道。

    穆风云没有说话,他隐约猜到了来人是谁,可是阿兰又没有提前给他打电话,所以他不太确定是不是秦风出关,就跟着人群一起回到病房看看。

    此时穆纯欣的病房里,一个尽忠职守的小护士怒气冲冲的守在穆纯欣的床头,无论如何也不让秦风靠近一步。

    “美女,我都这样哀求你了,你怎么还不让开啊?”秦风快要哭了,任凭他如何请求哄骗,这个小护士就是不让他下手治疗穆纯欣。

    他万般无奈,决定使出最后一招——美男计。

    秦风深吸一口气,酝酿情绪,然后45度角抬头露出自认完美的侧脸,表情无限唏嘘,眼睛深邃迷离,气质从容优雅。

    当我展现自己最强的姿态时,没有女人能够抵挡我的魅力,秦风自信的想到。

    “美女……看我的脸。”秦风声音深沉而又忧郁,温柔又富有磁性。

    “你的脸……你的鼻孔里有鼻屎。”小护士一脸厌恶的说道。

    “……”秦风感觉自己被狠狠的插了一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