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八章 比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东助怔怔地站在礼堂大门前面,心里不敢相信,秦风露这一手相当厉害。首发www.zhuishubang.com

    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秦风刚才抓胖子就跟抓一根稻草一样轻松,简直就是风轻云淡不费吹灰之力,这让他很迷惑,昨天晚上在火锅城的包间里,秦风明明一点武功都不会的样子,怎么才过了一夜就变的这么厉害,他只能把这归为巧合。

    “是你……东助对吧?你的那个领导怎么样了,没有变成太监吧?”秦风看到拦路的人是东助,笑呵呵的走过去,就跟两个熟人打招呼一样自然,丝毫看不出两人昨晚才发生激烈的冲突。

    “你想进去?”东助没有回答秦风的问题,而是双手抱在一起,眼神冰冷的看着他,用半生不熟的华夏语说道。

    东助的身体不是很高大,但是一身结实的肌肉,隔着黑衣的面料也能看见轮廓,给人一种很强悍的感觉。

    “你会让开吗?”秦风也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

    “不会。”东助很诚实的摇摇头,经过昨天晚上的事情,他已经了解到秦风的做事风格,不想放他进去影响到两院的比赛,因为,东洋早田有很大的获胜机会。

    这个秦风就是一根搅屎棍,真要让他进去,还不知道会出什么样的事情。

    “胖子,你还有多少零钱在身上?”秦风回头问道,由于是在学院里,他不想动手惹麻烦。

    “还有两千块零钱……”顾小白说道。

    “都拿来。”秦风伸出手去。

    顾小白把钱包里仅有的零钱取了出来,放到秦风的手上,皱着眉头问道:“老大,你想像刚才那个保安一样用钱收买他?我看悬,这个人看起来就不好收买。”

    秦风沾着唾沫把钞票数了一遍,顺手放进裤兜里,有些不解道:“我收买他干嘛,他一个东洋人,用不着华夏币。”

    “那你叫我拿钱出来干什么?”顾小白心里一沉,有种不祥的预感,连忙问道。

    “刚才不是说了吗?我最近手头有点紧,就问你借点钱花花。”秦风很自然的说道。

    我靠!顾小白一副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表情看着秦风,一张肥脸气的直哆嗦,自己投靠的这个老大也混的太差了,别人家的老大,都是带着小弟吃香喝辣耀武扬威,自家的老大倒好,随时都要靠小弟接济。

    他想把钱要回来,可是一想到秦风两眼放光数钱的样子,他又选择了放弃,吃到饿狗嘴里的骨头可没那么好抢,自己家老大就是个坑,要是得罪了他,连小弟也能挖坑埋了。

    秦风看顾小白一脸肉痛的表情,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好了,不就一点钱吗,你还有没有一点华夏优秀青年该有的气度?学学我身上热爱祖国、报效国家的精神,为了华夏GDP增长,我甘于奉献,随时都将身上的钱花的一毛不剩,这是一种多么高尚的情操。”

    “可是我还是喜欢亲自为国家的GDP增长奉献力量。”顾小白不甘心的说道。

    “你有这份心思就好,我替祖国感谢你,别灰心,笑一个,这钱就当作我把卷发美女介绍给你的介绍费了。”秦风笑道。

    顾小白真想跳起来,掐住他的脖子破口大骂,刚才还说是借的,转眼就变成介绍费了,这是一个爱护小弟的合格老大吗?

    “老大,你什么时候学会拉皮条了?”顾小白很无奈的嘲讽道。

    “昨晚跟一个主任学的,看来拥有一技之长真的很有必要,幸好我进了学院,否则哪能学到这种神技。”秦风无视顾小白的嘲讽,摸了摸裤兜里的钞票,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和安全感。

    他真想立刻冲回医院告诉穆纯欣:“小姐,我已经开始奋斗了!”

    他原地幻想了一会,转身面对东助,笑道:“你看,我现在也是有钱人了,你这个看家护院的守门犬是不是该让我进去?”

    “不行。”东助沉着脸,他会因为任何事情动摇。

    “你凭什么不让我进去?知不知道有钱就是大爷,大爷想去哪就去哪。”秦风很嚣张的说道,就跟一个中了千万大奖的暴发户一样不可一世。

    “对,这是我大爷,识相的赶紧让开!”顾小白也在一旁叫嚣。

    “我是你大爷,那你呢,是我孙子吗?”秦风问顾小白。

    “呃……”顾小白像是被噎住了,心里万分委屈,这个老大真是无时无刻不在占自己便宜。

    场面有些怪异,秦风和顾小白看起来有些过分,就像两个混混在恐吓一个老实人,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东助作为东洋人,昨晚助纣为虐的帮助武内直人,欺辱了学院的女学生,现在又光明正大的站在学院里恃强凌弱,阻拦秦风和顾小白,秦风对他一点好感都没有。

    “再不然开,信不信我不客气?”秦风不耐烦的说道。

    “哼……除非你们踏过我的尸体。”东助斩钉截铁的说道。

    “踏尸体多残忍,还是踏脸比较友好!”秦风呵呵一笑,居然还有人提这样奇葩的要求,作为一名喜欢助人为乐的华夏好青年,他决定满足东助的要求。

    秦风身体猛然提速,变成一道幻影,一脚直踹东助的面门。

    因为昨晚的事,秦风早就想出手教训他,可是这里是学院,要注意影响,不好明目张胆的先动手,于是秦风只好装作很嚣张的诱导东助说话,现在好了,既然你叫我踏过你的尸体,那我先踏脸应该不会有人责怪自己吧?

    ……

    锦大医学院的礼堂里面,此时比赛的交锋已经进行到白热化的阶段。

    两所院校的代表学生,各自在医学历史、医学哲理、药物常识和病例分析上决出雌雄,双方暂时二比二打成平手,现在正在进行第五场临床诊断的比试。

    礼堂的观赛席位上,宋欣和几个女生坐在中间,不远不近,刚好可以看清楚台上的比试。

    早田大学一方代表,是一个叫做福生望,长相很一般的学生,而锦大医学院的代表,则是学生会长张天舫。

    学院拿出一定的优惠和奖励,从同一系的锦城医院筛选了十几名自愿参赛的病人,让双方各选几名病人诊断病情,给出确切的诊断结论,再由几名华夏人和东洋人一起组成的专家组成员一一复查,以验证双方代表诊断的正确性。

    哪一方诊断的快,正确率高,就算哪一方获胜,这场比试,就和秦风上次在教室跟张新民比试的方法差不多。

    “宋欣学姐,你刚才真厉害,要不是你的话,上一场的药物常识比试我们锦大医学院就输定了。”宋欣旁边,一个圆脸女生很崇拜的说道。

    “我哪有那么厉害,只是运气比较好而已。”宋欣很谦虚的说道。

    “才不是,我可是听说了,宋欣学姐你从小就跟院长住在一起,院长对药材植物的爱好,全学院的人都知道,你这是从小耳濡目染,基础深厚,赢他们靠的是真正的实力。”又一个马尾辫的女孩说道。

    “学姐,你这么厉害,能不能告诉我们这场谁会赢?”圆脸女孩问道。

    宋欣仔细观察了一会,柳眉微皱,有些不确定的说道:“我也不太清楚,他们两个用的都是西医的诊断方法,一时间分不出谁更厉害。”

    她顿了顿,又说道:“不过,那个东洋的福生望,好像会一点中医的切脉手法,如此一来,说不定会慢慢拉开和张天舫之间的差距。”

    “呀,那怎么办,要是学生会长输了,我们学院可就彻底输了。”圆脸女孩有些担忧的说道。

    “不会啊,不是还有一场药物配置的比试吗?”马尾辫女孩有些不解说道。

    宋欣看了她一眼,解释道:“剩下的一场药物配置比试,我们学院派出的是中医系。”

    “那不是输定了!”马尾辫女孩惊道,下一场比试,配出的药是要给病人当场服下验证的,中医系配置药材只能熬汤药,怎么可能跟人家西医配置的特效药相比,人家药效发挥快的西药,十多分钟就能见到效果,而中医的汤药呢?估计两天之后才能见到成效,这还怎么比?

    锦大医学院也很无奈,这些年中医发展越发的势微,学院的中医系也是半死不活毫无建树的状态。本来这次比赛,学院把中医系放到最后,是有自己的小算盘,如果锦大医学院的代表,能一口气赢下前面的比赛,后面的比试自然就不用再比。

    可惜,东洋早田医学院的学生代表也很厉害,没有给锦大医学院拉开比分的机会,就算这场锦大赢了,第六场也很可能会输,因为比药效的速度,中医对上西医是完败的,除非早田的学生代表配置的药物失败,但是可能吗?这种重要的比赛,双方派出的都是精英,哪有那么容易失败。

    此刻在锦大医学院领导层的心里,今天比赛最好的结果也只是个平手,要是临床诊断这块输了的话,那结果就更加糟糕,几乎可以预示锦大医学院今天的惨败。

    领导亲临,媒体报道、学院名声、宋铮几个坐在领导组座位上的院系领导如坐针毡,这次比赛带给他们的压力可想而知,他们不希望失败。

    可是有时候老天就是喜欢开玩笑,越怕什么,它就给你越来什么。

    “我……认输。”张天舫面如死灰的站在台上,失去了往日的雄姿英发、不可一世,语气艰涩的投降。

    “完了。”宋铮嘴里发苦,心里一阵怅然若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