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二十章 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清心俏脸生寒,藏在桌子下面的手有些微微颤抖,这两个条件,无论哪一个她都不会接受,清心斋是她的心血,陈大兵父母占有的股份并不多,对方根本就不是在谈判,纯粹就是明抢。首发www.zhuishubang.com

    “嫂子,我觉的浩哥开的条件很不错,你不如就答应了吧。”陈三斤一脸猥琐的劝道,低眉顺眼,嘴角斜着挑起,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云清心瞪着他,没有说话,反而是李大壮忍不住骂起来:“别叫老板娘嫂子,你也配?老板娘这些年维持饭店多不容易,你还带着外人这样欺负她一个女人,陈大兵多老实的一个人,怎么会有你这样一个混账弟弟?”

    陈三斤小眼睛一瞪,上下打量了李大壮一眼,脸上带着一股痞子气,冷笑道:“呵……你一个炒菜打工的厨子,敢这样骂我?我可是饭店的股东,小心我开了你。”

    “陈三斤,清心斋还轮不到你做主,还有,股份是你父母的,不是你的。”云清心柳眉一挑,呵斥道。

    “老子留下的东西,当儿子的来继承,天经地义。”陈三斤冷笑道:“还有,什么叫股份是我父母的,难道他们不是你父母吗?”

    他顿了顿,挑着八字眉毛又说道:“你克死我大哥,赶走我父母,独霸整个饭店,现在还想把我也撇开,我告诉你,休想,我现在就要拿回我们陈家的那份。”

    “我没……”

    云清心肩膀微微抖动,俏脸被气的泛白,陈大兵死的事本来她心里就充满愧疚,现在又被陈三斤这样揭伤疤,让她尘封已久的伤痛再次暴露出来,痛的她无法呼吸。

    她抿着小嘴,眼中闪动着晶莹,强压住内心的伤痛和悲怆,故作强势的沉声说道:“你想要的那份,我会给你,但是其余的,你们休想拿走一毛。”

    “刚才浩哥说的,就是我想要的。”陈三斤看到云清心松口,脸上露出贪婪的笑容。

    “不可能。”云清心杏眼含怒,目光冰冷的看着他。

    “你干什么,你以为你这样看着我,我就会怕你不成?”陈三斤被云清心看着有些发毛,连忙后退一步,不过一看到边上给自己撑腰的人,他又有了底气:“条件我们已经开给你了,你不答应也得答应。”

    他往云清心挺巧的胸脯上瞄了一眼,色眯眯的说道:“你真要不答应,也不是没办法,你是我哥的人,反正我哥现在也死了,不如你跟了我得了,由我代替他照顾你和清心斋,怎么样?”

    云清心正是女人成熟娇媚的年纪,人长的又漂亮,身材也曼妙婀娜,看的陈三斤狂吞口水,一双小眼睛就差没放出绿光。

    为首的程浩撅着嘴瞥了他一眼,有些古怪的笑道:“你这么一说,还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他看着脸色阴沉的云清心,问道:“怎么样,云老板,别说我没不仗义,现在又多了条路给你选择。”

    “嫂子,你就接受吧,要是你怕失去饭店,跟了我大家还是一家人,浩哥他们也不会为难我们,只等我们以后慢慢还债就行,那清心斋最后还不是你的。”陈三斤一脸猥琐的笑起来,眼中闪着淫邪的目光。

    “陈三斤!”

    云清心怒不可遏,倏的站起来,将身前的茶杯端起来猛的泼出去,茶水还有些烫,淋了陈三斤一头一脸,痛的他哇哇乱叫。

    两个站在程浩身后的手下一看,就要动手,被他用眼神制止。

    过了一会,陈三斤抖落身上的茶叶沫和茶水,指着云清心破口大骂道:“你他妈敢泼我?不就是个死了男人的寡妇吗?老子好心收了你,你还不感恩,真他妈以为你是贞洁烈女?出来抛头投露面就别立牌坊,反正迟早便宜别人,不如现在就卖给我,我还能看在你是嫂子的份上照顾一二。”

    云清心气的身体直哆嗦,颤抖着用手指着陈三斤,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深吸一口气,眼睛闭上又再睁开,对李大壮说道:“大壮叔,我们走。”

    “呸,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也不看看你什么德行,不要脸的东西。”李大壮瞪了陈三斤一眼,随即跟着云清心往外走。

    陈三斤一看两人真要走出门外,一下急了,他还欠着一大笔债没有还,要是要不到股份,又和云清心撕破了脸,以后连接济的钱都没有了。

    他连忙指着两人的背影,对程浩焦急说道:“浩哥……浩哥你怎么能放他们走呢?快叫他们停下,否则到手的钱就要飞走了!”

    程浩坐在座位上,依旧没有阻止云清心两人,而是好奇的看着陈三斤,似笑非笑的说道:“陈三斤,看不出来啊,你这不要脸的玩意,连自己的嫂子主意都敢打。”

    陈三斤一愣,不明白程浩为什么说这些,讪笑道:“这不都是一家人嘛,便宜外人不如便宜自家人,肥水不流外人田。”

    “不错,是这么个理。”程浩笑道:“要是你能搞定她,拿清心斋做礼物,说不定我会给上面建议,让你进入青山会。”

    “青山会?”陈三斤琢磨了一下,随即眼睛放光,那可是蜀南很神秘的大帮会,要是能进入里面,那以后自己在道上混的时候,谁不得卖自己面子,走到哪里就风光到哪。

    他连忙一个劲的道谢,忽然想起什么,指着门口很遗憾的说道:“可是,浩哥,他们都走了,我怎么才搞的定云清心?”

    “呵……”程浩说道:“这里可是我们青山会的地盘,没有我们的同意,他们走的出去吗?真当这里是一般的茶楼?”

    他喝了口茶,慢条斯理的站起来,左右看了一眼,很从容的说道:“走吧,跟我下去,看看云老板到底想通了没有?”

    云清心和李大壮怒气冲冲的走下楼梯,走到大厅中间,还没走到门口,几个卡座上喝茶的黑衣男子就站了起来,一共十个,呈一字型排列,飞快的挡在两人前面。

    两人只能停住脚步,云清心柳眉一皱,心知不妙,不过她并不慌张,退后一步对李大壮小声说道:“大壮叔,报警。”

    李大壮也知道不对,今天这事果然不能善了,仅凭两人的实力,怕是走不出蜀翠茗居的大门,闻言连忙摸出了电话。

    两个黑衣人见状,彼此对视一眼,飞快的越众而出,一个人弓着身体冲到李大壮面前,抬手一个手肘撞击,直接顶到李大壮的腋窝下。

    李大壮被突然袭击,根本反应不过来,闷哼一声,手臂吃痛再也抓不住手机,被另一个黑衣男人一把夺了过去,两个黑衣人阻止了李大壮打电话后,又飞快的退了回去,依然拦在前面,不放两人离开。

    “你们……”

    李大壮大怒,就要冲上去拼命,谁知才抬起手臂,腋窝下就传来一阵剧痛,连忙停了下来。

    云清心见状,终于有些慌神,冷声喝道:“你们要干什么?知不知道你们这样是在犯法?”

    “小姐,我们奉命拦住你们,没有浩哥的吩咐,我们不会放你们离开的。”一个黑衣人说道。

    “不放我们离开?你们蜀翠茗居是贼窝?尽做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怕被人知道不成?”云清心沉声说道。

    “我们蜀翠茗居打开大门做生意,迎来送往光明正大,云老板你可别信口开河。”

    程浩带着陈三斤和两名手下慢悠悠的从楼梯上走下来,看了云清心一眼,笑容满面的说道。

    “非法禁锢,还抢人手机害怕别人报警,这就是你说的正当生意?”云清心脸色阴沉的讽刺道。

    “我的那些手下可是为你好,你以为我真会害怕你们报警?”程浩笑道,他只是这家茶楼的管理者,茶楼背后的老板,可是青山会真正的高层,身后背景强大,区区几个警察还不被他放在眼里,不怕他们来这里找事。

    他呵呵一笑,又说道:“我们只是不想把事情搞的太复杂,毕竟你的清心斋只是一个小饭店,还不放在我们青山会的眼里,不值得我们动用太多的实力。”

    云清心冷笑道:“既然我们清心斋你们看不上,那为何还要抢?”

    “吃到嘴里的肥肉,哪怕再小,它也是肉,哪有吐出来的道理,你说是不是?”程浩依旧一脸笑容,甚至还带着一点得意。

    以他们青山会的实力,要吃掉一个清心斋,简直轻而易举。上面的大人物自然看不上这点小钱,但是对他可不一样,就像他说的,这是块肥肉,作为青山会的底层一员,要想往上爬,只能获取更多的资源,才能抓住那些缥缈的机会。

    “看你这样,今天是不打算放我们走了?”云清心戒备的看着四周,沉声说道。

    “你们当然可以走。”

    程浩走到两人面前,径直坐到一旁的卡座沙发上,手指敲了敲水晶桌面,立刻有一个黑衣人走过来,拿出一份合同放在桌子上。

    他看了一眼云清心,眼神示意桌子上的合同,笑道:“云老板只要签了这份合同,你们两个随时都可以走,以后大家见面还是朋友。”

    “那我要是不签呢?”

    “不签?”程浩眼中闪过一道厉芒,冷笑道:“云老板不要说笑,莫非你真看不清眼前的形势?”

    云清心没说话,场面一度僵持住了。

    突然,一个云清心非常熟悉,听起来很贱的声音传来:“云姐,现在知道霸王合同不好签了吧,你欺骗过一个善良的小男孩,这就叫应果报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