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二十五章 徐强的赌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蜀翠茗居里,一度陷入沉默,程浩一边的人几乎全都被打倒在地上,众人面面相觑,最后把目光看向秦风身上,虽然蓝贝贝是带头大姐,云清心是老板娘,但是论起主事的人,大家还是更偏向秦风。「^追^书^帮^首~发」

    蓝贝贝看着他满身鲜血,不但不害怕,反而很兴奋,自己今天这趟算是来对了,终于体会到了黑社会大姐大的感觉,她心里跟大夏天吃了冰镇西瓜一样,从头爽到尾。

    遗憾的是,再精彩的场面也有收尾的时候,他望着秦风,问道:“秦风,我们现在回去吗?”

    “不回去……难道留在这里喝茶?”秦风随口说道。

    蓝贝贝撅着小嘴,扫视了大厅一圈,那些女服务员早就被吓跑了,就是想喝茶也喝不到。

    她有些失望,挥挥手说道:“小虎,召集兄弟们打道回府。”

    “怎么?打了我的人,砸了我的店,你们就想这样安安稳稳的离开?”

    就在众人准备离开的时候,楼梯上走下来一个人。

    大背头,长风衣,年纪四十多岁,穿着看起来跟上海滩里面的许文强似的。

    “各位,我徐强打开门做生意,有多大的仇恨让你们这样对待我的手下?”

    徐强走到大厅里,他早就知道大厅有人闹事,但是他那时正在陪贵客,分不开身,而且他对程浩一帮人有信心,来的人不多,他觉得自己的手下能摆平,所以并没有出面。

    可是现在,他皱着眉看了眼倒在地上的一群手下,眼中带着怒火,看向先前那两个程浩的保镖,很愤怒的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两个保镖伤的不重,连忙走到他跟前,小声报告事情的整个经过。

    徐强脸上的表情阴沉不定,时不时的皱眉,他只以为是有人来闹事,没想到里面还掺杂着程浩的私事,他竟然敢瞒着自己抢夺人家的饭店。

    他有些不满的看了眼昏迷的程浩,眼中闪过一道凌厉的光芒,他也是从混黑道起家的,现在忙着洗白,改行做正经的生意,这个程浩竟然敢给自己找事?

    徐强沉默了一会,将目光重新收回来,看着秦风一群人,说道:“你们谁是主事人?”

    “是我。”

    蓝贝贝当仁不让站出来,剧情不落幕,大姐不下台。

    “你?”

    徐强皱眉,怎么也不敢相信,对方这么大一票人,做主的竟然会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的小姑娘。

    “怎么,看不起我?”蓝贝贝冷哼道。

    “哪有。”徐强看周围的人都不说话,也没有再问,说道:“今天的事情,的确是我的手下程浩做的不对,我替他向各位道歉。”

    说完,他很客气的鞠了一躬,让在场的人都很诧异,这个做老大的,看起来比小弟上道多了。

    “事情已经了解了,不过你非要道歉,那我们就接受了。”蓝贝贝很豪气的说道。

    “事情了解?”

    徐强站直身体,目光闪过一丝冷芒,沉声说道:“恐怕未必,我的属下做错了,我替他道歉,可是你们到我茶楼来闹事,又该有谁来负责?”

    “你什么意思?”蓝贝贝问道。

    徐强扫视一圈在场的人,高声道:“今天是哪位好汉伤了我的手下,还请站出来。”

    秦风微微一笑,越众而出,笑道:“好汉就是我,你这么叫我,不会是很崇拜敬佩我吧,是不是想留我在这里喝茶,顺带大摆宴席招待一番,可惜我们赶着回去有事,不如约个时间,改天再聚如何?”

    徐强一愣,随即笑道:“听我手下说,你叫秦风?”

    “正是。”

    “秦兄弟是练武之人?”

    “不错。”

    “难怪能一个人打倒我这么多手下,兄弟身手果然不凡。”徐强说道。

    他有些惊讶,一般秦风这个年纪,就算是从小就开始练武的人,到现在也不会取得多大的成就,大多数都还在外家功夫上苦苦修炼,离真正的外家高手,都还差的好大一截。

    这样的人,以程浩和他的十几名手下,按理说一起上的话,没理由打不过他,他的手下可都是经过特殊渠道,按照军中的战斗方式训练出来的,每一个都是一挑三的高手,除非秦风比他想的更厉害。

    可是眼前倒地的一群黑衣人,又让他不得不对秦风提起重视。

    徐强皱眉思索了一会,他不想和秦风为敌,可是今天又被对方砸了茶楼,他必须要找回这个场子,到了他现在的地步,也算是蜀南市小有身份的人,如果今天的事情传出去,叫他还怎么混,还有什么脸面呆在青山会里?

    时间过去不久,徐强考虑完毕,说道:“今天这事,你我双方都有过错,不如我们赌一局如何?”

    “赌什么?”蓝贝贝兴奋的说道,她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

    徐强看着了秦风一眼,说道:“很简单,我方出一个人,和秦风兄弟打一次,一场定输赢。”

    他顿了顿,又说道:“如果你们赢了,陈浩三十万想抢你们的饭店,我双倍赔偿,如果你们输了,我徐某人也不为难你们,叫你们主事人出来给我奉茶道歉即可,如何?”

    到了徐强这个地步,面子比什么都重要,他要的只是一个交代,而且也给出了台阶。

    蓝贝贝看了一眼秦风,毕竟是打架,上的不是她,她必须得看一看秦风的意见。

    “看什么看,快答应他,有钱不赚你是白痴吗?”秦风根本就没在意谁出来跟他比,他到现在每次打架都没有出过全力,他的实力他自己最清楚,双脉全通的先天高手,世间少有,更别说比他更厉害的。

    他还真不信徐强找来的人比他更厉害,一听说赌注有钱,立刻见钱眼开,连忙催促蓝贝贝。

    “你个死秦风,你说谁是白痴?”

    蓝贝贝横眉怒目,很不满的骂道,随即转身看向徐强说道:“我答应你,我们这边出战的是——本小姐的宠物狗秦风,你们那边人呢?”

    徐强一愣,目光快速从秦风和蓝贝贝身上扫过,有点搞不懂两人的关系,既然对方答应了,那么只要走完整个过程,不管输赢,自己的面子都不会太难看,随即笑道:“好说,各位稍等片刻,先喝口茶,我们的人就在楼上,我马上就去请。”

    他吩咐一群女服务员和清洁工出来,然后径直上了楼。

    几个保安把地上的黑衣人拖走,一群女员工飞快的整理大厅,除了地毯上的一些血渍没有擦的太干净,大厅基本恢复到原样,速度快的让人惊讶。

    女服务员很热情地招呼秦风一群人坐下,很快就倒上茶水,秦风扫了一眼,水是好水,茶也是好茶,看来这个开茶楼的老板,为人倒是很大气。

    此时茶楼最顶层,独属于徐强个人空间的四楼上面,一间很宽敞的古董收藏室里,一个二十多岁的年青人,身穿名贵的西装,头上理着板寸,脸上带着英气,虎背猿腰身形矫健的站在几幅明代字画面前,正皱着眉头,嘴里啧啧出声。

    房间门突然被打开,徐强快速走进来,一脸恭敬的说道:“陈少,刚才我半路出门办事,实在不好意思。”

    “没事。”

    年轻人看了他一眼,丝毫没有怪罪他的意思,指着几幅字画说道:“你来的正好,这几幅明代的字画到底是不是真的?你知道我就是个粗人,也看不懂这些。”

    徐强一愣,心想,这不是废话吗,都被我挂进收藏室,还能有假的不成?

    他不动声色,依然很恭敬的说道:“陈少你放心,能被我挂在这里的,自然都是真的。”

    “嗯,是真的就好。”年轻人说道:“我想选一副,回头送给蓝老爷子,要是假的,那可就糗大了……嗯,就要这幅,明军剿倭图,老爷子就喜欢这些打打杀杀的玩意。”

    “是蜀南市的那个蓝家吗?”徐强听年轻人这么一说,心头一阵猛跳,要是送的是那家人,那他的这幅古画可是得遇明主,他也跟着与有荣焉。

    “废话,蜀南市除了那个蓝家,还有哪个蓝家。”年轻人随口说道。

    “既然是送给蓝老爷子的东西,陈少你不妨再挑几样。”徐强指着柜台上的金器玉石、珍珠玛瑙说道:“这些小玩意,陈少要是喜欢,也尽可选取几样。”

    年轻人点点头,目光扫过那些物件,突然一愣,笑道:“怎么,平时过来跟你要点东西,就跟要你老命一样,今天怎么这么大方,想让我在蓝老爷子面前帮你美言几句?”

    “这……”

    徐强被年轻人看穿心思,犹豫了一下,咬牙说道:“实不相瞒,陈少,不是蓝老爷子的事情,今天我们蜀翠茗居遇到了一点麻烦……”

    他飞快的将秦风等人来闹事的情况说了一遍,把自己和他们打赌,想请年轻人出手的打算也说出来,听得年轻人眼睛一亮。

    徐强说到最后,顿了顿,有些为难道:“陈少你难得来我这一趟,本来我不想麻烦你,奈何对方也是个年轻的武术高手,我实在是想不到办法,只有请出你来帮一帮忙。”

    “麻烦个屁,年轻高手好啊,我最喜欢年轻高手。”

    年轻人眼睛冒着精光,激动不已的说道:“没想到蜀南市还有我不知道的年轻高手,走,跟我一起出去见识一下。”

    说完,年轻人迫不及待的走出房门,先前被他研究了半天的字画玉石,此刻统统都被他丢在了脑后。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