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章 找上门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厨子?”

    顾百川和顾烟柔面面相觑,有些不明其意。免-费-首-发→【追】【书】【帮】

    “不错,他只是一个厨子,跟穆风云董事长半点关系都没有。”

    赵书恒冷眼看着秦风,面露得色的走过来,他知道顾烟柔因为今天早上的事情错估了秦风的身份,以为他出身显赫,如果她知道了秦风的真实身份,一定会弃之如敝履,说不定还会回心转意回到自己的身边。

    这时候马景城也跑了过来,他当然也看出了顾烟柔和秦风之间的关系不一般,心里暗恨,此时听到赵书恒揭开秦风的真面目,有种说不出的快感。

    他指着秦风,看向顾烟柔和顾百川两人说道:“顾老爷子,还有烟柔小姐,我不知道这样的小人物是怎么进入两位的视线的,但是,世道险恶,许多人都喜欢装名人招摇撞骗,你们可要小心一些。”

    马景城就差没直说秦风是骗子,他迫不及待的想将他赶走,免得破坏了自己勾搭顾烟柔的机会。

    “顾老爷子,烟柔,马少说的不错。”

    赵书恒说道:“以顾家的身份地位,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样的场地,他根本不是什么青年俊杰,就是个毫无背景的骗子而已。”

    秦风没有说话,眼神玩味的看着顾百川和顾烟柔,等待着他们两个表态,如果他们真的以身份取人,那么大家好聚好散,江湖路远再也不见,这类大家族结交他人,一般都是很重视身份和地位的,一般的小厨师,确实入不了他们的眼睛。

    “赵公子,马公子。”

    顾烟柔美眸微眯,声音带着冷意说道:“秦风先生是我请回来的贵客,请你们不要随意侮辱他。”

    顾烟柔请秦风赴宴,可不全是看中他的身份,还有其它重要的原因,别说秦风只是个厨子,就算他是个乞丐,赵书恒和马景城的一番话也动摇不了她内心对秦风的认同。

    诚然,顾烟柔今天请秦风是有借势的目的,她们一家被老大一家欺压的太久,在家族中的地位也越来越不堪,这次为了帮助她的父亲争取应有的权利,她就想着带回来一个有分量的人帮自己家说话。

    恰恰秦风早上表现出来的实力,让她对他的身份出现了误判,不过就算秦风身份低微也无所谓,这本来就只是她连带的目的,真正的目的另有其它。

    所以,秦风是不是厨子对她来说根本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能帮到自己,而且厨子和公关组长,顾烟柔看了秦风一眼,心想,说不定还挺般配。

    顾百川没有说话,他不是一个以貌取人之人,而且见面的第一眼就认同了秦风,也不在意他的身份,由他出面为秦风解围不太方便,毕竟会让两个小辈难堪,影响到三个家族之间的关系,所以他不动声色的给顾烟柔递了一个眼色。

    “今天是我们顾家的聚会,来者都是客,没有身份高低之分。”

    顾烟柔不满的看了眼赵书恒和马景城,说道:“两位如果没事的话,还请随意,我们和秦风先生有事情要谈。”

    “可是烟柔,我知道早上的事情令你对我误会很深,但是不管你听不听,我还是要说。”赵书恒说道:“这个小子他根本配不上你。”

    “没错,一个厨子和一个顾家的千金大小姐,怎么看都不配,烟柔你可别被他骗了,辜负了真心对你的人。”

    马景城也急了,装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顾烟柔没理他们两个,走到长桌旁端过来两杯金黄色的香槟酒,递给秦风一杯,妩媚的笑道:“秦风先生,今晚怠慢了,烟柔先和你喝一杯赔罪。”

    “只是喝一杯?”秦风意味深长地笑道。

    “那你想怎么样嘛?”顾烟柔媚眼如丝的一笑。

    “晚上那个免费的房间……”

    “那就要看你今晚的表现了。”顾烟柔调皮的眨眨眼。

    顾百川把两人的一切都看在眼里,微微一笑,自己的孙女在自己面前一向都是端庄稳重、心事重重的模样,还从来没见过她在哪个男人面前这样放肆过。

    他能看出孙女是真的很开心,因为一个男人而开心,这是非常罕见的,顿时对秦风的身份更有了认同和好奇,看人看内在,他可不相信秦风只是个厨子那么简单。

    退一万步说,哪怕秦风真是个厨子,他现在在顾百川心里也是个非同一般的厨子,是自己孙女喜欢的厨子,这就够了。

    爷孙辆站在一起,和秦风欢颜笑语地聊起天来,特别是顾烟柔和秦风勾勾搭搭的样子,令旁边两个公子哥脸色阴沉妒火中烧,也令一个姐控胖子心碎不已。

    “秦风!”

    赵书恒和马景城恨得牙痒痒,要不是顾百川在场,他俩早就叫上一群黑衣人冲过去,废掉这个小子。

    一个小小的厨师,还真不被他们放在眼里,任何身份低贱的人,敢和自己抢人女都是死路一条。

    砰!

    秦风和顾烟柔正在碰杯,一声巨大的声音突然响起,宴会大厅的金色大门被人重重踢开。

    “可惜。”

    顾烟柔因为被这一惊吓,手腕一抖,杯子里的半杯香槟酒洒落出来,有些惋惜的说道。

    “没事,我这还有半杯,你可以拿去喝,别客气。”

    秦风看到顾烟柔一脸惋惜,恬不知耻的把手里喝剩下的香槟递过去。

    “这里面充满了味道,算了吧。”顾烟柔红唇一撇,白了他一眼。

    “那是爱的味道,是男人的芬芳。”

    秦风眨了眨眼笑道:“爱是清泉,是蜜糖,是滋润女人身心的可口良药,我觉得你需要灌溉。”

    “咯咯……秦风先生你真有趣,平时你都是这样逗女人的吗?”顾烟柔掩嘴娇笑。

    “我说真心话,你都不信,不喝算了。”

    秦风把香槟一饮而尽,目光看向门口小声问道:“进来的这几个人是谁,你认识吗?”

    “不认识。”顾烟柔笑声收敛,看着走进来的人摇了摇头。

    此时,和他们两个一样,大厅里所有参加聚会的人都看向门口,一时间鸦雀无声。

    门口大摇大摆地走进来四个人,为首的一个穿西装的年轻人嘴角挂着得意的笑意,似乎对自己造成的巨大动静很满意。

    他的身旁跟着一个穿白衬衣的男子,手里端着半杯红酒,也是一脸得意的神色。

    还有两个男子,身材挺拔健硕,穿着一身青色的练功服,看起来要比前面两个沉稳的多,眉宇之间带着一股傲气。

    顾百川面色有些阴沉,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孩敢跑来踢顾家的场子,这让他感觉颜面无光,不过他们家只是做生意的,蜀南市还是有很多的人物他们得罪不起,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决定先探探虚实。

    他给顾新文打了一个眼色,后者立刻越众而出走过去。

    “我们顾家在此举行宴会,四位贸然闯进来,不知道所为何事?”

    顾新文开门见山的问道。

    “当然有事,没事我跑这里干什么?我们来找人的,马景城在这里对吧?”为首的年轻人说道。

    “四位想找马少?”顾新文没有承认,试探问道。

    “没错,我知道他在这里面,把他给我交出来,我们就离开,怎么样?”年轻人说道。

    “马少确实在这里,可是他是我们顾家的贵客,先生的要求是不是有些过分?”

    顾新文知道来者不善,抬出自己的家世试图让对方知难而退,今天无论是他还是顾百川,都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马景城交出去。

    如果他们真这样做了,不仅会惹来马家的仇恨,还会让自己的家族在蜀南市颜面扫地,彻底沦为笑柄,对于他们今后的生意发展,会带来毁灭性的后果。

    “顾家?”

    年轻人嘴角一挑,不屑道:“你们就是那个卖药的顾家对吧,虽然你们家有点能耐,但是还吓不到我。”

    顾新文心里一沉,敢说这样的话,分明是已经摸清楚了他们家族的底细,从他拿顾家不当回事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这个年轻人的背景很强,至少比自己家族要强。

    这个年轻人不好惹,可是马景城他也不能交,这让他左右为难,脸色变的很难看,他拿不定主意,自然只能回禀给顾百川。

    “推我过去。”

    顾百川吩咐一句,顾烟柔将他推了过去。

    “这位小友是?”

    顾百川看着年轻人,很客气的问道。

    “苏元懿,蜀南市苏家的人。”

    苏元懿见到两人时眼睛一亮,有些贪婪的看了眼顾烟柔,态度很随意的对顾百川说道:“你是顾家的家主顾百川老爷子对吧?”

    “苏家!”顾百川脸色微变,蜀南市的苏家可是一方豪门,家族中有人在衙门为官,而且级别还挺高,本身也经营着不输顾家的产业,势力比顾家要强出一截。

    他沉默了一会,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我不知道苏公子你和马公子有什么恩怨,顾某还算和你爷爷有点商业上的交情,能否看在顾某的面子上,放过马公子这次,今晚苏公子和你的朋友们在蜀天会所的消费全由我们顾家埋单,如何?”

    “我知道苏老爷子你想要面子,可是不好意思,我们苏家也要面子。”

    苏元懿说道:“今晚我的那些朋友家世都不比我差,我在他们面前立了誓言要收拾马景城,就不能让他们看笑话,否则丢的可是我们苏家的脸。”

    “苏公子这么说,是要逼迫我们顾家吗?”顾百川一脸威严的说道:“我顾家虽然不是什么豪门大族,但是这些宾客既然肯赏脸来参加我们的宴会,我就要护得他们的周全,如果苏公子你要用强,那我们顾家接着就是。”

    顾百川也是社会上闯荡多年的人,本身经营着这么大家族的产业,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小孩子吓到。

    “好,顾老爷子,我就给你这个面子,不过有一个条件。”苏元懿说道。

    “什么条件?”顾百川问道,能够不起冲突最好,自己暂时护住马景城,事情过后,他们要打要杀都不关自己的事情,对顾家没有半点影响。

    “很简单,让这位小姐过去陪我的那些兄弟们喝几杯酒就行。”苏元懿指着顾烟柔,色眯眯的说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