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一十五章 重操旧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喂,等一下。首发www.zhuishubang.com”

    霍雪娇把秦风叫住。

    “干什么?霍大姐,难道你想要上场展现风采。”

    秦风说道:“看你娇艳如花,武功高强,君子不夺人所好,这个难得的机会我就让给你吧。”

    “你说谁是大姐?”

    霍雪娇怒目而视,小声说道:“倒数第一,凭你是打不赢杨烈的,但是别轻易认输,多撑一会,不许给我们小组丢脸。”

    她生怕秦风害怕杨烈的厉害,随便应付两下就退场,那样她消耗杨烈体力的计划就落空了。

    “谁说我赢不了?”

    秦风笑道:“在我们那里,我打架还从来没输过。”

    “你……井底之蛙,或许在你们那里你是个天才,但是做人要有自知之明,你这样逞强又有什么意思?打不过就是打不过,人要看清楚现实,否则只能沦为笑话。”

    霍雪娇根本不对秦风抱希望:“这世上有太多让你望尘莫及的天才,有些人,别说是你,就连我也只能仰望,哪怕一辈子也追赶不上,凭你,连给他们提鞋都不配。”

    “呵呵……我不会给别人提鞋,别人也没资格给我提鞋。”

    秦风冷笑,在心里加了一句:“美女给我提鞋例外。”

    说完,懒得理会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直接走到杨烈的面前。

    “小子,你来和我打?”

    杨烈一脸轻蔑,冷哼道:“滚开,你还不配和我交手。”

    秦风进来的时候,所有新生都看见了,杨烈自然认出他这个新生最后一名。

    “配不配,打过才知道。”秦风一脸平静。

    “哈哈……就凭你?”

    杨烈哈哈大笑道:“我在新生里测验第五,实力已到外功中期之上,甩你十条街,你凭什么和我打?就凭你倒数第一的实力吗?”

    “难怪这个杨烈能打败何云飞,原来是新生第五,真是恐怖。”

    “嘶……外功中期之上,离外功后期也不远,恐怕在我们这批新生里能排前三吧。”

    “这个秦风倒数第一的实力,哪有资格和人家比。”

    “没错,真是自不量力……”

    一群新生议论纷纷,都不看好秦风和杨烈交手。

    “呵……你刚才叫嚣的那么厉害,现在我们人出来了,你又不打了。”

    秦风冷笑道:“看来你们这个组也不怎么厉害嘛,你是怕连我这个倒数第一都打不过,丢人现眼吗?”

    “你说什么?狂妄!”

    “小子,你真是找死!”

    “杨烈,给他点颜色看看。”

    秦艳菲身后的队友大怒,要不是杨烈还在场中,非要出来教训秦风不可。

    围观的新生看秦风面对杨烈还敢挑衅,都觉得他不知死活,心里充满鄙视。

    秦艳菲一脸鄙视,冷笑道:“萧玉霜,没想到你的队员本事没多大,说话的口气倒是挺大。”

    她顿了顿,斜瞥了秦风一眼,冷哼道:“不自量力的废物,也敢口出狂言。”

    “秦风他虽然实力不行,但是自知不敌,仍然无畏面对,就凭这点,他就不算是废物。”

    萧玉霜语气平静的反驳道。

    秦风一愣,这小妞冷是冷了点,说的话还是很好听嘛。

    就冲这句话,这场自己不赢都说不过去。

    “小子,很好,你彻底激怒了我,后果会非常严重。”

    杨烈被一个倒数第一的人当众挑衅,勃然大怒,气势汹汹的走上去,要把秦风好好教训一顿。

    “慢着。”

    秦风摆手说道。

    “呵……怎么,怕挨揍,害怕了?”

    杨烈嘿嘿冷笑,指着地面说道:“可以,只要你马上跪下给本大爷磕头,我就放你一马。”

    话一出口,围观的新生全都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充满嘲弄。

    果然是个装腔作势的废物,霍雪娇看秦风被众人嘲笑,觉得他把自己的脸都给丢尽了,又羞又气,心里对他更加不屑。

    秦风没有理会周围的嘲笑,伸出手说道:“作为一个有素质的人,比试之前,握手是基本的礼节,杨烈,握个手吧。”

    杨烈看到秦风伸出来的大手,愣了一下,还是握了上去,他可不想被当做是没素质的人。

    “嘶……”

    杨烈手才握上去,就感觉手掌中的几处位置,像被针扎一样,连忙抽回手掌。

    定睛一看,顿时面色大变。

    只见他的手掌中劳宫穴等几个穴位都流出血丝,并且开始慢慢发黑。

    “你敢用毒针暗算我?”

    杨烈脸色惶恐,掐着手腕,试图减缓血液流动。

    “怎么?学院没有规定打架不可以用毒。”

    秦风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他其实没有用毒针,只是利用真气凝气成针,刺破杨烈手掌几处穴位,并且提前在手上抹了些护身的毒药粉末,借机送进杨烈的经脉血管。

    秦风不想当众暴露自己的实力,青龙学院周围可不安全,要是提前显示实力,被之前黑脸男子那些杀手盯上,说不定会成为重点清除的对象。

    他可不信,那些人敢和青龙学院作对,会对付不了自己一个先天三脉的武者。

    再说,老头子从小就给他灌输生存法则,初到一个陌生地方,尽量低调,实力不显尽,遇事留三分。

    奈何秦风天生骚包,最受不了低调,别人挑上门,他怎么可能不站出来?

    不用武功,哥还可以用毒药,医术强大就是这么牛逼。

    秦风很有信心,以自己的用毒手段,除非是先天高手,否则很少有人能抗衡,这个杨烈自然也不例外。

    “啊,毒性扩散了,我的天。”

    观战的新生见到杨烈的手掌呼吸间就变成黑色,脸色大变,纷纷惊呼。

    杨烈自然也注意到,吓的脸色煞白,求助的看向自己的组长秦艳菲。

    秦艳菲俏脸阴沉,娇喝道:“秦风,你还不拿出解药,学院规定,打架比试不能伤人性命。”

    “放心,伤不了性命,只是会腐蚀经脉,断绝武道之路而已。”

    秦风笑道:“这不违反学院的规定吧。”

    “啊……什么?组长救我!”

    杨烈大惊失色,武道之路断绝,对于他这样的高手来说,比杀了他还难受。

    “小……秦风,你想怎么样?”

    秦艳菲紧咬嘴唇,凤眼含怒,她可不信秦风真的要断绝杨烈的武道之路,那样他自己也必将受到惩罚。

    他这么对付杨烈,无疑就是想要一个交代,找回场子而已。

    “很简单。”

    秦风指着地面说道:“我这人做事很公平,像他刚才说的那样,跪下给我的队友道歉,我就给他解药。”

    “你……”

    杨烈目呲欲裂,真想扑上去和秦风同归于尽,可是他又不敢,断绝武道之路的后果会让他生不如死。

    “不如,我代他给你道歉。”

    秦艳菲凤眼转动,关键时刻,还是要维护自己队员的尊严,她可不想失去人心,于是对秦风鞠躬说道:“对不起,秦风学弟。”

    “我的天,这个倒数第一还真有点本事,居然能逼得秦艳菲学姐给他道歉。”

    “就是,秦艳菲学姐这样的明珠,亲自给他道歉啊,真有面子。”

    “哼,这个秦风比试用毒,真不要脸。”

    “没错,秦艳菲学姐这么维护队员,杨烈能成为她的队员真是幸福……。”

    一群新生眼看秦艳菲这样的风云人物,居然为了自己的队员,纡尊降贵,亲自给秦风道歉,心里都佩服秦艳菲的品格,对秦风的手段就更加不齿。

    “难怪那么有信心,原来还藏着这手。”

    霍雪娇心中冷笑,依然看不起秦风:“旁门外道,终究上不得台面。”

    秦艳菲听着周围新生们对自己的赞扬,心里得意非凡,她在给秦风道歉之前,就预料到这样的后果。

    这是一石二鸟之计,既显示了自己为队员着想的高尚品格,又凸显了萧玉霜队员的无耻行径,对于萧玉霜的形象是一次不小的打击。

    她不动声色的直起腰,沉声道:“那么现在,秦风学弟可以把解药给我们了吗?”

    “不给。”秦风说道。

    “为什么?看在我的面子上,放过杨烈如何?”

    秦艳菲语气有些冰冷,在她看来,自己这样的风云人物,能亲自和秦风交涉,已经很给他面子,这小子居然不识好歹,让她心里很不爽。

    “你谁啊你?我凭什么给你面子?”

    秦风鼻孔朝天,一副老子根本看不起你的样子。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新生们陷入震惊,这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一个新人,敢和学院的明珠这样说话。

    这和找死有什么分别?

    要知道,就算秦艳菲不和秦风计较,那些暗恋秦艳菲的老学员,为了讨她欢心,今后也会亲自跑来找秦风的麻烦。

    惹了这女人,就和捅了马蜂窝差不多。

    只有萧玉霜,看向秦风的目光有所不同,多了一丝赞赏的神色。

    “你……小子,你敢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

    秦艳菲粉面含煞,气的脸都红了。

    “怎么?难道你们不是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

    秦风呵呵冷笑:“大家彼此彼此,你这么激动干什么?难道更年期提前到了?”

    “找死!”

    秦艳菲大怒,娇喝一声,欺身冲上来,单臂前伸,五指弯曲如爪,直奔秦风的脖子。

    速度如风,五指上的指甲染着红色豆蔻,看起来就像五枚锋利细长的匕首,快速划过虚空,带起五道森然的血光轨迹。

    秦艳菲恃才傲物,目空一切,怎么受得了秦风这样的挑衅,非要教训他一顿不可。

    秦风嘴角挑起,露出不屑,这女人如此不识好歹,他自然不会客气。

    正要出手,眼角余光瞥到一抹惊鸿丽影。

    看来不用自己出手,秦风微微一笑,不动声色的收敛身上的气息。

    场边轻风吹来,萧玉霜犹如一只白色的仙鹤,渡过虚空,翩然飘进场内,挡在秦风面前。

    一秒记住【舞若小說網】也可以输入网址:М.wuruo.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