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四章 像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白澍笑道:“邵小姐,你再这样对我有兴趣,我可要以为你对我有意,想要挖角我了。免-费-首-发→【追】【书】【帮】”

    邵恩嘉配合的笑,“我只是听晚晚常常在我面前夸你,对你好奇罢了。”

    白澍正要说话,电话响了起来。

    “我失陪一下。”她拿着手机出去接电话。

    邵恩嘉对顾温晚说:“她的手机型号跟你一样。”

    “这有什么奇怪的。这款手机是销售排行榜第一,你用的也是啊。”

    邵恩嘉便没有多说。

    这个白澍,给她的感觉确实很普通,只是普通的精明人,不太像跟顾温晚或者陆司爵有什么恩怨的样子。

    但愿都是她想多了吧。

    白澍回来之后,前菜便上来了。

    邵恩嘉没有再问东问西,几个女人就开始东拉西扯的闲聊。

    聊到顾温晚这个案子,白澍说:“陆太太,我感觉这事可能是你身边的人做的。有些话我可能不该多说,但是我曾经见过梅湘拿过一张跟您那张卡一模一样的卡。”

    顾温晚震惊,“你说什么?”

    “她大概是克隆了一张你的卡。”白澍觉得自己在说人是非,十分挣扎,“这并不能证明陷害你的人是她,但我想,查清楚了,你以后用起她来也更放心,是不是?”

    邵恩嘉追问:“你什么时候知道的?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告诉陆太太?”

    白澍苦笑,“其实我并不是特别确定,比起我,梅湘跟陆太太更熟悉,我不想造成她两之间有嫌隙。”

    “那今天为什么又愿意说?”

    “我问过祁选,他说一点线索都没有,所以我想……”

    顾温晚不相信,“梅湘不可能害我,那个钱她拿不到,她害我图什么呢?”

    “我也觉得不可能。”白澍挥了挥手,“当我没说吧。”

    她挥手的姿态却让邵恩嘉恍惚了片刻。

    一般人挥手都是手心朝外,而白澍,则是手背朝外。

    这个独特的挥手习惯之前她曾见到过,可那个人已经消失很久很久。

    这么巧合吗?

    白澍见邵恩嘉愣愣的盯着她看,忙不着痕迹的把手收了回来,然后说:“邵小姐,我不是想诬陷梅湘,我只是觉得既然没有线索,这也算一个线索,才说的,请你们不要拿我当长舌妇来看。”

    邵恩嘉这才回过神来,“没事,是我们要谢谢你。”

    一顿饭毕,回家路上,依旧是梅湘开车,顾温晚几次想开口,都被邵恩嘉阻止了。

    回到家里,她两便一起钻进了房间,等到陆司爵回来,又把他也叫了进来。

    陆司爵自然是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线索,立马就让祁选去查。

    陆星辰跑来找顾温晚去玩游戏,房间里就只剩下了陆司爵和邵恩嘉两个。

    邵恩嘉眼神盯着一个地方,愣愣的出神。

    陆司爵便问她:“你发什么呆?”

    “司爵,你还记得盛芷荷吗?”

    陆司爵心口仿佛被大锤锤过,他声音有些哑,“记得。你怎么好好的提起她了?”

    “我今天见到白澍,挥手的方式跟她一模一样。”邵恩嘉感慨,“我才蓦然想起,她失踪已经五年多了。”

    “白澍?”

    “嗯,很巧吧,没想到有生之年我还能见到一个反手挥手的人。”

    陆司爵听完,便也发起呆来。

    盛芷荷,人并不如其名,不是什么温柔娴静的女子。

    她比邵恩嘉更出格,如果说邵恩嘉是任性的话,那她便可以再加上妄为二字。

    任性妄为。

    盛家和陆家是故交,但因为不住在一个城市,所以盛芷荷第一次见陆司爵的时候已经是十五岁。

    她对陆司爵一见钟情,心心念念想要和她在一起。

    她在家里哭死要活,逼着父母给她办了转学,转到了江城。

    尽管和陆司爵在同一个校园,可他并不在意她,对她的告白视若无睹。

    盛芷荷不屈不挠不肯放弃,死缠烂打了很久。最后她妈实在看不下去,装病把她骗了回去,然后直到上完高中之后,她才回到了江城。

    当时连纪慎行都不太喜欢她,觉得这个小姑娘实在跋扈,又喜欢强人所难。

    陆司爵和邵恩嘉就更不必说了,几乎是看见她必躲。

    盛家探过几次陆安远的口风,知道想直接逼婚陆司爵绝无可能,就想让盛芷荷放弃这个想法,别在江城丢人现眼。

    可她竟然偷偷溜进了陆家,用重金买通了陆家的管家,在他家里做了个女佣。

    堂堂盛家大小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排队追她的男人也是数不胜数,但她却为了陆司爵甘愿委屈自己,在陆家做了半年的佣人。

    她为了陆司爵放弃了所有自我,只为求陆司爵能看到她的付出,会感动,会接受她。

    可是陆司爵依旧不为所动。

    她便病了,被接回家之后,每日茶饭不思,像着了魔一样,一定要嫁给陆司爵。

    家里没办法,便去找陆家商量,要陆安远救救他们的女儿。

    后来,便有了她爬床,被陆司爵拎着扔到大庭广众的客厅,然后一系列悲剧的开端……

    邵恩嘉觉得,盛芷荷这种病态的喜欢其实不仅折磨了陆司爵,也折磨了她自己。

    本来大家都很不喜欢她,可当她失踪之后,大家又都开始后悔,觉得自己当时都过于袖手旁观,才会让她一步一步走向极端。

    大家都见惯了她对陆司爵卑微至极的样子,就忘了她曾经也是个飞扬跋扈自尊甚于一切的女孩子。

    尤其邵恩嘉,当时每次见到她还会冷嘲热讽几句。

    所以现在看见跟她有相同习惯的白澍,便不由自主感伤起来。

    如果,如果盛芷荷及时悬崖勒马,会不会一切都会不一样?

    顾温晚回到书房,就发现气氛极为压抑。

    她心里一抖,“不会是这么快就查到是梅湘干的了吧?”

    陆司爵从回忆中惊醒,摇了摇头,“不是。”他站起来,“恩嘉,我们回房了,你早点睡。”

    他揽着顾温晚回到自己房间,顾温晚一直翻来覆去睡不着。

    她抓着他的睡衣可怜兮兮的问:“不会是梅湘,对不对?”

    “晚晚,这个问题我没法现在回答你。”陆司爵摸摸她的小脑袋,“人心难测。”

    “梅湘对我一直都很好,随叫随到,我有什么事她也会替我着急,她怎么会害我呢。”

    “她对你的好都是工作,至于工作之外,谁能担保呢?”陆司爵抱着她,“别胡思乱想了,很快就会有调查结果。”

    顾温晚长长的叹了口气,又折腾了很久,才睡着了。

    ……

    宁洛洛本来在剧组封闭拍戏,听说顾温晚出事,便赶紧给她打电话。

    顾温晚在仁心诊所接到她的电话,努力让自己显得很淡定,“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我明天放假,我回去陪你吧。”

    “不用了,那么远,来回坐高铁就要十个小时,你还是好好休息吧。我这事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结束的,你回来也没什么用。”

    宁洛洛沉默了很久,才说:“晚晚,不管怎样,我都会支持你的。”

    她的声音从远远的电话那头传过来,又温柔又坚定。

    顾温晚心里暖暖的,就算梅湘背叛了她,她还有宁洛洛和邵恩嘉两个好朋友,这就够了。

    ……

    到了晚上,祁选又过来了陆家。

    他进了陆司爵书房没几分钟,陆司爵就把顾温晚也叫了过去。

    “我觉得你一起来听听比较好。”

    顾温晚一看陆司爵这严肃认真的表情,便觉得大概率上梅湘确实有问题。

    她很不愿接受这个现实,可是她又不得不面对,便在陆司爵旁边坐了下来。

    祁选拿出了几张复印纸,“梅湘手里确实有这张克隆卡,我们去查过了,她之前瞒着陆太太转过不少次钱,但是过不了多久也都转回去了。”

    顾温晚说:“这张卡是冰激凌店的利润分成,每个月由落落让羽羽打过来,我不急着用钱,所以没怎么注意过。后来为了给小雪做专门的住院费接收卡,我把里面的钱全都转到了另一张卡里。”

    所以同心圆的钱打进来之后,卡里才会只有三十万,也正好被人抓住,她公款私用了这三十万去用作仁心诊所的运营基金。

    祁选看着资料称:“这三十万梅湘确实转走过。”

    陆司爵已是怒不可遏的状态,握紧拳头道:“去找梅湘过来。”

    祁选答应着去打电话。

    顾温晚难过极了,她靠在沙发上,始终不肯相信。

    她和梅湘朝夕相处大半年,没想到她背地里竟然会害她。

    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她自认对梅湘一直不错,从未将她当做助理,而是把她当做朋友,以诚相待。

    人心难道真的就这么肮脏吗?她为什么这么蠢,连自己身边一直卧着一头狼都不知道?

    约半小时后,梅湘还是没来,祁选又去打了个电话,回来便说。

    “梅湘已经关机了,八成是收到消息跑了。”

    “我不懂,如果她真的想要我的钱,为什么每次转走还转回来?”

    祁选说:“她在利用你那张卡里的钱炒股票,之前一直在赢,所以每次很快就能还回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