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四章 货真价实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沈宜林下意识后退,可那只手像似预先知晓对方的动作在沈宜林动作的时候已然跟着,直袭沈宜林的小细腰。★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且说男人的头女人的腰是不熟之人不可碰触,这黝黑花衬衣男子明显犯了禁、忌。

    一股不熟悉的感觉袭来,沈宜林顿时皱起眉头,直接拉开男子的手,被拒后显然更加有兴趣,又对沈宜林伸出手。

    沈宜林本来心情就不好,柳眉紧皱,大声说道,“滚。”

    花衬衣男子盯着沈宜林那张娇美的脸不舍得离去,他又走近,沈宜林后退,直到抵在角落一偶,无处可退,那双长期侵染了风雪的眼睛带着一丝丝黑眼圈,眼眸十分黝黑,块头很大,像似长期训练后的结果,他饶富兴味的说,“小妞,挺有脾气的,哥哥我喜欢。”

    沈宜林冷冷的盯着对方,很显然对方根本就不理会,反而盯着沈宜林的眼神带上一股情、色的味道,眼神忽而漂在挺立的身前,那眸光极为放、浪。

    “好狗不挡道,”沈宜林一字一顿的说道。

    “小妞,你知道我是谁?”男子咧开嘴,露出嘴里镶嵌的一颗金牙。

    “我不想再说第二遍,”沈宜林已经不耐烦到极点,可男子还是不走开,嬉笑着再次对沈宜林伸出手。

    沈宜林侧身闪动他前进,沈宜林向左他向左,沈宜林向右她向右,总是在沈宜林反应前出手,明显就是风月场浪荡子,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

    最后将沈宜林搂在怀里,无论怎么挣扎逃不开,一张俏脸都憋红了。

    兔子急了还要咬人,这花衬衣男子令沈宜林愤怒到极点,张口就咬上男子的手。

    男子吃痛,“哎哟”一声,松开了沈宜林。

    沈宜林趁机忙往外跑,本来她是来散心没想到惹到地痞流、氓。

    花衬衣男子见沈宜林跑开大声喊道,“抓住她。”

    一时,好几个跟着花衬衣一起的男子紧向沈宜林追去。

    酒吧不算大,几个男子从四面向沈宜林围拢,眼看着就要抓住沈宜林。

    这个时候,一股力气拉住沈宜林的手向外跑,沈宜林以为是花衬衣的人狠狠挣扎,耳畔传来有些熟悉的嗓音,“是我,赶紧跟我走。”

    沈宜林转头一看,没想到是唐子墨,缩手,唐子墨握紧沈宜林的手,“想被抓住你就挣脱。”

    方才那男子的纠缠还在眼前回荡,便没有松手,由着唐子墨从一侧的甬道向外跑。

    花衬衣男子来蓉城几天了,看见的都是姿色平庸的女子兴趣缺缺,忽然见到沈宜林视为天人,且长时间纵横声色场所,只要对女人有兴趣他就要得到,是出了名的好色。

    唐子墨是娱乐场的人也知道这人不久前还骚扰了他旗下的模特结果可想而知,且今天唐子墨来得偶然没有带人,对方的人手显然有武功底子。

    他们才刚跑出酒吧,这边的人就围着上来,各方包围,花衬衣男子从正前方走来,一手抹了一下嘴,斜着眼睛说,“凡事本少爷看上的妞没有一个逃得掉,是乖乖跟我走,还是被我打晕带走。”

    唐子墨挡在沈宜林的身前,这个时候他也不知为何要这么护着沈宜林,明明他是讨厌她的,可看着沈宜林出事唐子墨下意识就跑了出来。

    “小子识相的赶紧滚,否则——”

    花衬衣男子看着唐子墨挡在沈宜林身前,顿时不悦,脾气暴躁一上来就狠狠踢了唐子墨一脚。

    唐子墨没有防备扎实接了一脚,踢在膝盖上顿时跪在地上,他一看顿觉不好,对方身手不凡,唐子墨也练过却没有对方强,可他真的担心沈宜林落在对方手里有危险,转头看向沈宜林,说,“你快走。”

    “你没事吧?”沈宜林盯着唐子墨有些担心。

    唐子墨从十六岁就在女人堆里打滚,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用不是爱慕的眼神对待,有些拉不下脸,可腿真的很疼,黑油坦(花衬衣)力气不轻,强撑着才勉强站起,双拳放在身前,防卫。

    但他毕竟不是靠拳脚吃饭,一拳挥出就被对方捏住了拳头,黑油坦收紧手指,唐子墨的脸色一白直接被压弯在地。

    以前沈宜林觉得唐子墨挺讨人厌的,可今日她觉得唐子墨还算个男子,就是打架功夫弱了,多希望蒋诚铭能来。

    就在沈宜林看着唐子墨挨了第八次打后,一个黑影猛然袭来,一拳就砸在黑油坦的后背,接着又是一脚,黑油坦倒在地上。

    唐子墨得以喘息,看着突然出现的蒋诚铭,心里升起一点点异样。

    方才黑油坦没有注意吃下的这一脚一拳令他格外暴躁,对着身边的手下低吼,“愣着做什么,上!”

    人从八面袭来,蒋诚铭冷艳盯着对方,看着他们冲上来一点不慌乱,闭上眼睛,耳朵聆听着各路动静,握紧了拳头,方才蒋诚铭打黑油坦的力气不小,黑油坦嘴角流出了血,催了一口老血吐在地,紧盯着蒋诚铭,怒意重重。

    “今天谁弄翻了他,谁先上那妞。”

    黑油坦也加入群殴之中。

    蒋诚铭听着黑油坦轻佻的言辞顿时剑眉一皱,拳头又紧了紧,关节咔擦直响。

    他本是以静制动,此时控制不住体内暴涨的愤怒,主动出击,一拳一脚都是货真价实,打得一群爪牙倒在地上,牙齿掉落,手脚清脆断裂声不断。

    黑油坦见跟班打倒在地,低吼了一句,“真他妈的没用。”

    他出击,蒋诚铭先收拾了一群小混混目的就是想狠狠教训黑油坦。

    唐子墨被揍得重了,倒在地上想要起身很难,有些下不了台就躺在地上。

    沈宜林看着满身都挂彩的唐子墨,方才要不是她,都不知会发生什么事,对唐子墨改观了一些,看他实在爬不起上前帮忙。

    唐子墨还是第一次被女人看见自己的怂样,脸有点红,“我没事。”

    可话才刚出口,他的嘴角又流出血来,老脸一红,难得沈宜林没有拆穿他,“知道,你这样会影响蒋诚铭发挥。”

    唐子墨的耳朵都红了,看着蒋诚铭与黑油坦对打了几个回合,显然蒋诚铭更胜一筹,“大哥,狠狠揍他。”

    黑油坦出拳蒋诚铭都能猜到对方的动作,打了几十次后,蒋诚铭一拳揍去,黑油坦手慢了些接了一拳,眼眶顿时就充血黑了,蒋诚铭又紧随一拳,另一边的眼睛也黑了,一脚踢在他的胸口,黑油坦倒在地上。

    沈宜林扶着唐子墨站在一边,唐子墨看着黑油坦挨打,兴奋得在一边手舞足蹈。

    沈宜林还是有些担心,看着蒋诚铭矫健的动作眼里全是崇拜。

    蒋诚铭趁火而上,将黑油坦压在地上,一顿拳脚相加,只看见黑油坦不住闪躲,蒋诚铭一点也不心软,扭着他的双手咔嚓咔嚓两声响起,黑油坦的双手都断了。

    不知是谁报了警,远处传来警报声,蒋诚铭又揍了黑油坦几下,见他呼气比出气小才松开。

    “还不走,想被带走?”

    蒋诚铭瞪了沈宜林一眼,沈宜林自知理亏,跟在蒋诚铭身后,唐子墨方才被黑油坦打肿了脸,见黑油坦倒在地上,上去对着黑油坦的脸也揍了几拳,见警车就要到了才离开。

    一坐上蒋诚铭的大切洛基,沈宜林就有点不好意思了,今天是她没有考虑周全惹出事。

    蒋诚铭一张俊彦紧绷,薄唇紧抿,见沈宜林做好后开车疾驰,先将唐子墨送到医院,然后拉着沈宜林又回到车里。

    此时已经晚上九点,蒋诚铭的脸绷得紧紧的,昏黄的路灯照耀下,显得格外的严肃。

    “今晚怎么回事,你知不知道女孩子去那种场合会有危险?”

    蒋诚铭一副教育人的口吻,盯着沈宜林的眼神里带着责备。

    沈宜林一走进酒吧就有些后悔了,忙出去,没想到还是会惹上难缠的角色,沈宜林知道错了,可不代表在喜欢之人蒋诚铭面前被他训斥,转身正对着蒋诚铭俯身靠近,一双手勾住蒋诚铭的脖子拉近,主动送上红唇。

    蒋诚铭一愣,没想到沈宜林这么“耍赖”,伸手抵挡,无意间大掌压在某团上,停滞了片刻,脑袋一空,全身都绷紧了。

    沈宜林没有听见蒋诚铭开口后,嘴角一动,学着他以前的动作纠缠上来。

    蒋诚铭先是被动后拿回主导权,勾着沈宜林的细腰狠狠吻了上来,不久前他真的吓坏了,如果他没有来后果真不堪设想。

    小妮子,还敢来酒吧了,回去让她好好学学“蒋家家训”。

    两人在车里互不相让,沈宜林因为公司的事心烦揪着蒋诚铭狠狠吻,蒋诚铭不满沈宜林今晚去酒吧不想让,最后还是肺合量强大到极点的蒋诚铭占了上风,掠、夺了沈宜林的呼吸,窒息袭来,沈宜林忍不住长大了嘴,这就更方便蒋诚铭进军了。

    最后,沈宜林败得很惨,自求饶。

    蒋诚铭才松开她,送沈宜林回到小区,沈宜林不舍得走,坐在副驾驶里看着蒋诚铭,“如果我没有工作了,你养我?”

    “废话,我是你的男人当然养你。”

    沈宜林听着这话,难得露出了笑脸,又主动靠近蒋诚铭拥吻了起来。

    “公司不会倒的,”分开沈宜林后,蒋诚铭加了一句。

    “嗯,”沈宜林对上蒋诚铭的眼眸点点头,不舍得分开,可她必须要振作,明天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忙。

    明天也是凌云生所说的三天期限,沈宜林想到凌云生又燃起了斗智。

    还有两天就是国庆节,蒋诚铭也特别忙,他见沈宜林回到家打开窗户后这才开车离开。

    沈宜林见蒋诚铭消失不见后才走进浴室,洗完澡后她又吃了两颗许晋墨开的药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她睡得不太安稳,梦里总是出现那张讨厌的脸,还与凌云生争夺公司。

    猛然惊醒,沈宜林看着时间已经是六点,抓了这头发去浴室梳洗一番,换上衣服来到楼下,吴妈已经准备好早餐,沈宜林拉着吴妈的手让她坐在边,“吴妈,我打算将这座房子卖了,搬到蓉大校园附近的套间去,你去吗?”

    沈宜林的母亲去的早,一直都是吴妈在照顾,吴妈早就将沈宜林看成自己的孩子,她听沈宜林所说直点头,最近公司的事吴妈也有所耳闻,她有些心疼年轻的沈宜林就要承受这么多,慈爱的看着沈宜林,“孩子,你辛苦了。”

    沈宜林搂着吴妈,吴妈抱着沈宜林,短暂的拥抱后,沈宜林就吃起了早餐,并让吴妈以后都与她一起吃饭。

    吴妈坐在一边,吃得有些慢。

    饭后,沈宜林就开车去了公司。

    她才到一会,凌云生就到了,他的身边跟着沈欣佳。

    提到凌云生回来,最高兴的人莫过于沈欣佳了。

    她在失去子宫后对王丽也有了不满,常常挤兑王丽。

    王丽知道沈欣佳是因为上次让她与王牟的事母女有了嫌隙,沈欣佳又出了车祸,脾气更加不好,常常见到王丽就冷嘲热讽,王丽真想教训沈欣佳,可又怕这样一做会让母子之情更加薄弱,听闻凌云生回来,还成了力耀药业的副总,王丽知道沈欣佳喜欢凌云生就将这事告诉了她。

    沈欣佳与王丽吵闹得更加凶了,说她都这幅鬼样子了,怎么去见凌云生。

    沈欣佳虽然嘴上这么说可心里却是想着凌云生的。

    王丽那么会察言观色怎么不明白沈欣佳所想,安慰沈欣佳只要不说凌云生就不会知道,不就是没有子宫,到时买一个做个手术就行了。

    王丽又拿了些钱给沈欣佳,带她去买名牌衣服,名牌包,沈欣佳穿着高档衣服又回到以前在沈家的日子,她没有像以前那么眼巴巴的送上门,她查到凌云生常出入蓉城位于郊区的高尔夫球场。

    现在的凌云生可不再是市医院的实习医生,摇身一变已经是力耀老总的二子,身份不一般,沈欣佳为了能与凌云生重逢找教练训练高尔夫球。

    沈欣佳还没有学会的时候错开凌云生,总算有点成效后来了一场偶遇。

    虽然沈欣佳早就知道凌云生的面容发生了变化,可在看见凌云生时还是惊了片刻,他的凌哥哥可真是越来越帅气了,她看着就想抱他、亲她。

    王丽对沈欣佳特别了解就怕她没有撩上凌云生到时又来怨怼她,就让沈欣佳先忍,时而来点偶遇,也就是先吊着口味等到时机成熟再。。。。。。,小别胜新婚。

    沈欣佳知道自己的那些事,也怕凌云生反感她,忍住性子,与凌云生偶遇几次都没有主动缠着凌云生,欲擒故纵的来了三次。

    凌云生整容后又成了力耀老总的二子,对他献媚的女人多了,忽然遇到沈欣佳,还是以前尝过味道的女人,最近又要收购林阳控股,他对沈欣佳没有太多兴趣。

    可男人嘛,都有劣根性,得到的时候总是觉得少了趣味,没有得到就心痒痒,再说凌云生尝过沈欣佳的味,床上够骚,这很对凌云生的胃口。

    在沈欣佳第四次拒绝后,凌云生来了一场鲜花攻势,当晚就如愿以偿了,沈欣佳可舍得了,那晚上两人是百般折腾,事后凌云生倒在床上说沈欣佳是妖精,专吸他精华。

    沈欣佳在凌云生怀里咯咯直笑,花枝乱颤,又丢翻了凌云生。

    两人就恢复了以前的情人身份,沈欣佳是等着凌云生求婚,凌云生却不再是当年那个没有家底的少年,他对沈欣佳只是生理方面。

    两人各想各的,也并没有影响凌云生与沈欣佳的“日常”交往。

    凌云生来公司后,沈欣佳在家就有些着急,她知道凌云生对沈宜林有兴趣,现在的凌云生比以前更让她沉沦,沈欣佳越想越不想让凌云生见沈宜林。

    况且沈宜林知道她的事太多了。

    沈欣佳想了一会,决定去公司,到时看情形而定。

    凌云生刚到不久,沈欣佳就到了,她画着精致的妆容,身上是凌云生才给她买的香奈儿套裙,加上那张小家碧玉的脸,有几分人模人样。

    以前沈欣佳看着公司十分艳羡,现在她来看着公司落败潦倒,整个公司自剩下四个人,顿时有了不削,趾高气扬的将车停在路边,走进。

    凌云生再一次看见沈宜林,心里的异样又多了些,最近与沈欣佳上床脑中总会出现沈宜林三个字,还有沈宜林的脸蛋身材。

    那次在废旧油厂的记忆深深印在他的脑中,很多时候,他都会想怎么以前就没有发现沈宜林长得漂亮身材不错,可惜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