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42章 她带慕临川来这种地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女人微微蹙眉,浅浅看了眼王秀梅,又犹豫看了看脚下,这坑坑洼洼的地方,根本找不到一块干净的地方,给她落脚。首发www.zhuishubang.com

    难道要她小羊皮的高跟,落在泥泞里?

    那张漂亮的脸上眉头紧锁,抬眼看了看站在一旁的王秀梅,“你带我来这破地方做什么?难道顾长林的女儿,还能在这地方了?”

    “可不是吗?”王秀梅立刻凑到女人的面前,“夫人说得对,这种地方哪是她一个大家闺秀该来的?不是我说,这顾惜夏一点大家闺秀的模样都没有,没有礼貌也不检点,真不知道慕老爷子到底看上了她什么,竟然要她继承自己在慕氏的股份。”

    王秀梅不留余地重伤顾惜夏。似乎如果可以扳倒顾惜夏,她的女儿就能成为慕太太一般。

    沈珞皱眉,她不关心顾惜夏是什么样的人,更在乎刚才王秀梅的称呼,“我和慕恪孝已经离婚很多年了,这声夫人我可担待不起。听说这些年他身边莺莺燕燕不断,你还是叫别的小姑娘夫人吧。”

    沈珞背后仰仗巨大的财阀集团,从小含着金钥匙长大。她嫁给慕恪孝时,慕氏远没有现在的如日中天,她便用自己家族的力量稍微帮衬了一把。慕仲念着她的这份恩情,就算已经和慕恪孝离婚多年,仍在慕氏替她留了一定的股份,在股东大会时沈珞也可以出席,一样有话语权。

    除此之外,她还是慕临川的亲生母亲。

    只冲这一点,王秀梅肯定各种巴结,腆着脸地配合着沈珞,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又在满脸堆笑,“慕先生身边虽然莺莺燕燕,不过慕老爷子认可的儿媳妇,从来只有夫人。别的不说,您还是临川的亲生母亲,以后他要继承偌大的慕氏,怎么是其他那些女人可以比的?”

    这话算是说到沈珞心坎上了,满意浅浅一笑。

    小心翼翼地走出一段距离后,沈珞望了眼在一旁赔笑的杜江月。“你给我说说,那顾惜夏是什么样的女人,我要听实话。”

    她昨天收到一份匿名的文件,里面有顾惜夏的一些照片。

    是她在酒店和另外一个男人私会的照片,照片里的男人脸颊绯红,压在顾惜夏的身上……

    除掉照片之外,还有一段文字说明。

    大概是说这男人是顾惜夏养在外面的小三,两人已经发生了实质性的关系,男人叫秦群,是海港市的富二代。事后担心慕临川发现,顾惜夏甚至动用顾长林的势力,让秦群彻底从世上消失。

    邮件当然是温雅发的,她颠倒黑白的本事实在厉害。

    照片不是合成的,而且沈珞动用自己的关系,真查不到照片上男人的下落,甚至连他父亲的生意,也受到很大的影响。

    “我……”杜江月眼珠一转,干脆泼顾惜夏的脏水。

    “我只见过她几面,不是很熟。但没有礼貌是真的,上次还把我和母亲从临川哥哥的别墅里赶了出来;而且她还特别小心眼,临川哥哥不过找了个稍微好看一些的女秘书,她便让人卷铺盖走人;我还听说她和其他男人关系不清不楚,非常暧昧。”

    沈珞脸色更难看了,让杜江月继续说。

    “这个棚户区的工程,就是叶琛给顾惜夏的,听说是政府的项目,油水颇多。那叶琛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又不会平白无故给顾惜夏项目,这里面一定有文章!”

    杜江月信誓旦旦地说。

    “而且我还听棚户区的人说,顾惜夏和他们公司的一个员工走得很近,也是学设计,她师哥长师哥短地叫,真不害臊。”

    “就是,就是。”王秀梅也跟着补充,给顾惜夏扣了顶不检点的帽子。

    沈珞皱眉,看来自己这趟,来得真有必要。

    何况,她还让慕临川来这种地方。

    …………

    顾惜夏并不知道沈珞的到来,她进到周武义的家中,正好撞见了和施工队争执的陆垚。听到争执的内容,顾惜夏乐了。

    她那文质彬彬的师哥,竟然在和包工头讨价还价,要水泥的最低价。

    这一幕简直稀奇。

    顾惜夏以为陆垚会和慕临川一样,身上的大男子主义根本不会容许他们讨价还价,斤斤计较。

    想到之前带慕临川去菜市场,他都是干干脆脆地买了,别人说多少就是多少。

    顾惜夏唇角上扬,看来是时候剥夺慕临川买菜的权利。不能讨价还价的菜市场,还有意思吗?

    “你在笑什么?”

    说曹操曹操到,顾惜夏还未反应过来,却被慕临川抱在怀里,还未开口便闻到男人一身的醋味。

    “我刚才看到,你对陆垚笑了。”

    慕临川毫不掩饰自己的吃醋,理直气壮。

    这……这都什么跟什么。

    顾惜夏叹了口气,扔给慕临川一个大大的白眼。从他的怀里钻了出来,“我不是在对陆垚笑,我是在笑你。”

    慕临川板着脸,不信。

    顾惜夏还得费劲接着解释,“你看我师哥都会为了一点水泥,讨价还价。你从来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也太无趣了吧?”

    慕临川皱眉,不懂顾惜夏到底是什么脑回路。

    不过顾惜夏却从慕临川的怀里钻出,快步来到陆垚面前,又对负责施工的包工头笑笑,“大哥,我们也不是这一户用你们的水泥,如果价钱合适的话,不止这个工程都用你们的,以后但凡有需要,也会第一个考虑你。既然是做长线生意,稍微便宜点呗。”

    顾惜夏不但嘴甜,而且还抛出橄榄枝。

    包工头五十出头的年纪,看到顾惜夏就想到自己家里和她年纪相仿的女儿,只能长长叹口气。“行,我再便宜三分,可不能再降了,再降我人工材料都得亏。还有你顾小姐说话算话,以后还得找我。”

    “那是,那是。”顾惜夏痛快答应,又冲陆垚挤眉弄眼,那叫一个得意。“师哥,师妹青出于蓝吧?”

    陆垚点头,向顾惜夏竖起大拇指。

    可是慕临川看得火大。

    为了便宜三分钱,顾惜夏竟连撒娇都用上了……

    他很想捉顾惜夏过来,好好教训教训。

    顾惜夏玩闹完,记得和陆垚讨论正事,把自己熬了一夜的图纸递到陆垚面前,“周武义的家我打算做个试点,给棚户区的其他住户打个样,我之前看过内部结构,虽然里面具体的空间不同,不过面临的问题大同小异。”

    陆垚点头,和顾惜夏一点点分析起图纸和现实的差距,然后进行补充。顾惜夏认真地听着,时不时在本子上记录着什么。

    虽然不是她的本意,不过真把慕临川忘了。

    “师妹这套成本是会高出很多,不过可以很好地改善这里住户的居住环境,也可以延长房屋的使用寿命。如果真的可以通过招揽赞助达成,那就太棒了。或许,我可以和这些厂商谈谈。”

    陆垚想了想,主动请缨。

    “这倒不用。”顾惜夏拒绝了,“师哥还是留在大后方,提供技术支持就好了。砍价这种小事,交给隋棠和我就好了。”

    顾惜夏和陆垚说完,这才注意到站在原地若有所思的慕临川。

    她眼珠一转,蹑手蹑脚走回到慕临川的身边。

    “你在想什么?”顾惜夏踮起脚,俏皮靠近慕临川。

    “我在想,是不是也该稍微花些功夫,学一下建筑设计。”

    “你学那个做什么?”顾惜夏一怔。

    “我学了,你也可以那样兴致勃勃的,热火朝天地聊。”

    顾惜夏怔在原地,一边诧异慕临川好端端学建筑做什么,一边却又听懂了他的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