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五话:真正的告白(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二】

    正当两人在这边进行无营养无意义的聊天对话时,书桌突然被人敲了敲。免-费-首-发→【追】【书】【帮】两人同时抬头看去,发现是史小卓。

    女生弯过眼睛,“嗨,好久不见。”

    倒是森亭惊讶的睁圆了眼:“你怎么会在这里?”

    “怎么?别人没有告诉你吗?”史小卓眨巴眨巴眼睛,“我也来看书啊。”接着转头向琪予问好:“你好。。”

    琪予没有接话,只是笑笑,顺便说了句:“你好。”

    女生这才注意到,“你们是在约会吗?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完全不会。”森亭条件反射的回答,说完便觉得不妥,于是看向琪予的眼神里有点愧疚。

    琪予也并不介意,只是拖着下颚仰起脸,望着史小卓笑。

    史小卓看了一眼手表,立刻失色:“啊糟糕,我竟然还在这里和你们闲聊。不好意思我先走一步,有机会一起吃饭哦。”说着便转身跑掉。

    看着她离开之后,琪予转过头盯着面前的男生。森亭被她看到的发毛,皱起眉头吐出句:“干嘛这么看着我?”

    “和前女友一个学校了,很开心吧?”

    “无聊。”男生狠狠的白她一眼,重新翻看手中的参考书。

    “你刚刚看她的眼神中确实有留恋哦。”

    “拜托,我真的已经不再想她的事情了。所以饶了我吧大姐头,我要怎么说你才能相信我?”

    琪予笑的天真且无辜,展露最耀眼的笑容说道:“那么,帮我做好今晚的英语论文。成交?”

    “……成交。”有时候,森亭总会想,自己是不是患上最近比较流行的被虐症。

    最近去莘辙家的别墅比较频繁,就总是会听到莘辙喋喋不休的问着:“姐姐去哪里了?自从上一次结束,已经很久没有看见她了。”

    琪予陪着他玩堆俄罗斯方块,也不知该怎么回答,所以干脆选择沉默。

    她听说了,莘辙的事情。他已经神志有些不正常了,不如说,她就料到会是这个结局。但多少还是感到意外,她没想到夏致会选择一走了之,是该说他善良好,还是说他软弱呢。

    好像都不是。

    应该说,他是觉得累了,辛苦了,所以想要休息。

    可数数手指,已经过去了三个月。琪予皱眉,这样下去他就不是休息,而是失踪了。

    离开莘辙家,琪予回到公寓的时候接到了景伊洛的电话。刚听对方说了两句,她就立刻睁园了眼睛。

    “你是说真的?”

    “还可能会骗你啊。”景伊洛不满的“呿”了一声,“人家跟踪了好久的,到今天才敢确定下来,按照你说的外形和举止,一一对照并毫无误差之后,他才打电话告诉了我具体地点。一会儿我传真给你,上面还有他的近期照片。”

    “……谢谢。”

    “客气什么呀。我说啊,这个男的你已经派私家侦探找了两次了,在调差什么啊?要是这么重要,这次找到后可别又把他给弄丢了。”景伊洛语重心长的教导。

    琪予失笑,在电话这端用力的点了点头。

    周末的清晨,琪予到了景伊洛传真给她的地址。路程很远,她需要不停向人打听问路。大概开了八个小时左右,她疲惫不堪,但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当时已经是黄昏,准确来说,她是因为公交车胎爆掉而不得不下车。还好步行也可以走去地址上的人家,应该不会太远,二十分钟左右就会到的样子。

    推开车门走下来,琪予研究着地图。周围行人稀少,会觉得有些冷清。前方不远处,有一个穿着橘黄色工作服的男子在擦拭摩托车,好像是送外卖的,他摩托车后座的泡沫盒子上面写着“天成快餐店”。

    应该向人打听一下路比较好,这里她又不熟,迷路的话会浪费时间。

    可是……她又有点害怕那个橘黄色衣服。他将手巾绑在头上,皮肤晒得很黑,要是危险份子该怎么办?正当琪予在这边胡思乱想的时候,橘黄色衣服却转过身来,他站在逆光处,看不清他的脸,只听到他问:“你找不到路了吗?”

    琪予一愣,支吾着回答:“啊……不,啊不对,我是说是的。我要去前面的17号公寓,可是——”

    话到这里突然截然而止,她后知后觉的发现男子的声音异常耳熟。

    对方也认出她来,他慢慢的走出逆光区域,站到她的面前,语气充满了惊怔,“……琪予?”

    琪予愣在那里,手中的地址飘落在地。

    还记得很久之前,她和他还身在压抑的补习班里。为了升学而努力刻苦,只有午饭的时候才能待在彼此的身边放松一下。男生不喜欢吃面包,无论是什么口味的面包。可是补习班外唯一的超市供给的午餐就只有面包而香肠。想要吃泡面都要自己寻找热水资源,非常艰辛的生存环境。

    所以女生每天都会定好闹钟,凌晨四点就一个激灵爬起床,为了不被家人怀疑,她要小心翼翼的来到厨房,然后准备好两人份便当。第一次的时候有些失败,蛋卷糊了很多。可是男生却吃得津津有味,不停的赞叹“这才是美味啊”。于是在那之后,就有了第二次的蛋卷,第三次的蛋卷,一次次的进步,甚至在最后可以胜任高难度的炸肉饼了。

    “明天要吃什么?”黄昏的补习教室里,琪予将刷好的便当盒收起来,抬起眼睛望着对面座位的男生。

    “……你这样太辛苦了啊。”男生有些愧疚的样子,“总是让你起早做这些,我这样子就等于是因为你会喂我吃饭才和你交往一样。”

    “啊呀,那还真是对我最大的赞美。有句俗话不是说,要想抓住男人的心,首先就要抓住男人的胃。”

    “好吧……”他抱着胳膊很认真的想了想,“那么,可以吃可乐鸡翅么?”

    “没问题,交给我了。”女生信誓旦旦的握拳,坚定的表情放佛世上没有任何事情可以难道她。

    男生笑出来,接着又喊住了准备起身的女生,说道:“等一下。”

    “怎么了?”

    “你的肩上有根头发。”他凑近她,帮她拿掉,“现在好了。”然后便看到了女生微红的脸。

    那些都是非常美好而遥远的过去。

    而到了如今,为了找到他,她不惜独自一人坐车经历八小时的路程,为了找到他,她无视肩膀和胳膊的疲劳痛楚。还好在这里看见了他,还好第一个迎接她的人便是他。

    琪予喜极而泣,但下一秒又扳起脸来,斥责他:“你没事玩什么失踪啊?很有趣吗?简直就是恶趣味,你都多大的人了,能不能成熟一点!”

    好像没想到会有人来找自己,夏致的表情有些微妙。有诧异,有欣喜,也有感动。他走到她的身边,并没有伸手将她揽入怀中,只是将她肩膀上的一根头发拿掉,声音温柔:“好久不见了。”

    她掩面:“……为什么你还是那副样子。”

    “嗯?”

    “不急不慢的,真是气死人了。”

    他的脸上渐渐展露笑容,略微俯下身来,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在夕阳下,那是一幅充满了温情的画面。

    在宇宙中绕了那么远的路,终归,还是回到了彼此的身边。

    暗寂的宇宙中——

    冥王星说:卡戎,你想不想玩一个游戏?

    卡戎回答:好啊,是什么游戏?

    冥王星说:一个‘试试我们可以分开多久’的游戏。如果你先找到了我,这个游戏就还是持续下去。但是,若是我先找到了你,那么我就会答应你的心愿。

    卡戎问:真的吗?

    冥王星说:你的心愿是什么?

    卡戎闭上眼睛,然后说:我的心愿很简单,那就是……永远不和你分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