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番外五 杜临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明旭手持手枪,面色凝肃,脚步轻慢地靠近一个破旧屋子。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明旭举着枪踢开一扇破旧的门,高度戒备集中警惕地观察着里头的动静,左右都扫视了一番后,定眼看到角落坐着一个眉眼低垂却眼神幽怨地看着自己的男子,明旭再次提高警惕用枪指着他,只是因为对方身上毫无杀气和生气,明旭又稍稍放松心神,奇怪地与他对视。

    云澈语气悲凉苍白,“你终于找到我了……”

    明旭眼眸一颤,想起了庄嵘曾经跟他说凶手会自首,难道就是用这种方式等着他来?

    慢慢走过去,看了他好一会儿,猛地将他反摁倒在地用枪指着他的头,拿出手铐将他双手铐在背后,再将他拎起来,不料手上一冷,低头一看,云澈竟然握住了他的手,明旭惊疑地抬头看他,只见他笑出一脸倦意和悲伤,明旭眼眸一寒,膝盖用力顶他的肚子,云澈吃痛一声,放开了他的手。

    明旭把他推到一边,嫌弃地白了他一眼,按下耳中的对讲器,语气低沉,“人我已经找到了,可以回警局了。”

    明旭被震惊得几乎跳起身,倏然揪住郭尧的领子,瞠目地看着他,“你说什么?老子花了多少年辛辛苦苦才破了这个连环杀人案,你告诉我那个凶手有心理认知障碍不负刑事责任?你他妈告诉老子哪个杀人犯脑子是正常的!”

    郭尧吓得双手张开,“这不是我说的老大,这是心理治疗机构的鉴定结果。”

    明旭气得胸口起伏,低头看到那份鉴定报告,略一松手,“啪”的一掌打在桌子上,瞳色汹涌狠绝,眼眸迅速转动了下,立即离开办公桌。

    开车到了医院,明旭和云澈相对而坐,明旭冷眼盯着他,云澈始终保持镇定微笑,似乎内心没有丝毫波澜。

    明旭翘起二郎腿冷哼一声,“听说你有精神病。”

    云澈依旧笑着不说话。

    明旭直视他一会儿,点了根烟,语气慵懒,“所以你觉得杀人不犯法是吗?”

    云澈保持微笑,却慢慢把视线转到一旁,对着空气继续笑。

    明旭顺着他的目光看了看他的左侧,“别装了,我还真接触过心理病患者的犯人,他们多半在犯病的时候激情杀人,没有像你这样心思缜密地精密布局,从男人到女人,从老人到小孩,死者之间没有丝毫联系,也跟你没有直接关系。”

    云澈若有似无地点头,目光却一直看着他的左侧,仿佛在他身边有个透明人似的。

    明旭吸了口烟,不耐烦地吐出烟雾,见他还是像个傻子一样对着空气笑着,一股怒意就上来了,他用力敲了敲桌面想开口让他直视自己,不料还未开口,只见他一瞬间目无表情,像换了个人似的,语气也极为冷漠,“你能别吸烟吗?他说不喜欢。”

    明旭怔然了几秒,再看云澈已经恢复微笑继续看着他的左侧,明旭看着他看的方位,空无一物,虽然在接触庄嵘和景泱后他充分相信鬼神之说,只是眼前这个似笑非笑的杀人狂魔却让他几乎浑身一颤,不禁再次升起怒意,朝着那个方位走去,猛吸了一口烟低头就吐出烟气来,旋即又把烟甩地上用脚踩灭,冷冷地看着云澈。

    云澈也不再笑了,抬头看着明旭,神情及语气都极为平静,“你以前也是喜欢这样引起我的注意。”

    明旭略一惊讶,把云澈揪了起来,四目交接,目光冷然,“你别以为你胡说八道就能骗过所有人,我会找到你没有精神病的证据!”说完狠狠把他扔回椅子上。

    明旭转身就要离开,云澈喃喃自语:“临窗望月听星语,夜潮深,空照案,轻点颞颥人不在,风寒凉,梅花酿,几杯醺染黯思量。”

    明旭愣了下,回过头却见他捡起地上的烟头含在嘴里,不禁略一恶心,赶紧离开。

    医生办公室内,负责云澈的主治医生摇摇头,鼻子里呼出气来,神色无奈,“他这个可不是装的,他还患有颈内动脉闭塞综合征,至少有半年了,没有治疗方法,一直恶化下去他会失明失语,甚至痴呆或死亡。”

    明旭沉默了下,“可是不对啊,他不是那什么精神有问题吗?跟你说的那个痴呆有啥关系?”

    “你们当时追捕他的时候应该有发现他三年前有过一次车祸。”

    “对啊,他躺了两个月不是都康复了吗?”

    “他当时撞击到头部,淤血压迫大脑神经,造成大脑阻塞,颈内动脉闭塞综合征就是当时车祸的后遗症。”

    明旭有些急躁,“不是,我还没搞懂这和他精神病的关系,难道车祸也造成了他精神有问题?”

    “我们也是这次帮他检查才知道,当时的车祸已经对他造成了认知障碍,他的记忆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有可能失去记忆,也有可能记起某些事情。”

    记起某些事情……

    明旭不禁想起了庄嵘说过的话,云澈是带着前世怨恨来复仇的,那么被他杀害的那几个人,难道在前世残忍杀害他,所以今生用跪地赎罪的方式来结束他们的生命?

    即便他是想起了自己的前世,可是他区区一个凡人竟然可以找到那些杀害过他的人的转世面貌,他又是怎么准确办到的?

    明旭感觉自己的思维都凌乱了,“确实他车祸前后的社会行为和人际圈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如果因为这个不需要负刑事责任,那么他残忍杀害的那些人不是死得很冤?难道说他车祸之后就鬼上身了?驱使他去杀人?他今天还对着空气讲话,看着还真像个神经病。”

    “明警官,首先呢,我是一个尊重世界自然规律的人,不否定一切可能发生的事情,因为我们所处的空间局限了我们认知……”

    明旭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行了行了,依你的意思他这是怎么回事呢?”

    “我可以很明白告诉你,他这个认知障碍不是装的,可是不代表他在犯案的过程中不能恢复正常,可是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他犯案时候精神正常。”

    “你这不是说了等于没说。”

    “以神秘学来说,他有可能是接通了异度空间的维度,在做着别的空间的事情,例如受了邪灵指引,或者想起了前世记忆,做出了一系列反社会行为。”

    明旭难以置信地看着他,竟然从一个医生的口中能听到关于邪灵、前世这种话,如果确定是来复仇,那这个云澈必死无疑了,明旭神色无奈了几分,下一秒却为自己的恻然感到离奇,明明还希望能用法律手段判云澈死刑,怎么才一瞬间就……

    “你一个心理医师怎么越说越离谱,还邪灵指引、前世记忆,我要不要替他找个驱魔师给他驱驱鬼?”

    医生笑得淡然,“你可以试试。”

    “我疯了不是?”明旭转念一想,“对了,他这些天在你们这有吟过什么诗吗?古诗词那种。”

    医生好奇:“他对你吟诗了?什么诗?情诗?”

    明旭斜他一眼,直接走人。

    明旭在家里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看着电脑上的图片,图片上全是受害者的死状,六名死者全部被麻绳捆绑起来,头部自然垂下呈跪姿。

    明旭烦闷地搔了搔头,“这世上真的有鬼的话……”心念一动指着屏幕念叨:“那你们出来告诉我,你们和云澈根本就没有社会关系,你们是不是前世真的一起害过他?而且都一个姿势,跟求饶赎罪似的,所以他带着前世记忆来复仇?”

    话音刚落,一阵阴风拂过,把窗帘也吹了起来,明旭打了个寒颤立即把电脑上的图片都关掉,才稍稍定下心神。

    脑子一动,明旭又打开浏览器,凭着记忆输入云澈念的诗,“临窗望月……哎?什么来着?梅花酿?”

    只输入了这几个字,屏幕就出现一首诗,正是云澈念的。

    明旭仔细看释义,念了出来,“作者杜临月,生前唯一的诗作,死后被祈轩王视作一世珍宝,传闻杜临月是才貌双全的美男子,与祈轩王有长达十年的爱恋情感,然而祈轩王为了巩固王权,抛弃了杜临月迎娶了将军之女为妻,杜临月以为他会在他的小茅屋了却余生的时候,却被六个觊觎他美色很久的土匪玷污,此事传到祈轩王耳中,他迅速赶往茅屋,却被告知杜临月已经服毒自尽,在此之后,祈轩王放弃了尊贵的王位,一直住在茅屋,直到老死。”

    竟然是被玷污……

    明旭为杜临月悲惨的命运沉默了几秒,点了口烟吸了一口,定定看着电脑上的文字,突然目光一聚,“六个?”又毛骨悚然地抖了抖身子,“竟然真的有这种事,转世复仇……?”

    拨打了庄嵘的电话,“庄师父,关于上次我跟你讲过的那个案子,就是杀了六个男的那个凶手,我相信他是为了报复前世受到的凌辱,可是凶手似乎有精神问题,他是不是无法定罪了?”

    对方明显愣了下,“不是他前世被凌辱,他是帮那个被凌辱的人报仇的。”

    “什么?庄师父你现在在家吗?我去找你再了解清楚?”

    “我在道观修行,这几天都不下山。”

    挂上电话后,明旭沉默了下,忽然想起些什么,走出房门,敲了敲隔壁书房的门,开门则进,看到父亲正在静心写着书法,也不好打扰,在门站站了一会儿。

    父亲放下毛笔,抬首看他,“你从不会在我写书法的时候找我,遇上什么麻烦了?”

    明旭面有难色,“爸,我记得你对鬼神很有研究……”

    父亲伸手打断了他,随他出去顺手关了门,到了儿子房间,明旭把电脑上的资料给父亲看,“我有个会捉鬼的朋友能看得出来他是在报前世的仇,虽然这听起来很玄幻也很瞎扯淡,可是我那朋友说对了一些事,我也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投胎转世复仇的案件,而且那个凶手似乎患上了精神类疾病,我是焦头烂额了。”

    父亲眼目微垂,“其实在你出生之前,我也是不信这些的,可是你妈在怀你的时候,做了一个胎梦,梦到两个古代男子相爱却不得善终的画面,她认得其中一个是你,起初我们都不以为意,可是后来你出生后,你奶奶拿你的八字去算过,说你这辈子嫉恶如仇,将来会做警察惩奸除恶,源于你的前世曾遭奸人所害,在工作期间重遇前世孽缘,也就是你妈当年梦里另一个男子。”

    “什么?”明旭皱起眉一脸质疑,“这是什么情况?怎么扯到我身上了?以前没听你说过啊……”

    父亲打开了从胸前的吊牌,拿出一张纸条,递给明旭,明旭怀疑地接过打开,纸质已有些年代久远的泛黄,上面却正正写着云澈念过的那首诗。

    明旭瞠目结舌地站了起来,颤抖地问:“这是怎么回事……?”

    父亲深重答道:“你妈当年做了胎梦之后,就写下了这首诗,我们都不知道有什么深意,现在总算知道了……”

    “你的意思是……我是那个祈轩王……?”明旭怔怔地摇头,“不可能,太荒唐了……就算前世是真的,就算杜临月他真的转世复仇,那都已经是前世的事情了!他在今生杀了人就必须死刑!否则每个人都这么来的话岂不是世界大乱!”

    云澈在监守所内,缓缓抬起头,对着一旁的空气喃喃自语,“六个人都死了,我终于不用再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了,一切都该结束了,我也终于不再负他了……”

    一大清早,明旭接到郭尧的电话,“老大!云澈真的自首了!”

    明旭垂下手,本该高兴的消息却开心不起来。

    “老大,云澈被判死刑了,这个案子终于可以结束了。”

    明旭在警局却一直惴惴不安,他即便知道自己的前世和云澈有着复杂的关系,却因为自己什么都看不到而感到苦闷。

    在云澈被处以注射死刑当天,明旭去做了催眠回溯前世。

    他看到了对自己影响最深的前世,画面里正是杜临月和祈轩王,而他一直以为是杜临月转世的云澈,前世却是祈轩王,而自己,才是那个被六个土匪玷污的杜临月,转世而来的云澈是在为他复仇……

    杜临月从祈轩王手中抢过折扇,用力按在桌上,并且佯怒地瞪着他。

    祈轩王原本一脸落寞失魂,被他一闹,顿时宠溺地笑了,“你总是喜欢丢我的东西引起我的注意。”

    “谁叫殿下魂不守舍的。”

    祈轩王默默注视着杜临月,执起他的手,“父皇让我回京,等我安顿好了就来接你,你要等我。”

    杜临月神色突然静下来,旋即安心答道:“好,我等着你。”

    “你说,我要是想你了怎么办?”

    杜临月深情道:“你想我的时候,就念一遍我为你写的诗,感受一下我想你的心,你就不会难过了。”

    “什么诗?”

    祈轩王和云澈齐声念诗的声音忽然传入了明旭的耳朵里。

    “临窗望月听星语,夜潮深,空照案,轻点颞颥人不在,风寒凉,梅花酿,几杯醺染黯思量。”

    针头插入了静脉血管,云澈痛哭起来,“临月,怎么办……你的诗已经不管用了……”

    云澈彻底闭目停止呼吸的时候,明旭猛然睁开了双眼,定定地看着天花板,眼泪不止。

    “殿下……”

    (番外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