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00.威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海云诺壮烈自刎,鲜血汩汩而流,临走之际回眸一瞥,留给曹凛然的是这人家一抹最为温暖和幸福的笑容——顷刻间,撒手人寰,坠落在地。★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曹凛然眼中惊颤,眼泪簌簌而下,整个人都惊滞了,恍然若失,自己在这一刻倾尽了所有,心被掏空了,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西门宇霍瞋目切齿,可恨可憎可惜眼前这个不知事务的女人,劈天一声咬牙切齿怒吼,瞬时把所有的仇恨愤怒都发泄到了曹凛然的一人身上,使足了全力拳打脚踢就剩半条命的阶下囚。

    曹凛然不管对方来势多么凶猛,挨在自己身上的拳脚多么疼痛,始终如一盯着海云诺的尸首痴痴呆滞,泪流不止,合着这心头的疼痛相比,这身上的肆虐根本不值得一提,而这拳脚相向而来的痛彻更让自己清醒。

    越是疼痛剧烈,越是能够弥补自己犯下的弥天大错!

    就是因为自己一时糊涂,掉以轻心才会上了西门宇霍的当,海云诺自行了断地干净利落,不外乎就是为了不给自己留下任何后顾之忧,可是自己也明白,这一条命终究是自己欠着海云诺的。

    海云诺为了曹凛然,为了曹家付出了太过太多,而最后走了,竟是那样的悲切那样的壮烈——士可杀不可辱,海云诺有了曹家的血性和刚烈,却也是曹家的一骨正气间接害死了她……

    这样好的女子,为什么下场如此凄惨呢?

    老天为何如此不公平!

    到底是谁害死了她,到底是谁让自己变成现在这幅不人不鬼的德行!

    若是……若是……自己没有进入曹凛然的身体之内,若是曹凛然在武门之时就归西不在人世,是不是海云诺就不会死的那么凄惨了?

    到此,武玄月陷入了深深的自我厌恶的漩涡之中。

    到底,自己来这里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让自己见识这虐心的场面吗?若是如此,不必也罢,自己的心脏负荷太小,承受不起这样的诛心虐情的场景……

    西门宇霍一阵狂躁暴怒打伐而去,发泄殆尽,这方似乎已经没了气力,只是对曹凛然的仇恨并未减少丝毫,反而愈演愈烈。

    西门宇霍喘着粗气,站直了身子,稍稍正了正自己的衣衫,调整好呼吸片刻,这方狠毒的眼神盯着烂身如泥的曹凛然,思量片刻,一个更加恶毒的念头油然而生。

    他深知,对于身体上的折磨,曹凛然已经司空见惯,受之任之,麻不不仁,若是继续打伐下去,只怕也问不出个所以然,人命也就归西了。在自己还没有问出白虎符令的下落之前,西门宇霍说什么也不会就此罢休,曹凛然这家伙就算是铜墙铁壁,自己也要想方设法攻破而入!

    想到这里,西门宇霍微微挑眉,声色诡秘狡黠,一脸奸笑接踵而至——

    “曹凛然——我知道你是硬骨头,你的发妻走了,你也无所顾忌了是吗?想必,你是不是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了呢?不过想死还没有那么容易!说!白虎符令在哪里?快点给我交出来,我就给你一个痛快点的死法!”

    曹凛然轻嗤一呵,低头垂目,嘴中发出咯咯的阴森恐怖笑音,当真是阴沉的吓人。

    “呵呵~说到底,你千方百计不是惦记着白虎符令吗?哼哼哼~还真是不好意思,不管你如何逼问我,结果始终如一,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西门宇霍嘴角的肌肉微微抽动,脸色狰狞可怖,这会子功夫气的压根发颤,不过自己也懒得在亲自动手打伐,吃力不讨好,自己打得手疼也未必见得成效,自己还有一招更为阴损,势必会让这个硬骨头化作骨水……

    西门宇霍轻生一笑,慢条斯理道:“你的夫人是不在了——可是你别忘了,你还有个年岁正当年的弟弟,曹云飞啊!若是你不知道这白虎符令在哪里,那么就肯定是在他的身上了是吧?”

    到此,曹凛然顿时惊恐万状,声色俱焚,慌慌抬起来头,咬着牙道:“你……你在说什么……你!你混蛋!我告诉你西门宇霍!我弟他什么都不知道!你别把注意打在他的身上!”

    看着一脸惊慌而乱的曹凛然,西门宇霍越发的兴奋起来,放浪声尽,小人得意!

    “曹凛然,你弟弟曹云飞若是真的不知道白虎符令的下落,你何必如此紧张呢?那家伙跟你一样是一根硬骨头,不过他可没有你会变通~我把他和海云诺从曹府接出来之后,为了保护他嫂子,这小子没少吃苦头,年轻气盛意气用事,又是一个愣头青,桀骜不驯,傲骨自持,你觉得若是对这样的小子严刑逼供,会是怎样的结果呢?”

    西门宇霍再一次戳到了曹凛然的弱点,对于曹凛然来说,这世道最他在乎的东西不过有三,第一西疆民众的安危;第二,白虎符令的保密措施;第三,便是自己最为亲近人的生死安危。

    第一个西疆民众的安危已经捏在西门宇霍的手中,在自己失去气血之力的时候,自己已经失去保护西疆的能力,更是愧对于西疆广大民众……

    至于第二个白虎符令的保密工作,呵呵~从武玄月进到西门宇霍这个身体之时,打一开始,就不知道到底虎符在何处!若是让自己非得说出来一个一二三,简直是天方夜谭,为难死自己也不说个所以然来!

    第三个便是自己最想守护的人,眼前已经倒下一个自己珍视的女人,血光粼粼,自己早已心如死灰……

    若是,西门宇霍这个畜生,连自己的弟弟曹云飞都不放过的话,自己当真是要跟他拼上老命,也要……

    也要什么……

    呵呵,真可笑……

    就凭现在自己的处境,拼什么跟西门宇霍斗?手无缚鸡之力,就剩下半条命苟延残喘,明明想要伸出双手去保护自己的最珍视的人,可是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的人,谈何容易去保护别人呢?

    曹凛然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什么都做不做,什么不干不了的绝望,简直是从天上掉到了地上反差感!

    曹凛然!你若是连你弟弟曹云飞都保护不了,你就是一个懦夫,一个蠢蛋,根本不配做一个兄长,更不配做一方镇主!

    等下……

    我其实不是曹凛然啊!

    武玄月你是不是入戏太深了,连自己是谁都傻傻的分不清楚了!

    若是……若是我不是曹凛然的话,那么作为武玄月的我又该如何对付眼前的心狠手辣的对手呢?

    对啊!若是武玄月的话,这些问题都迎刃而解了,不是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