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10.抢人(段八郎出奇制胜,解锁隔空膀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曹云飞摁在栏杆上的手拳头紧握,这脸上一点好颜色都没有,只见他太阳穴青筋暴起,咬牙切齿,就差一口气怒火而下,飞蹬而下冲到了楼下大堂,大打出手,抢走自己的心头肉。★首★发★追★书★帮★

    锦瑞和秦勇机灵,相视一望,心领神会,分析眼下局势,这楼下的挑事闹事之众,不过是为了挑衅大师兄的威严,企图通过一个女人在西疆立威立势,弄臭曹云飞的名声。

    不过区区一个妓女罢了,若是曹云飞不当回事,让步而去,把楚伶仃给了那金万千,此事就此作罢,也不显得曹云飞是一个不顾大局的纨绔子弟,这便是最好的结果。

    可是偏偏此时此刻的曹云飞,整个人的心思都在眼下被人挟持哭哭啼啼的小女子身上,这事就变得棘手难办了。

    锦瑞在一旁小心翼翼的敲边鼓道:“大师兄,这件事可不要冲动,对方来者不善,只怕是以抢人为由,滋事挑事毁你名声为实,你可不能……”

    锦瑞话还没有说完,曹云飞冷眼相瞪,沉声冷笑道:“名声?我曹云飞这两年浪荡在外,还有什么名声可言?我要那虚名作甚?大丈夫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行同狗彘,我空有一身武艺又有何用?”

    再一看楼下的女子,可怜楚楚,泪眼相望,嘴中凄凄婉婉道:“云飞……救我……我不要跟金万千走……”

    看到这里,曹云飞已经忍无可忍,这方一手拍栏,脚下发力,正要一脚蹬地飞天而去,使足全力打杀一片,定要给楼下的万户行一点颜色看看。

    说时迟那时快,曹云飞还未蹬地而起,一道白影从自己的肩头闪现而过,直奔楼下,曹云飞愕然定睛一看,抢在自己前面冲下楼的不是别人,竟是恨毒自己上妓院的段八郎!

    段八郎飞跃而起,最终还不忘多了一句吩咐:“锦瑞你们几人护好了大师兄,绝对不能够让他出手伤人!”

    说着,段八郎运气而下——

    这体内的武玄月早些时日便对八极拳有了通透的了解,自然有了这样一副好皮囊,简直有如神助,顺水推舟,索性大秀一把自己独到理解的八极拳拳法。

    武玄月可是练气用气的高手,自然在气息控制和行运的技巧上,远远超过与这个身体的主人——这一方空中运气,醍醐灌顶,气沉丹田,行运周天,这系列运气的技巧流畅迅速,竟使出一招八极拳最高技巧的“隔空膀锤”,拳气逼人,一招落地,整个月红楼轰然一震,再一看中庭大堂一众闹事人脚下陷入了一个偌大拳形深坑之中。

    然而深坑众人竟毫发无伤,却也实实在在被这慑人的气势给惊傻了,万户行的一队人马登时毛骨悚然,冷汗四起,木若呆鸡,不敢动弹。

    趁着这个空档期,段八郎霍然落地,转身一瞬间凝气发力,一拳冲向挟持楚伶仃的大手壮汉,只听嘭嘭嘭连环巨响,身后一连众人各个中拳,倒地不起。

    这一招“连环炮锤”力量更是惊人,竟然只有了一招式,解决了万户行的一半的人马,另一半人马见此状,各个吓得压根打颤,两眼惊滞。

    看到这里,段八郎十足蛮力一手抢过红衣女子,迅雷之势扛在了肩头,三跳两蹦地冲出了门外。

    在楼下几十好几的兵马闻风丧胆,吓得瑟瑟发抖,不过是曹云飞一个手下而已,竟会如此厉害,以一敌百不在话下,那楼上的几人,岂不是更加厉害?

    二楼上的一众白衣男子也是惊得合不拢嘴,却不想段八郎何时变得如此之厉害,这惊人的拳气,流畅的气流运行方式,根本不是平日里段八郎的掌握的武学水准,难不成这小子平日里深藏不露,不显山不露水,竟是如此一等一的高手!

    这白衣中最吃惊的不过是曹云飞,打杀他都没有想到,段八郎会是如此练气高手,这行气运气的手法远远自己的之上,这不是平日里的段八郎!

    ……

    话说,段八郎扛着肩头的女子,三跳两跳,簌簌腿脚,片刻功夫跑出了妓院几十里地的地方,在一处茂密树林之处停下了脚步。

    段八郎顺势将肩上的女子方落在地,而后转过身去,一眼都不愿多看眼前诡计多端的女子。

    楚伶仃站定了身子,稍稍稳了稳神,这方惺惺作态,欠了欠身子,娇嗲声酥酥绵绵道:“伶仃~特别谢过段公子的救命之恩,还请段公子受伶仃一拜。”

    听到这里,段八郎心头恶心泛滥,缓缓转过身来,一道冷冽杀气扫过眼前矫揉造作的女子,当真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扬手一掴掌……

    要知道这段八郎体格强壮,又是常年习练拳术的掌气,这过人的掌气一巴掌,恨不能一巴掌把楚伶仃这个妖女扇飞了出去。

    楚伶仃捂脸瞠目结舌,嘴角不经意间渗出一道鲜血来,五个血指印赫然出现在楚伶仃的脸上。

    段八郎丝毫没有任何怜香惜玉之情,脸色冷寒,眼中杀气十足,恶狠狠道:“贱人!别以为你玩的什么诡计我不知道,我警告你!离曹云飞远点!”

    楚伶仃眼神惊颤,转而阴冷一笑,再也不似小女人的柔弱可怜,原形毕露,目露凶光道。

    “呵呵~段公子你这什么意思伶仃不知晓,也不想知晓!不过对于曹云飞,我楚伶仃志在必得,你忘记了吗?当初就是因为我,曹堂主打你不止一次,你可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段八郎嘴角微微一样,一脸城府极深,邪魅冷笑道——

    “那是从前,今非昔比!你信不信,你若是再继续纠缠曹云飞下去,我会让生不如死——”

    楚伶仃放声大笑,讥讽而去:“就凭你段八郎?白虎军最没脑子的蛮牛吗?空有一身蛮力,偏偏没了脑子的人,简直跟畜生没区别!”

    段八郎轻声一呵,反唇相讥道——“没脑子的人总比没良心的人强!不知道谁家一百六十一口人被凉末一族杀干杀净,自己却残活偷生,苟延残喘,做了那凉末的走狗,帮武邪之人效命,家仇不管,国家不要,这种没良心的人就不配活在这人世间祸国殃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