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26.换衣(花朵去置换衣裳,被逮现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翌日,花儿和朵朵在护送武玄月的路上,一路哭丧着张脸的难色,像是被人狠狠责骂了一顿不爽不悦。

    秦勇观之,心中算之,待武玄月走进了主控营之中,方才走上前去,假装好人关切道“两位妹妹,这一早上都愁眉不展到底为何呢?莫非是单协领脾气不好,发难与你们两个了吗?”

    花儿一脸难色不减道“哎~别提了,我和朵朵就是命不好,昨晚上下训,我俩想着拿着锦鲤坊的衣券去置换一身新衣,结果你猜怎么了?”

    秦勇故装紧张道“怎么了?”

    朵朵抢先了回答道“我和花儿姐,好死不死在锦鲤坊碰到了单协领,当时我俩的胆子都快吓破了!你也知道,以我俩的俸禄,怎么可能买得起锦鲤坊的华服呢?自然引起了单协领的怀疑了。”

    秦勇心中窃喜,脸上则是另外一副场景,摆足了为对方着想的焦虑,假意安慰道“不会吧?这么巧!两位姑娘不会说是随意来逛逛,找个理由逃走就是了,怎么?这锦鲤坊还不允许常人来过过眼瘾啊!”

    花儿唉声叹气道“倒霉就倒霉在这里了——就在我柜台上付账的时候,我和朵朵正兴奋地拿出两张衣券的时候,刚好不好单协领从外面进来,你说尴尬不尴尬!当真是逮个现行,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

    秦勇再也没有忍住,掩唇噗嗤一笑,这样的桥段自己想想都觉得可笑,这两丫头还真是倒霉之际,若是这样,确实挺尴尬难堪的。

    朵朵见状,好声没好气恼火道“秦副协领你这样合适不?我俩姐妹境遇何其凄惨,你却如此幸灾乐祸!还不都是你的破衣券的事情的闹得,现在单协领都不信任我和花儿姐了!你让我们俩个如此是好呢?”

    秦勇刚忙收起笑意,强忍着胸口的窃喜,好言好语道“好了好了!两位姑娘莫生气,单协领不过是一时生气了罢了,你们跟在她身边那么久了,哪里说是不喜欢就不喜欢的道理?过两天就好了,莫要着急,听秦勇哥哥的~不要太难过,这段时间做事勤快点,办事麻利点,将功补过,这事过一阵子就过去了!”

    朵朵恶狠狠地白了秦勇一眼,当真是爱搭不理,气哼哼地抱背扬步,躲在了一边。

    花儿不动声色良久,待朵朵一同小姐脾气抱怨后,花儿方才有意无意地开口道“哎~可惜了了,那两张衣券……本以为过年可以买件新衣开心开心,现下就只能够让上司没收充公了去……”

    应听到这里,朵朵更加来气,登时之间叉腰怒视,谩骂不止道“切~你说说咱们协领大人,怎么说也是个正经八百的小主不是?又不缺钱,但凡她要想要个什么东西,只要是西疆地界上的,她动动嘴皮子,曹堂主会不满足她的愿望吗?怎么连咱们姑娘家两张衣券都看在眼里了去?我还真不知道这单协领竟是如此小肚鸡肠,视财如命的秉性!”

    朵朵气急败坏口出狂言,花儿警觉地瞪了多多一眼,立马喝令制止道“朵朵!你胡说什么呢?这话是你该说的吗?单协领看得起咱们,才要了咱们的衣券,你再胡说八道,小心别人传了去,这话若是传到了单协领的耳朵里,有你好果子吃!”

    朵朵轻嗤白眼,一副根本不看在眼里的气盛道“随他的便!谁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去!我朵朵才不怕她单灵遥!姐~你说说看,单协领怎么是个这样的人呢?平日里看她人五人六的,怎么连咱们下人的东西都看在眼里呢?不过两张衣券罢了,对于她单灵遥来说,索之轻而易举,偏偏从咱们姐妹手中索了去,也不怕别人说她苛待下人,丢人不丢人!还拿咱们的衣券,做什么亵衣!这华服我还可以理解,这亵衣用得着再锦鲤坊这样名贵作坊制作吗?就那轻飘飘的几层纱,生生浪费了咱们一张衣券,简直是大材小用好不好!为了春祭晚宴给曹堂主献舞,单协领也算是够拼的不是!连这点小钱都看在眼里,以后怎么安抚下人!”

    到此,花儿彻底怒了,一声斥责,毫不留情道“朵朵!你的话太多了!再多说一句,你信不信我现下就掌你的嘴!”

    朵朵一脸恼火不止,却还是不敢在自己的姐姐面前张牙舞爪,到底是顾念自己的姐妹情,顿时气焰减少了不少,憋着闷气,躲在一边小声嘀咕不止。

    秦勇听到此,两眼微微闪光,嘴上却不动声色,观之察之。

    花儿警惕性地瞟了秦勇三人,而后来着朵朵行了一个抱拳礼,欲要离行。

    秦勇笑着拦住了去路,一身豪气道“朵朵姑娘,你莫要在生气了,不就是两张衣券吗?你若是喜欢的话,秦大哥这边再给两位姑娘弄两张如何?咱不要跟上司争高低,单协领如此这样,不过是为了取悦曹堂主罢了,她的地位高了,咱们不也是跟着一同享福不是?单协领也是为了咱们好,你就这样想单协领就成~以后呢,有什么想要的跟哥哥说,哥哥这点能力还是有的——”

    秦勇这招假意迎合还真是高明,一句不提武玄月的赖话,反之还要帮着她来说话,这话里话之间滴水不漏,却又博得了两个小女子的心,拉拢收买,以备后用,果然是老江湖,这姜还是老的辣。

    此话一出,朵朵两眼放光,不自觉地开口道“真的吗?秦勇哥这么大的本事吗?还能够给我们姐妹俩再弄来两张衣券吗?”

    秦勇微笑大包大揽,胸有成竹地点了点头。

    花儿着实着急怒火喝止道“朵朵!”

    朵朵一脸烦躁回应道“姐~你能不能不要老是念我?哪个女孩子不爱美?凭什么只有她单灵遥打扮的花枝招展,咱们就得跟在身后只能够做绿叶衬托呢!你我姿色差吗?不过年岁不占优势,等我们到了单灵遥的年岁,不见得比她差!是吧~秦勇哥?”

    秦勇嘴角一勾,满眼的算计,连连点头附和叫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