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51.神迹(白虎神迹春雷、秋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武明道仰头一望,眼中晕开了一丝紧色,转而轻叹了一声,欣然张口道:“白虎符主管人间疾苦,除恶扬善,白虎神器此乃‘春雷’、‘秋水’两根天虎飞鞭,看来曹云飞这是已经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果然是高手相遇,方能见其真实实力。”

    坐与武明道左侧的长子武玄亮,眼中缭乱,惊羡之余,心中忽有一问,这方便拱手请教之:“父尊大人在上,玄亮愚钝,有一事不明,可否请父尊大人解说一二。”

    武明道浅然笑意,巍峨不减,洪厚发声道:“玄亮请讲——”

    曹玄亮扬天望之,回眸疑之,张口索问之——

    “父尊大人,玄亮素问白虎符令可唤出神鞭圣器,‘春雷’扬善,主明德;‘秋水’除恶,主掌罚,此乃绝世无双之神器,但凡降临于世,毕然是成双成对,而这小曹堂主为何只祭出了一条神鞭‘秋水’,那‘春雷’何从呢?”

    武明道心中如明镜,自知道这曹云飞为何只能够祭出“秋水”神器,大致是因为能力不足,血气尚未完全复苏原因——

    只怕是自家的小儿女,因为与那曹云飞私交过甚的关系,把自己的气力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过气过了这曹云飞——

    自然有了武家血气的曹云飞,是有能力复苏白虎符令的神迹,却也只能够复苏白虎令一半的神力。

    另一半的神力,若是没有自己这个武门家主的血祭充盈至曹云飞体内,曹堂主也只能够作为浪得虚名的半吊子镇主了。

    不过此番景象已经足以,曹云飞登门学艺之时,武明道令其女儿和他交手之时,顿感诧异,这曹家的最后一脉的继承人,为何体内没有白虎符的丝毫征兆?

    那个时候的武明道表面风淡云轻,实则急火攻心,却未曾在人前表露过半分,毕竟武道四大门派之一的尚武堂,若是继承人手无空符,这个消息传了出去,西疆将会是武道的一个大缺口,武邪之人必当攻之尚武堂,攻陷尚武堂之后,那么下一步武邪一族又该攻陷哪一门派呢?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武明道隐忍不发,心中了然这事态的严重性,却不曾对外暴露任何迹象,私下里他责亲信去寻找那白虎符的下落,明里却把曹云飞给扣在了武家,以修炼不合格为由,迟迟不肯放行。

    而现下呢?曹云飞体内已经出现了白虎符的征兆,这可是天大的喜事,虽说曹云飞并不能够完全掌握这白虎符令的真气,却在此时此刻已经足矣。

    武明道心中斟酌,嘴上给出自己儿子却是另外一种答复:“你也知道‘秋水’掌罚,白虎符令威力无穷,即便对阵的是那东方一族的后裔,也不足以可以抗衡白虎符令的神力,你我且看局势,你别看这东方煜的七星火麒麟庞然大物,却未必能够敌得过曹云飞这手中一条小小‘秋水’神鞭。”

    武玄侯听罢此话,狂浪十足,扬声接腔道:“哈哈哈~父尊所言极是,这‘春雷’,‘秋水’神迹,可是四门之中最厉害的白虎符令所致,只用一鞭便可敌得过那千军万马,鬼斧神工,可谓是天兵天将也不过如此罢了。若是一只‘秋水’不足对阵,方可再祭出‘春雷’,若不然一招制敌何必多此一举,把自己的看家本领都用尽了,倒显得自己费尽全力方才制胜,能够显得自己更加威武碾压对手的实力,就没有必要拿出全力不是?”

    武玄亮又是一副傻傻之态,惯会装迷糊,接着自己二哥的话道:“二哥还是听清楚这比武对弈的顺序的不是?我倒是不以为意,小曹堂主祭出这‘秋水’而非‘春雷’掌罚之意了然,大致是因为对手是麒麟兽,不管是神兽也好,灵兽也罢,畜生到底是畜生,不管披上如何华贵的外衣,也改不了他畜生的本质!只怕这曹小堂主之意,太明白不过了,对于畜生,便是要驯服之道——”

    听到三个儿子,三中言论,武明道无奈摇头嗤声一笑,这帮子小子,不明就理,自说自话,相互抬杠,谁人都不让着谁,却各个说不到正道上——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判说三人之词,索性就这样摆到这里,任他们随意猜测,自己多说无益。

    武明道哑然不知如何回答,此三人的妄加猜测,却也不能够完全置之不理,笑地意味深长道:“好了好了~我们继续观看战事,此番对弈,可谓是千年难遇,你们三个也长长心,通过观战多学习武门百家的奇门异术,这才是为父责你们三人来此的目的所在。”

    此话一出,刚才还在争执不下的三个武家公子,顿时收声,恭敬奉拳拜礼道:“是——父尊所言,吾等知晓。”

    武明道方才舒了一口气,目光前方,正巧目光落在了武朝阳的身上。

    只见自己的这位长女,目不转睛仰望天际,观看局势,那满脸精神紧绷,紧张兮兮的表情,满眼都直勾勾地盯着悬天而上的曹云飞,一手捏着手帕抵下颌,另一手捏着手帕另一角悬胸,一动不动,显然是身临其境,真心担心天上的青年才俊。

    武明道是过来人,又何尝不知道自己女儿的那小心思呢?

    看到这里,武明道竟然面露一丝苦色,似乎有几分不太满意这样的局势——

    上官侯爵那是武明道的大舅子,虽说在武道之上的辈分不如武明道,可是这亲疏远近关系,武明道分得清楚。

    上官侯爵送东方煜、上官昆阳等人来武门学艺之时,推避逐墨一封书信,信中专门提及到了武朝阳和东方煜的结亲之事。

    在武明道心里,两个女儿都是他的心头肉,自然在一介武道名流之中,他是要给自己女儿做长远打算。

    东方煜是这武道新秀之中的翘楚,面容憨厚老实,却也是颇有心机之人,跟在上官侯爵身边旧的小跟班,自然耳闻目染时间久了,多少被感染不少官腔世故之道,这点倒和大女儿性格相合不少。

    东方家族也算是武道名流之族,家境殷实,有权有势,若是把自己嫡出长女嫁过去,倒也是一桩天作之合的姻缘。

    而自己的小女儿武玄月呢——那丫头性子野个性强,大漠苍苍更适合武玄月天高任鸟飞的个性,武明道便有意把曹云飞这条姻缘线牵线给了自己的小女儿。

    而现下这个形式似乎不太妙,怎么看着自己的大女儿倒是对这曹云飞格外青睐有加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