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78.病情(白华分析武家姐妹各自病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季无常低头踱步三巡,不时摇扇思考,方才开口道“白先生,如你所说,那么这样看来,武大小姐已经成为了一枚弃子,咱们白虎军好不容易走通武门这条路,现下这武大小姐被种下了蛊血,曹堂主若是跟她同房,就是自寻死路,这还真是难办了。”

    白华奉拳而上依旧,埋头张口道:“的确如此,所以这件事情事关重大,我若是不尽早告知于季先生,我怕日后东窗事发,那就完了,还望季先生提前做好筹谋——”

    季无常点头斟酌片刻,转而继续追问之:“白先生免礼,这蛊血之术,可有破解之术?”

    白华方才站直了身子,一本正经道:“此术无解,蛊血之术阴毒至此,不管什么样的武气高手,若是跟中蛊女子行了周公之礼后,武功尽失,气血丧尽,不过……若是……”

    听到了这里,季无常似乎在白华的言辞之中听到了一丝回旋的余地,竟有几分急切道:“若是怎样?听此话,白先生似乎解决此局的方法不是?”

    白华轻咳一声,面露苦色道:“蛊血之术只对行武之人有效,但是对于常人并未有任何作用,换言之,若是想要破解武大小姐的身上的蛊血之术,只要找一个寻常男子让其与武家大小姐破红行房便可,所有问题便迎刃而解。”

    季无常愕然,赶忙阻止道:“找个寻常男子破红行房武家大小姐?这……这……这怎么可能使得?若是寻常家的姑娘还好说,大不了曹堂主直接休掉就成——那可是武门嫡出大小姐,为了能够破解她身上的蛊血之毒,随随便便找个男子和她行房?其他的不说,你觉得这对一个女子的声望该如何?武门那边若是知道这荒唐事,会轻易放过我们曹门吗?就算破解了她身上的蛊血之毒,你觉得以曹堂主的个性,还会碰那武家大小姐吗?她尚且是完璧之身,那曹堂主还不肯多看一眼,若是让曹堂主知道她在成婚之际,跟别的男子有染,以曹堂主的性子,绝对是要借题发挥,休了那武门大小姐!”

    白华又何尝不知道,若是这样的结果,事态只会往恶劣的方向发展下去,可是现下的处境这般,根本没有选择。

    白华一手捋胡,努嘴叹息道:“这些道理,白华都懂,可是季先生你说说现下该如何去办呢?”

    季无常摇扇垂眉不止,又是一番来回踱步思量,方才微微开口道:“这倾赤子好阴毒的手法,我原想武朝阳嫁了过来,多少还是有些作用的。现在呢,给她中了蛊血之毒,休不得睡不得,还真是难为了曹堂主了——”

    白华抿嘴,竟然有几分忍不住的坏坏笑意:“谁说不是呢?现在曹堂主的处境是最为难的——本想着只要圆房就可以顺理成章激活白虎符,而现下呢?这中了蛊血之毒,还怎样恢复白虎符的威力呢?倾赤子果然心思歹毒极了!”

    一说到关于激活白虎符的问题上,季无常突然之间眼中闪过一丝狡黠闪光,嘴角微微勾起一丝弧度,故弄玄虚道——

    “虽说这武家大小姐已经走成了死局,在这场曹府宅斗之中,还未正式开始,武大小姐已经成为了弃子,但是激活白虎符之事,还未必是她能够完成的重任——”

    听到这里,白华似乎嗅出一份异味来,一脸狐疑地追问道:“季先生言下何意呢?难不成你是怀疑武门早已成为空城一座,真正有实力的行家却是潜在暗处的另有高明呢?”

    季无常低头微微一笑,这一笑意味深长,摇扇不语片刻,一脸精明狡黠,胸有成竹,直目相投之际,反问白华一番——

    “白先生,我只问你一句,你是怎么看单协领这个人呢?”

    白华愣之,他知道季无常心思缜密,手段变化无常,自然他每一问有他的道理。

    白华思索片刻,缓缓张口道:“季先生……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怎么这里突然提到了单协领呢?若是单纯从一个人的角度来评价的话,单灵遥这个人太聪明也太狡猾,估计和她狐族的特性相关,你永远都猜不出来,她下一步会走出怎样的棋局来。她的个性是有韧性和弹性的,会根据形势的变化,调整自己的体态,顺时应景,见招拆招,却也是有着自己的处事原则,我从头到尾都看不清楚她到底想要的是什么,更看不清楚她在执着些什么……”

    季无常深有体会地点了点头,而后继续盘问之:“我也对白先生的想法深有同感,那么再多你一句嘴,我想问你的是,你时常为单协领诊脉看病,你觉得她的身体有什么异样吗?”

    白华捋胡的手不自觉地搓了几下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道:“这么跟你说吧,季先生,那单灵遥绝气之前从来未曾让我给她诊治命脉,似乎是有意在躲避我体察她体内武气的探知,她绝气之后,倒是变得老实多了,你也知道若是绝气丸最大的特点,你体内哪种气息练就的越强悍,绝气的越透彻。所以她绝气之后,我特意侦查过她的脉象,她的脾胃伤气最为严重,由此可以推断,她体内最为熟练通透的气息,便是这与生俱来的元气——不过这也不能够说明什么,单姑娘她从小在武门长大,元气习练最甚,自然她的武气修炼更注重元气也是大可以理解的。”

    季无常一手摇扇,一手措指,细细思量片刻道:“那么我最后再问白先生一句,绝气丸果真是无药可治吗?若是如此,那么单灵遥这次绝气可就真的是赔大发了!若不是对她主人绝对的信任,她也不会狠下决心,以自己周身的武气作为代价,放弃自己,除非她还有后路……”

    白华皱眉摇头道:“季先生,绝气丸实乃是武家最狠刑罚之一,饮下此丸无药可救!”

    季无常听罢,轻轻掐指一算,而后一本正经道:“这样,白先生你先回去吧,日后有什么需要请教白先生,我季某自当亲自登门拜访,现下先谢过白先生说于我听这么多的事情,季某自当感激不尽!”

    说着,季无常举扇毕恭毕敬地想了一个弓腰大礼——

    白华登时手足无措,连连还礼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