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303.迎战(西门宇霍早有准备迎战至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曹云飞一手附在武玄月的脸上,甚是安慰道:“还好,有你在——”

    武玄月微笑回应之:“说什么傻话呢?遇见你才是我人生之大幸!”

    曹云飞欣然笑意,转而目视前方,两眼闪烁着坚毅的光芒,此时的曹云飞士气十足,内心强大,一手挥袖,撤去了“风掣万里”的招数,清了清嗓子,扬天示令道——

    “众将士听令,一会到了西门宇霍的老巢,由我带着白虎七星君三师、四师、六师打头阵代号一分队,由单协领带着阴虎七煞以及一师、二师、五师从霍连城后方包抄代号二分队,八至十二师攻左方代号三分队,十二至十六师攻右方代号四分队,余下兵力按兵不动,守城护城!”

    此话一出,行军营门口浩浩汤汤的兵佣站直了身子,双手奉拳示上,齐口同声领命复明道:“末将领命!”

    此言毕,曹云飞侧眸一望,十分温柔道:“准备好了吗?我们要去了——”

    武玄月欣然笑意,转而从衣襟中掏出了一个锦囊,塞给了曹云飞道:“这是我早先给你准备了一个锦囊,到了关键时刻,你可打开了此锦囊!谨记,上了战场,先不要冒进杀敌,尤其是你跟西门宇霍对战之时,不管他出什么鬼马神招,能避则避能闪则闪,待完全摸清楚对方的路数和气力之后,找到致命要害,方才能暴露你的最强实力,一招毙命!”

    曹云飞斜睨厌烦,这种战术自己听来都觉得可笑,左躲右闪想什么样子呢?如此这般抱头鼠窜的模样,让自己手下看了士气大减,如此这般,助他人气焰灭自己威风的事情,自己才不要!

    曹云飞却也懒得搭理武玄月这么多,二话不说,运气而生,祭出“跨虎成风”招式,一众将士,片刻不到,已经转移了战场。

    曹云飞直目而去,温声命令自己的小娇妻道:“去吧~注意安全——”

    武玄月微微颔首示意,一手扬鞭,引着自己身后的众将士果断站位,只等曹云飞二次发放“跨虎成风”,武玄月带领的二分队,消失不见。

    曹云飞顺势,转移了三分队和四分队,转而御马转身,扬手而上,扬声示令道:“一分队听令,跟随我去,大杀四方,到了那霍连城,便是鬼邪之地,不是丧尸就是妖邪,大可不必存有任何怜悯之心,用尽全力,杀之诛之!”

    说着,曹云飞转身飞马扬鞭,奋力而出,带着身后浩荡人马,气势汹汹向霍连城城门冲了过去。

    万马奔腾,沙尘飞扬,飞沙走石,杀气升腾。

    曹云飞冲之门前阵地,登时愕然愣之……

    却不想,这西门宇霍早有准备,早早在霍连城门外沙地恭候多时,沙地之上,竖之四根高杆,上面分别捆绑着曹红霞,武朝阳,海夫人和陆姑娘四个人质。

    西门宇霍一身黑红妖气升腾战甲,稳坐高头鬼马之上,身后众鬼兵,黑压压密密麻麻一片,盔甲之下无脸,却是各个眼中闪着幽幽红光的鬼怪。

    曹云飞见状,勒马止步,眼中怒气,嘴中不经意间骂出一个字来:“靠!”

    曹云飞身后的季无常只看自己的妻子,被人五花大绑,悬之高杆之上,何等焦灼急躁心情,可想而知。

    西门宇霍放浪大笑道:“曹堂主果真是风马之速,这才隔了一晚上,消息灵通,腿脚灵变,分分钟钟就杀到了我霍连城外,既然如此,西门兄可不能够让曹堂主太过失望了~这不,恭候大驾多时,这一份人情大礼,曹堂主你可还满意?”

    曹云飞望之对方阵营之中的四位人质,心中谩骂不止,却有无可奈何到了极点,到底自己的家人和自己的民众的性命在对方手中握着,自己怎么可能放的开手脚大杀四方!

    曹云飞眉宇微皱,咬了咬牙道:“西门老贼,你我交手多时,没有想到你是如此卑鄙无耻之徒,男人之间的战争,你把这些女人牵扯进去作甚?你放了他们,你我真刀实枪干一场!”

    西门宇霍微微勾嘴,不紧不慢道:“呵呵~此言差矣,不过曹堂主对我的定义还是挺到位的,我本就是小人一个,做事向来没有底线,我只认结果!为了得到西疆,我可以不折手段,可以丧尽天良又如何呢?战场无父子,刀枪无眼六亲不认,抓你几个亲人作为人质又如何呢?想当初,我可是当着你的面,刮了你的兄长曹凛然——那一招龙虎风云,我至今还记忆犹新,怎样?曹堂主要不要在这里再大显神威一番?管他什么亲属家人,西疆子民,只要杀个够性,偶尔牺牲一两个人的性命,也是无所谓的!”

    西门宇霍简直就是个混蛋,如此言谈,不过是为了刺激曹云飞唤醒曾经那些年的记忆,杀人必先诛心,灭军必先杀势!

    曹云飞眉头皱的更紧,心头不快,情绪暴涨,欲要喷薄而出,恶言相向,却被身后的季无常拦住了。

    季无常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望杆之上,小声献计道:“曹堂主,你可否使用跨虎成风,将四位夫人小姐置换归来呢?”

    曹云飞听罢,方才恢复了理智,微微点头示意,这方便迫不及待的使出了气力,却不想一阵龙卷风风靡而去,到了此四人的周身,竟然毫无效力可言,曹云飞多次运气无效,更是气的咬牙切齿。

    西门宇霍见状,放浪笑意更甚道:“哈哈哈~曹堂主还真是心急之人,你可知道绑在这四位夫人小姐身上的绳索是经过特殊处理过的,大致跟锁气环差不多的材质,不管你如何用气都无用,除非你亲自上阵,割断了绳索,若不然根本无效。”

    曹云飞恨得那叫一个牙痒痒,自己被对方钳制,这出手也不是,不出手也不是,该如何是好呢?

    季无常更是急的满头是汗,眼看自己老婆一脸冷厉,视死如归吼天道:“云飞——吾等都是累赘,为了西疆之大业,牺牲吾等一众人根本不足惜,你大可放马过来!”

    还未等曹云飞开口接话,季无常按耐住不住性子,大吼而去:“夫人!你在说什……什么胡话呢!曹堂主是不会放弃任何一个西疆子民的性命于不顾的!你等几位贵人且等着,我们会想方设法救你们回来的!”

    曹云飞虽然心急如焚,却在季无常慌乱之中更加六神无主。

    曹云飞凝视季无常良久,不知该如何言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