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391.暗下军心(上官王上立誓除掉纳兰紫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纳兰紫英说完一番狂妄式警告言论后,登时神清气爽,盛气凌人,甩袖而去。

    上官王上脸上的笑容依旧,只是那眼神中微微闪出一丝危险的气息来。

    上官王上转身拱礼向前,依然一副恭敬谦卑之态,掷地有声道:“恭送纳兰至尊,上官王上就此别过!愿纳兰至尊长寿无疆,与天同齐!”

    纳兰紫英不为所动,脚下步伐断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倒是威风凛凛,胜人一筹的声势而去。

    到此,上官王上缓缓起身,目送天门一族的三位高位,右手下意识地去找左手林天扳指,心中又开始打自己的小算盘起来——

    纳兰紫英自视甚高,居功自傲,此人行事狂妄,却也不是无脑之辈;

    纳兰鸢岫隐忍谦卑,忍辱负重,韬光养晦,深藏不露,此番试探,倒是没有探出来对方的底牌;

    倒是这纳兰垂青……

    今日之事,最让上官王上吃惊的就是这位纳兰垂青——

    素问,纳兰紫英左膀右臂,天门双壁,各有所长,可是论其盛名,那纳兰鸢岫更胜一筹,而这个纳兰垂青却显得有些不值得一提。

    曾有传闻,纳兰垂青是纳兰紫英为了掣肘纳兰鸢岫,纳兰紫英特此竖起来的箭靶子——

    结果呢?似乎这箭靶子纳兰紫英用得相当不顺手,至于怎么不顺手法呢,传言众多,却都是趋于一种说法。

    纳兰垂青资质平庸,纳兰鸢岫光芒太甚,只要有她纳兰鸢岫在的地方,自然显不出她纳兰垂青。

    不管这纳兰紫英怎样抬举这丫头,连这天门至宝,阴阳判官笔都赏赐给了纳兰垂青,似乎也改变不了纳兰垂青被压制的处境。

    所以,来此地之前,上官王上也算是做足了功课,总想着能够挑拨天门内部关系,主要从纳兰紫英和纳兰鸢岫的关系下手,倒是忽视了纳兰垂青的小角色。

    结果倒是挺让自己的意外——

    原来传言不虚,却是要一分为二的看问题,纳兰垂青果真是受纳兰紫英的重用,为了能够钳制纳兰鸢岫,纳兰紫英也的确是过分抬举这纳兰垂青。

    纳兰紫英用纳兰垂青不顺手倒也是真的,只不过不似传言的那般,因为纳兰垂青蠢笨不受用,而是因为这丫头太过伶俐,聪明绝顶,以至于让提拔她的主上,心生忌惮,这不好管教的野马,即便在如何聪慧,他日变节之时,自己就会置身于水深火热之中。

    纳兰垂青——绝非传言中的简单角色!

    纳兰紫英能把她提拔到与纳兰鸢岫等同的位置,想必也是在天门众多子弟中,通过层层筛选,踏着血迹走到现在的位置上来。

    若是这纳兰垂青没有两把刷子,那她也不配做到天门双壁的位置上。

    所想,今天事情发展重重,表面看是纳兰紫英一人发难,纳兰鸢岫频频受训,忍辱负重,就像是受了气的小媳妇一般,连句大声话都不敢说一句,而真正驱动趋势发展的并非此二人,而是那个叫做纳兰垂青的女子。

    找到了问题的关键,上官王上自然是要对症下药,有的放矢——

    上官王上走到了望天台东侧方,学着之前纳兰紫英众人,运气打在了正东方的赤色炫石的上方,登时间一股柔和东风而来。

    上官王上步履稳健,脚踩东风,身后三五随从紧跟其后,借着上官王上的东风,御风而下。

    上官王上这一路御风下山,眼看前方一众红衣女子,东风至天门子弟避云珠罩展开之云阶,纳兰鸢岫一手挥去拂尘,撤去避云钟罩;

    继而纳兰垂青,挥洒笔墨间,一个“醒”字行云流水,书写完毕,纳兰垂青运气推去,悬空“醒”字入体受术者,登时唤醒了被避云珠滞留在云阶之上的天门修士。

    到此,纳兰紫英一脸不屑,眉宇微皱,姿态高冷道:“还愣着干什么?不重要的东西,还不赶紧给我过来!”

    被纳兰紫英这般冷斥,是个天门修士都会闻风丧胆,怯然慌神,小心翼翼地上了这东风,欲要这下山归去。

    眼看此三人配合紧密无间,上官王上又开始搓他左手大拇指上的扳指,嘴角间不由自主地发出“啧”声。

    到此,上官王上轻咳了一声,扬手一挥,身后的一个青衣男子凑过头来,恭拳行礼请命道:“主上有何吩咐?”

    上官王上缓缓道:“你之前提供关于纳兰鸢岫和纳兰紫英的情报比较详尽,你现在手头是否有相关纳兰垂青的情报?”

    青衣男子低头凝思片刻,如实禀报:“回禀主上,小的疏忽,没想到这纳兰垂青也是个狠角色,之前觉得此人不痛不痒,无关大雅,在搜集情报的问题上,就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所以……还请主上降罪!”

    听到这里,上官王上面色冷静,细细想过,张口道:“无碍,别说是你没有注意到这纳兰垂青的存在,连我都大意忽略此人的存在——不过,来此天门一遭,总归是有些收获,既然你之前没有做到位的工作,将功补过,接下来的时日里,我们有的时间跟她纳兰一族好好打交道一阵子了——”

    青衣男子微皱眉头,抿嘴间,没有管住自己到底好奇心,小心翼翼问道:“难道主上是要在云水碧逗留一段时日吗?我们不马上班师回朝会不会……”

    上官王上摸搓离天扳指,深深吸了一口气,抬头间微微敛目而望

    ,所想:自己现在还有什么脸会东苍?自己现在已经得罪了纳兰紫英,若是现在回去父尊八成是要怪罪于自己,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我上官王上何时打个败仗?即便败了,虽败犹荣!

    我上官王上若是不想办法扳回一局来,那就对不起我上官家的名字!

    权门储君怎么可能输人一等呢?

    纳兰紫英你不是狂妄吗?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够狂妄到何时!!!

    到此,上官王上双眼微闪凶光,他缓缓张口道:“东方杰你给我听好了,我上官王上若是不把这纳兰紫英从天门至尊的位置上拉下来,我便誓死不回东苍之地!在天门之战中,我们青龙军只能够赢,绝不能够输——”

    听到这里,东方杰低头奉拳领命道:“是!小的领命,我这就去打听关于纳兰垂青的一切情报,还请主上勿扰心志,她们天门小女子嚣张不了几时!”

    听到这里,上官王上欣然点头道:“嗯,我也是深有同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