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393.留下盘问(纳兰紫英盘问武玄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眼看纳兰鸢岫态度坚决,纳兰紫英被对方顶在这里上不去下来,两个人都僵在了这里,气氛相当不妙。

    武玄月见机行事,赶忙走上前去,打圆场道:“纳兰师尊你这是干嘛呢?纳兰至尊对您寄予厚望,才会授予纳兰师尊的称号,你应该感恩戴德,并且以自己优秀的表现,来回馈天门,而不是现在这般推辞责任,好了好了~~你赶紧站起来,收起来你手中的拂尘,这是纳兰至尊高看你一眼的象征!”

    说着,武玄月向纳兰鸢岫挤眉弄眼,蹲下身去,托着纳兰鸢岫的手肘就网上拽,期间她还不是在对方耳边吹风道:“她现在正在火头上,你可别再触怒她了,现在天门人心不稳,内忧外患不断,不是这个关头辞官隐退,若是你有想法的话,日后寻个时机再说。”

    此话一出,纳兰鸢岫向武玄月投以无奈眼神,五味杂陈。

    却没想,武玄月这一个扶起来的动作,再次引发了纳兰紫英的火爆脾气。

    纳兰紫英冷瞥一视,严厉怒斥道:“纳兰真士,这里有你什么事情?她纳兰鸢岫没手没脚吗?自己不会站起来吗?还用你来搀扶!”

    听到这里,武玄月登时一惊,肢体动作悬在哪里不知错,这搀扶也不会是,不搀扶也不是,倒也是尴尬得很。

    纳兰鸢岫见状,态度算是缓和些,似乎刚才武玄月的话有了些效果,想明白立场的纳兰鸢岫缓缓站起身来,向武玄月微微一笑道:“多谢垂青师妹指点,鸢岫吾身三省,心中明了——”

    话毕,纳兰鸢岫站直了身子,双手交叠与腹前,再次正经八百向纳兰紫英行了一个标准的合谷礼,这一次不是请辞,而是谢恩之意。

    纳兰鸢岫低头拱礼,缓缓道:“纳兰鸢岫万分感激纳兰至尊青睐,给了我一次历练的机会,也感谢纳兰至尊对鸢岫的信任,授予鸢岫如此之高的官衔,这一次鸢岫不再推辞,真心实意向纳兰至尊保证,对于天门,纳兰鸢岫必当竭尽全力去维护,对于至尊,纳兰鸢岫先天发誓,绝对不会做出半分对不起至尊大人的事情来!”

    此话毕,纳兰紫英轻叹,脸上依然一副冷傲,张口道:“今日之事,就这样了,对了——那纳兰枝蔓临死前给你说什么了吗?”

    听到这里,纳兰鸢岫眼中忽闪一丝惊叱,适才张口回应道:“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她就是跟我讲了些关于她儿子的事情,求我日后善待她的孩子,这一类的话。”

    纳兰鸢岫谦卑回应,显然她没有说事情——

    纳兰紫英望之疑之,继续盘问道:“就这些?她果真没有再跟你说了别的些什么吗?”

    纳兰鸢岫低头垂目道:“没有了。”

    纳兰紫英自知道这纳兰鸢岫嘴巴严得很,若是她不想说的实情,只怕自己再问多少话,结果也是一样。

    纳兰紫英一手摆去,白眼道:“下去吧——”

    看到这个动作后,武玄月和纳兰鸢岫顿时松了一口气,相互一视,欲要相伴速速离去之时,纳兰紫英突然喝令道:“纳兰真士——你留一下!”

    听到这里,武玄月欲哭无泪,自知道自己再劫难逃,抖机灵太过,迟早是要被人被人训斥的!

    武玄月不敢怠慢半分,心中即便不爽,却还是老老实实留了下来。

    纳兰鸢岫眼中生怜,这一眼看去,似乎对武玄月的处境深表同情,却还是自顾安危,先行了一步。

    武玄月转身低头行礼,表面乖巧,心中小算盘打得啪啪作响。

    纳兰紫英不动声色,一眼寒光犀利,上下打量武玄月,待纳兰鸢岫走远之际,纳兰紫英方才开口道:“呵呵~今天纳兰真士还真是勇猛无比,在望天台之上,足智多谋,勇气可嘉——我晋封你纳兰垂青为天门真士的位置,你还可满意?”

    武玄月心惊胆颤,却还是故装从容,惯会装傻充愣道:“纳兰至尊慧眼识珠,更是提携爱戴下属,若是纳兰至尊觉得我适合这个位置,那我纳兰垂青便就是适合的,若是纳兰至尊觉得我不适合这个位置,为了抬举我,给了我天门储君的位置,纳兰垂青也会努力赶进,刻苦修炼,有朝一日,做一个能够和我身份匹配的修武之士。”

    此话一出,纳兰紫英脸上露出鬼魅一笑,继而她迈开脚步,绕着武玄月一周,眼神如狼虎视,像是盯着猎物一般,危险意味十足。

    纳兰紫英一边踱步,一边冷声哼笑道:“我自允自己眼神不差,却在看你纳兰垂青的问题上,看走了眼——竟不知你纳兰垂青还真是一个深藏不露,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之人!说说吧,今日之事,你到底是蓄谋已久,为自己谋取声誉;还是与她人勾结,抬举旁人,也是为了自己的锦绣前程?”

    眼见此番境遇,武玄月心肝脾肺肾俱颤,如此强压气场,果然是天门创始至尊,这气场旁人岂能比?

    即便如此,武玄月还是咬着牙关,死活不吐口,继续装傻道:“纳兰至尊明辨是非,一眼秋毫,当时的情景,我纳兰垂青就是随机应变,顺势而为,又岂非蓄谋已久,勾结他人之说?这个罪名太过沉重,垂青承担不起~~还请纳兰至尊明鉴。”

    纳兰紫英一眼定格,停下了脚步,直目而望,眼神微敛道:“是吗?好一个随机应变,顺势而为!你纳兰垂青何时变得如此聪慧伶俐,竟然把我和我纳兰师尊都算计了进去,当初我看中你纳兰垂青的本质,及时质朴和老实,你没有纳兰鸢岫的聪慧,也没有她的过人武技,而我看中你的,恰如其分就是你身上的平庸和质朴,因为你执行力强,对于我的言论,向来是言出必行,从未犹豫过,而今日的人,倒是让我刮目相看,吃惊不小——原来你的朴实和老实,都是伪装,真正的你,未必是我平日里看得那么简单!”

    武宣也听到这里,压着性子,差点没有笑出声——

    什么叫做老实朴实,行动力强?说白了,你不就是觉得纳兰垂青蠢笨平庸,好驾驭吗?

    若是如此,这纳兰垂青还真是一把好枪,你纳兰紫英指到哪里,他纳兰垂青打到哪里的二傻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