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436.再生心机(上官侯爵有意拉拢弥世遗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白云山巅半山腰处,弥世遗孤一众人亲眼见证了暗巫一族被纳兰若叶封禁打败,望天惊喜之余,此三人算是彻底松了一口气,相互一视,各怀鬼胎。

    东方影心中明了,眼前的男子为何人,这天底下能够挥洒自如成玉之气的男人,除了他弥世遗孤本人,再无二人。

    而偏偏这个时候,自己就是弥世遗孤本尊的模样,明知道这个谎言已经扯不下去,本尊从天而降,使出武道之绝学,自己原形毕露,脸上无光。

    只是,东方影常年游走于谍战工作中,自然有自己一套行事方法,若是对方不拿出绝对的证据,指正自己的身份,所有的一切都有转机,自己必当咬紧牙关,打死都不能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

    况且,自己的主上还站在自己身边,若是让上官侯爵看到自己认怂的一面,东方影宁愿割腹自杀,了断了自己这条不中用的性命。

    东方影绝对不会主动站出来,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所想眼前的男子,已经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来,虽然这弥世遗孤的新造型比不过从前他那张脸俊俏,但是却是一副让人打从心眼里,油然生畏的王者的脸庞。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骨相改了,连同弥世遗孤气场也发生了改变,东方影从前根本不怕弥世遗孤任何,却在看到对方这样一张王霸之气十足的面庞之后,心神敬畏,退避三尺。

    弥世遗孤自知道,自己的出现,什么都不说,已经生生打了他东方影的脸,就看这东方影,左右游离,不敢直视自己的眼,弥世遗孤勾嘴一笑,直视眼光如刀,簌簌向东方影直击而去。

    东方影心生寒意,却还是硬着头皮,咬着牙关,不去与弥世遗孤的眼神做过多交流。

    弥世遗孤心中乐呵,暗自心道:也罢,东方影这小子虽然抢了自己的身份,要了自己的脸,到底也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来,只要自己的熊猫兵团没有伤亡,这小子倒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罪孽深重。

    再者说来,这小子命太好,若不是跟自己的心上人有血缘关系,自己也不会这般心慈手软,放了他一条生路。

    所想,自己现在面对不仅仅是他东方影个人,只有他上官侯爵的存在,自己面临的就权门的权贵,纵使东方影这要了自己的脸旧账自己绝对不会股息过去,但是在上官侯爵面前,自己也不至于直接戳穿了东方影的真实身份。

    这打狗还有看主人,若是自己堂而皇之地戳穿了东方影的真实身份,脸上最挂不住的就是他上官侯爵,与其这样,闹得大家都不开心,不如这件事情向按住不提,待私下里自己有机会,再找这东方影算总账也不迟。

    想到这里,弥世遗孤果断收回了目光,再也不用自己的眼神去凌迟那东方影。

    登时间,此三人之间的气氛尴尬,陷入了僵局。

    这百般聪明的上官侯爵又何尝不知道从天而降的天兵神将到底为何人。

    自己虽未亲眼见识弥世遗孤成玉之气的浩瀚洪荒之力,却早有耳闻,这小子不凡的武技,堪称鬼马神力,天下一绝。

    果然百闻不如一见,见此弥世遗孤天下无敌的成玉之气,上官侯爵眼换缭乱之际,更是心生拜服,所想自己之前为了保全天门和权门的名声,拿这小子当了替死鬼……

    现在想想,还真是有些许可惜,以弥世遗孤不俗的元气,不凡的武技,若不是身份低微,上官侯爵早已经按耐住不住自己惜才若渴的内心,将其招入自己的麾下,为己所用。

    嗯?!

    之前的弥世遗孤不可为己所用,但不代表现在的他,不能够为己所用啊!!若是这小子有心有心追随自己,便会回答出了自己出的问题来……

    想到这里,上官侯爵嘴角轻扯一侧,又是习惯性的算计笑意攀爬而来,拿筹谋的鬼点子,蜂拥而至,冲上了他的计谋无限的大脑来。

    到此,上官侯爵理了理自己的衣裳,摆正了姿态,登时间双手恭拳而上,毕恭毕敬地向弥世遗孤行了一个抱拳搭理,感激说辞侃侃而来。

    “感谢这位英雄义士出手相救,救我和弥世公子与水深火热之中,上官侯爵感激不尽,不知道这位英雄义士的尊姓大名,侯爵该如何报答英雄义士的救命之恩呢?”

    眼看上官侯爵一副恭敬姿态,这压低的头颅和端庄的奉拳,无疑不满足了弥世遗孤的虚荣心,到此,弥世遗孤一手搓着下巴,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笑意。

    弥世遗孤虽然心满意足,但是他也清楚上官侯爵的为人——

    上官侯爵在权门一党中称得上正直和仗义之士,但是合着天门氏族相比,上官侯爵怎么都不到天门教化下的虚化若谷,不计得失的境界。

    权门善于权谋,自然这上官侯爵也是其中一党,伪装地在如何得体大方,终归内心还是跟那权门一党一丘之貉,好也好不好到哪里去,若是这般谦卑感激之色,只怕又是套路算计,等着自己往里头跳。

    之前自己上天门的当还算少吗?

    呵呵呵呵~~~

    想到这里弥世遗孤双眼微眯,目光敛色,向来不是什么省油灯的他,也不会吃素,任人宰割。

    弥世遗孤想到这里,对立而坐,学着上官侯爵的动作,双手奉拳而上,毕恭毕敬,低头哈腰,态度谦卑行了一个抱拳礼道——

    “上官公子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何足挂齿,区区无名之辈,上官公子没有必要这么挂心——”

    上官侯爵不依不饶,态度谦逊依旧,紧追不舍道:“英雄谦虚了,这位义士武功盖世,一招制敌,化解我和弥世公子所有的为难,此乃救命大恩,岂可不报?若是义士不告知我上官侯爵姓谁名谁,何许人也,上官侯爵该如何报此救命大恩?义士仗义不假,不求回报,可是义士之举,倒是把侯爵推到了不仁不义的地步,这可不是上官侯爵素来的行事作风,还请义士宽解,告知侯爵义士尊姓大名,有朝一日,侯爵能够回报其大恩大德,绝不推辞!”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