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473.明道求婚(武明道大胆向纳兰雨落求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武明道和纳兰若叶一唱一和,各种给武玄月戴高帽子,似乎有意讨好宽慰对方的意思。

    只见武玄月一脸铁青颜色,一脸不爽地瞪了纳兰若叶一眼,对于自己极力维护的此二人,她是又爱又恨!

    此话怎讲——

    武玄月信任纳兰若叶,本想着自己一声令下,对方便接令行事,按照自己的指示行事,结果却是人家宁愿当众撒谎,也不愿按照自己的指示行事。

    武玄月极力维护武明道的立场,结果呢?关键时刻,人家调转枪头,竟然向着上官侯爵一方,跟那纳兰若叶一条心思。

    武玄月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到底自己极力维护的父尊意识,对不对,到头来倒成了自己被人独树一帜,被扇在了那里。

    武玄月自然心里不爽,疙疙瘩瘩地各种恼火,这情绪来了,更是脸色难看,讨厌至极背叛自己的两个人。

    武明道自然知道,武玄月之所以做出刚才的决定,就是为了极力维护自己的立场,而自己这方抛弃队友果断站在其他的队伍的做法,确实有点缺德。

    这上官侯爵推波助澜,他看到武玄月满脸铁青之色,自然心中暗喜,欲要挑拨离间一番,而此举早已经被武明道和纳兰若叶看穿。

    聪明机灵的武明道,怎么会给上官侯爵钻孔子的机会呢?

    他知道武玄月恼着自己什么,也明白纳兰若叶得罪了武玄月什么,自然趁着这个机会,都换回去了,别在气着自己家的大小姐。

    武明道此言一出,武玄月脸色未见好转,而是侧眸一眼而去,无奈而又不屑武明道的小把戏。

    武明道见状,自知道这武玄月现在气已经消了大半,自己也没有必要为这种小事情上头——

    武明道递了一个眼神过去,示意纳兰若叶,纳兰若叶秒懂。

    到此,武明道的天门至尊的身份已然坐实,不管他东方影在如何巧言善辩,也改变不了武明道天门皇子的身份,而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赶紧让纳兰若叶宣判,自己个身份证实后,方才可以顺理成章进行下一个环节的仪式。

    纳兰若叶站直了身子,清了清嗓子,宣判道:“由于弥世遗孤公子在证实身份的环节中,因为自身状况问题受限,暂时无法证明他天门皇子的身份,待弥世遗孤功力恢复之后,天门会对他的身份进行进一步的调查和认定。而武明道公子,通过层层的测试,足以证实了他天门至尊养子的身份,我纳兰若叶再次宣判,武明道是我天门至尊的养子,位同真士品阶,身为天门皇子!”

    到此,关于武明道的身份问题,告一段落,而下一个问题接踵而至——

    纳兰若叶继续道:“武公子,你是否有什么话要当着全南湘百姓的面宣布出来?”

    继而,武明道步履稳健,走到天台中心位置,他合谷行礼,向天下之人行礼。

    武明道接着纳兰若叶的话,顺势扬声道:“是的,若叶女官,在天门至尊纳兰鸢岫离世之际,我寸步不离地在其一侧,与纳兰至尊一同对抗天门叛徒,以纳兰吹雪为头目暗巫一族,纳兰至尊不幸离世,在她弥世人间,剩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她将象征着天门至尊位置的南红手串交给我,并且告知我,她要将天门掌门人的位置传位于纳兰雨落——”

    此话一出,南湘百姓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继而欢呼一片。

    武玄月的娘亲纳兰雨落在天门盛名一时,多次破获大案奇案,她的事迹早已经传遍了街头巷尾,她纳兰雨落深得民心,而这天门至尊的位置,除了实至名归,更是众望所归。

    武玄月虽然已经做好了接受天门的准备,但是这宣判声落下之时,武玄月还是经不起心情的激荡,瞠目愣神了片刻。

    武明道回眸一望,笑盈盈道:“纳兰真士你还愣着干什么呢?还不赶紧前来接奉?”

    武玄月恍然回神,适才步履生风,向武明道身边走去。

    武玄月站定,武明道与其对立而站,一手高高举起,将那南红手串,举之额头上方,象征这天门掌门人,高高在上神圣不可侵犯。

    武玄月到此,单膝跪地,右手交叉胸前,搭在她的右肩膀上,低头行礼,用心之言,深沉宣誓道:“纳兰雨落平庸,惭愧不才,幸得纳兰至尊垂爱,将天门交给雨落手上,我纳兰雨落,从即日起,天门便是我纳兰雨落的终身使命,我愿以我终身之命,敬天奉地,不辞劳苦,带领天门修武之士,开拓修武之道。”

    此话毕,武明道眼中闪过一丝不舍的痛惜,却在这一刻,他的脑海中浮现起之前,他们二人一同跳进那天灵地罗大轮盘之中的场景……

    武玄月怒声道:“弥世遗孤你小子想干嘛?跟我开什么玩笑呢?当众给我难看,对你有什么好处呢?”

    武明道又是标志性,痞坏一笑道:“纳兰真士在说什么呢?我现在可不是什么弥世遗孤了,我现在可是大名鼎鼎天门至尊的干儿子——武明道!你可别叫错名字呦~~~”

    武玄月惊愣,瞠目片刻,虽然她心中已经有数,这弥世遗孤极有可能就是自己的父亲,但是在没有搞清楚状况下,自己还是要做好最坏的准备,这世间太多的机缘巧合,有些事情你觉得是对的,偏偏老天就是跟你开个玩笑,逗着你玩;而有些事情你怎么想都不合理,可是他偏偏就是客观存在的,让你哭笑不得结果。

    想到这里,武玄月故装姿态,更是嗤笑谩骂道:“你脑子进水了吧!你知道自己再胡说八道什么呢?你可知道这武明道是什么人……”

    武明道哼声一笑,一脸不屑道:“知道知道了~就是那个天下武道开拓者,引发天下大乱的始作俑者,还有……你纳兰雨落倾心于此的男人……是吧?”

    武玄月顿时恼羞成怒,脸红一片道:“废话少说,我跟那武明道的关系,你少乱猜测!”

    武明道嘴角一勾,破有深意道:“谁说我就不可以是武明道呢?谁说我就不可以是武道的开括者呢?引发天下大乱也好,灭了他权门一族也好,我只想做你纳兰雨落的心上人~~~怎么样?现在你还有的选择,跟我走吧,你我一同浪迹天涯,不问这世间琐事,我们只做这天底下让人羡慕的神仙眷侣可好?”

    听到这,武玄月双眼惊颤,竟没想到,自己的父尊曾经会以这样开始随意的体态,向自己的母亲大人求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