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764 不许再做危险的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医生?我是厉君霆的家属,请问他现在怎么样了?”江筠儿和莫晓慧马不停歇地赶到了邢墨所说的医院。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厉建华和厉君昕跟在后面。

    全家人都十分的焦急。

    “你们就是邢总说的病人的家属吧?厉总的太太和父母吧?”那医生刚好查完厉君霆的情况出来。

    江筠儿急忙点头,“是的,我就是厉君霆的太太。我想知道他现在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了?”

    “厉太太,您先别激动。厉总不过是暂时昏迷了,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估计要在医院里修养两天才能出院。”那医生往下按了按示意江筠儿淡定一些。

    “谢天谢地!”江筠儿双手合十。

    莫晓慧比她更激动,在一旁问道,“医生,我们现在可以去看我儿子吗?”

    “他现在还深度睡眠中,我建议你们等病人苏醒后再进去探望,尽量不要打扰病人休息。”那医生顿了顿又道,“不过你们可以隔着门上的玻璃暂时看他一眼。”

    江筠儿等人点点头。

    邢墨等人也随后赶到了。

    许竟易和蓝阅臣也走了进来。

    见到蓝阅臣,那名医生不由得恭敬了几分。

    “蓝医生久仰大名了!”

    “嗯,这次谢谢您了陈医生!”蓝阅臣说道,他在现场不能及时赶到,便让同门师兄联系了医院里最好的医生。

    “哪里,哪里!”两个人又客套了几句,大家才渐渐地都聚集在了厉君霆的病房前。

    看着病房里安详的睡颜,众人都是感叹不已。

    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能够活着,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江筠儿等得都有些打瞌睡了忽然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水——”

    她一个激灵站了起来,急忙冲进了病房。

    跟在她身后的众人也急忙跟了上去。

    “君霆!你怎么样了?”莫晓慧上前一把拽住了儿子的手。

    厉建华也是感动自责的满目泪水。

    江筠儿强忍责备他不爱惜自己的冲动,先给他倒了一杯水。

    见厉君霆好像没有力气,便直接坐到了他的身侧,一只手扶起他的肩膀道,“先喝点水吧。”

    在海水里泡了这么久,他的嘴唇都有些泛白了。

    莫晓慧不敢当着儿子的面哭,只能强压着泪水道,“团子和滚滚还在家里,我就先回去了。君霆就交给筠儿你了!”

    “妈放心吧!由我照顾君霆绝对没有问题的。”江筠儿急忙一口应下来。

    莫晓慧点点头带着剩下的人就准备出去,走到一半她忽然又顿下来了,对着厉君霆道,“等你回去,我再和你算账!”

    声音虽是严厉,却带着一股子暖意。

    “妈!”厉君霆吃力地笑了笑,“好,儿子会尽快回去领罚的。”

    他虽然没有受太多的伤,可毕竟是一天一夜未进食又泡在水里,整个人十分的虚弱。

    “贫嘴!”莫晓慧嘟囔了一句,却是不敢在看他。

    等出了门,又恨恨地瞪了厉建华一眼。

    厉建华无奈对厉君昕道,“你看看,你妈这还恨上我了。”

    “爸,您平心而论,对得起君霆吗?都是您的儿子怎么就不能公平对待呢?”厉君昕沉默了一下,突然开口说了一句,不等厉建华反应竟是一下子走了个空。

    “这孩子!”厉建华嘟囔了一句,心里也十分不是滋味。

    病房内一下子只剩下了江筠儿和厉君霆两个人。

    江筠儿将家里送过来的鸡汤小米粥端了过来,“起来吃点东西吧。”

    她动作温柔,眼神却不看他。

    明显的是生气了。

    厉君霆抬手握住了她的手,忽然在她拿着勺子的手亲了一口,“还生气呢?我这不是没事儿吗?”

    江筠儿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还没事儿呢?上次是胳膊受伤,现在又是跌下悬崖。厉君霆,你非要把人气死才甘心吗?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会害怕的人家每日担惊受怕的?”

    那一腔的怨气仿佛一下子就淌了出来。

    泪珠啪嗒啪嗒的落下。

    “好了,傻丫头!”厉君霆抬手擦了擦她的脸颊,这样衣冠不整的江筠儿看起来有些狼狈,不知道怎么的却能够让他的心里暖暖的。

    江筠儿哭了一会儿又想起厉君霆还没有吃东西来,急忙擦干了眼泪,瞪着他道,“你要发誓,以后不许再做危险的事情。”

    “好,好我发誓!”厉君霆抬起一只手。

    江筠儿才破涕为笑,将放在一旁的粥又端了起来,“你都一天没吃东西了,先用点软的垫垫吧。”

    夫妻俩正说着就听见门口有笑声传来。

    厉君霆脸不由得一黑,“邢墨!你给我出来!”

    这嗓门看起来并没有那么虚弱嘛。

    邢墨一边推门进来一边对着厉君霆挤眉弄眼。

    倒是将江筠儿羞得有些手足无措,“你们先聊着,我要去一趟洗手间。”

    竟是落荒而逃了。

    邢墨摸了摸鼻子,“嫂子这都两个孩子了吧,怎么还这么爱害羞呀!”

    话音还未完,就被厉君霆扔过来的一个枕头砸在了脸上。

    “哎哟!厉总!用不着这么狠吧。我要是死了,恐怕你想要知道的秘密就不好查喽。”邢墨嬉皮笑脸地将枕头捡起来放好。

    厉君霆却是一下子严肃了起来,“你究竟打听到了什么?”

    邢墨这小子向来擅长探听消息。

    他被送来医院的时候就一直对亚瑟所谓的冥王组织耿耿于怀,便拜托了这个家伙去打听。

    现在看他这个样子,好像亚瑟说得不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