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1章 陀罗地总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析城山,坐落于泽州西南,去濩泽五十里,东望太行,南抵王屋。峰岭覆盖范围并不大,方圆不过十来里,份属幽境僻壤。

    然这人烟稀少之地,一条曲折小径却已通幽,勾连着大大小小的峰峦。其主峰曰圣王,山峰顶平、四周如城,有东西南北四门,仿若一天然造化之圣城。只需稍加利用,便可成镇成甸。

    而隐于主峰之内,有屋舍、店铺、街巷俨然,有人影丛丛,有炊烟袅袅,表面看起来,是一座平静祥和的镇甸。在北峰口,乱石砌就的方壁上,镂刻着三个大字:陀罗地。

    这,便是蛇灵的新总坛,当然,此前是早早地便修建好了。狡兔三窟的道理,萧清芳是深谙其意。这处地方,选得甚妙,可谓得天独厚。

    地处偏僻且人迹罕至,且无需太费人、物力,只需在天然的壁洞间勾勒几笔机关、建筑、道路即可。且析城山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其地下众多的溶洞穴窟,密布称网,天然地便利于蛇灵营造蛇穴,监控整片山脉,保护陀罗地总坛安全。

    同时,此地既在泽州境内,与都畿之地,只隔着一条王屋山脉,距离神都洛阳,更是不足两百里。

    作为一心谋国夺权的逆党组织,是不可能一直将重心放在边鄙之地的。而传说中的“柳州总坛”更是不知偏到什么犄角旮旯了,纯属“谣谈”,毕竟,蛇灵势力不过江......

    此地,之前一直是萧清芳保留的秘密基地,自落成后便一直未有启用,知晓其存在者更是少数。然而如今,随着在幽冀举大事而败北,放弃了诸多可能暴露的据点、分坛,蛇灵的下属纷纷重聚于此。而这些蛇灵属下,基本有个共同的特点——萧清芳的死忠。

    在冀州,面对元徽的打击,他们败得太快、太干脆了,由不得萧清芳不将怀疑的目光放到蛇灵内部的异己份子身上。

    平静的镇甸下别有洞天,在屋舍背后的山壁内,是一条条索道机关,直连地低二十余丈。比起地面上的陀罗地,地下的总坛可要壮观的多。

    这是一座巨大的山穴,其间通寝房舍过百,再加各处雕凿的洞穴,可容数千人之众。更有议事堂、典籍库、刑堂、练武场、监狱等等配套建筑,这简直是一座地下城池。

    山穴甬道之中,布满了各式各样奇巧诡秘的杀人机关,落石、飞箭、流火、毒水......种种要人命的东西,就隐藏在山壁穴道中,一旦触动机关,便来索命。

    对这座总坛,除了萧清芳通晓所有道路机关布局之外,也就负责建造的蛇灵元老鲁成了然于心。至于其他蛇灵高层,大多只得了一方一路的情况。

    随着大量蛰伏的蛇灵各堂属下陆续归来,山**的人味多了不少,然气氛始终沉凝于一片压抑之中。比起之前,萧清芳对属下的控制更加严密了,地下总坛,是有进无出,洞道之中,不准单独走动。连通总坛的蛇穴,全部开启......总之,一副紧张过度的表现。

    在山穴中央戊巳土位置,一座高大的祭坛,这既是蛇灵“最高权力”的象征,也是整个陀罗地总坛内消息控制总掣。祭坛上,挂有一巨大的圆璧,上边雕刻着一条毒蟒,两只鲜红的眼睛分布左右,仿佛散发着磷光。通体紧密的蟒鳞,透着寒意,释放着一股阴冷的气息,令人不寒而栗。几根雕纹石柱矗立在侧,上置火盆,阴风嗖嗖,火舌狂舞,为这暗沉的总坛更添几分诡异。

    祭坛下,是一间占地更广的石室,也是萧清芳的居所。

    石门开启,透出其间黄亮的灯光,箫章低垂着脑袋,步入其间,仍不敢抬头与坐在书案后的萧清芳对视。

    对冀州的失败,萧清芳并未苛责与箫章,但箫章却是自责不已。战场上打不过也就罢了,毕竟蛇灵嫡掌力量损失还在可接受范围之内。但是掘鲤淀中,被元徽带人包了饺子,那一夜的损失,可是伤筋动骨,痛彻心扉了......

    别看蛇灵家大业大,想要培养出那么多精干杀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虽然带着残存的人逃归,不过那只余数十人的凄惨光景,即便半个月过去了,箫章依旧心疼不已。

    最让箫章感到难受的是,他让萧清芳失望了......毕竟畸恋熟妇萧多年,面对大姐那淡漠的目光与神情,箫章心头是充满了自责与愧疚。保持着颓然的状态,已经有好些时日了。

    “大姐,新归来的三个堂口属下,已经安置完毕!”身形都佝偻了一些,箫章沉声禀道。

    萧清芳穿得一身华贵女装,估计也是受了打击,面上苍然老态凸露,放下手中的一副地图,抬首沉默地瞥了下箫章,过了一会儿,方才应道:“嗯!”

    “各州各堂隐蛰如何?”萧清芳声音平稳地问道。

    “蛇灵下属,已经开始全面收缩。北边各州,基本已撤出,半数移地,半数来总坛。南边各地,有暴露风险的,撤隐命令也已降下,剩下的,也将新的联系方式信号更改,责令减少活动。官府,暂时,应该找不到我们......”若是以往,箫章绝对会给萧大姐一个肯定的回答,然此刻,语气间充满了迟疑与忧忌。

    萧清芳显然察觉到了,立时放大声音,呵斥道:“怎么,一场失败,就让你颓唐至此。受不得挫折,何谈大事?我看你,连影子都不如!”

    已经被内卫接手的动灵,无形间,又被鞭尸了。纵观影子近几年来的经历,总结来说就是:一直装x,一直被打脸......

    “我——”箫章抬头直视萧清芳,旋即心虚地别过,苦涩道:“大姐,此次蛇灵的损失太大了。冀州那边,我难辞其咎!”

    “够了!”萧清芳拂袖打断他,略微沉吟了一会儿,方才喟然道:“这点损失,蛇灵还承受得住!只恨那狄仁杰,那元徽,还有,苏显儿......”

    提到对a美人的时候,萧大姐有些咬牙切齿,没有被心腹之人背叛的滋味,当真不好受。

    深吸了一口气,萧清芳平复起伏的心绪,瞪着箫章,放着狠话:“此恨,迟早有一日要尽数还与狄仁杰那些人!你,就不要再给我做这戚戚之状了,窝囊!”

    “是!”萧大姐雌威劝励,对箫章自然是有效的,当即应了声。

    虽未有明显的激昂之态,然佝偻的身体渐渐绷直,证明着他的变化。

    “内奸的事,查得怎么样了?”气氛冷了一会儿,萧清芳突然阴恻恻地问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