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七十二章 分兵北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骑兵损失六千,其实可以看出来,今日的鲜卑远远比当初的匈奴要强。要是二百年前,所谓的控弦之士对步卒并没有这么大的杀伤力。从伤亡率来说,东方三部鲜卑,明显比拓跋氏的兵马要强上一些。”

    司马季一边前行一边评价,跟在身后的众将皆点头称是,司马季周围的晋军士卒正在打扫战场,当然也是救治双方的伤兵。司马季并没有真正和鲜卑人真正对战过,这一次就近观摩也是机会难得,可以从此战看看双方交战的过程用作准备。

    不能因为现在和平共处就麻痹大意,晋朝军队对鲜卑,已经不像是当初汉朝对匈奴那样装备碾压了,至少东部鲜卑冶金技术还算可以,和幽州不能相比,但也不像当初匈奴那样尴尬,好处就是鲜卑早已经分裂,这是晋朝的优势。

    “你们不用担忧鲜卑会成为后患,学我者生似我者死,本王自然有办法让鲜卑不成威胁,本王虽然娶鲜卑女子,但还没为了女人连自己的身份都忘了。”见到身边的将校都有些脸色微变,司马季便开口安慰。

    分裂的鲜卑有助于晋朝不动神色的钳制住,这就比汉朝面对完整统一的匈奴要强。中原作为东亚唯一一个文明,引领周边。这也是中原对所有周围势力的一种天然优势,只不过中国古代长期没有认识到这一点。

    出于多种原因包括幽州距离草原太近等等,司马季并不愿意和鲜卑浪费时间,加入草原奔跑大赛当中,不代表他就没有对这些邻居想办法,拉拢上层只是其中之一,尝试让鲜卑变成半定居也是其中之一。

    定居的好处在于,将游牧拉近到和中原一个水平线上,对方不能打了就跑,以后想要和中原比划,就要考虑是不是能受得起报复了。而中原作为农耕定居的最早的族群,一旦鲜卑开始转入定居,那之后鲜卑人的想法就容易被预测,至少比纯游牧的时候容易预测。

    要是用工业时代来举例子,就涉及到了产业链上游和下游的问题。一旦被纳入到了一定轨道当中,无形的束缚会让被笼罩的族群挣脱不出去。所以后世的日韩被美帝说不,他们根本没有这个能力,整个工业是美帝配套给自己服务的。

    要用科幻一点的解释,外星人忽然发现了一个星球出现了智慧生物,经过调查发现这颗星球有能进入工业时代的潜力,如果燕王是这个外星人的一员,就会故意在这颗星球留下一定的科技引导土著按照他规划的路线上走,只要这个土著走上了他规划的路,那么这个星球的土著一切行为都是可以预测的,因为他们会怎么发展燕王都一清二楚,在到了一定的时候,动动小手段就能让这些土著永世不得超生。

    虽说农业时代各处没有出现明显的差距,但只要有一点司马季就可以去实践。看着得胜庆祝的鲜卑兵马,司马季开怀大笑,也加入到了弹冠相庆的行列当中。

    对阵亡的双方将士,司马季还算是可以接受这个交换比,随即便开始审问存活的俘虏,想要从这些俘虏的口中,知道司马颖的主要用兵方向,最主要的是一些细节问题,比如各路兵马的兵力到底是多少。

    “本王的耐心有限,你们现在跪在本王面前,说明心里还是没有誓死的决心,废话少说,司马颖本部还有多少兵马,就是虎牢关方向的主力大军。”司马季正襟危坐,用期待的目光看着被压上来的被俘将校,然后话锋一转道,“本王深深知道现在本王在京师口中的形象,那么就直接一点,说出有用的消息本王放他一条生路,冥顽不灵者,本王向来是赶尽杀绝的,尤其是本王满怀期待但又失望之后。”

    “燕王,你这是引入外敌进攻天子,不要执迷不悟。”一名发髻散乱脸上还有血迹的将校道,“初战胜利不能说明什么。”

    “来人,拉出去斩!”司马季眼皮一翻冷声下令,对对方的挣扎喊叫充耳不闻,直到押送出去的护卫回来,又把目光锁定下一个目标上,“本王问话能回答就回答,不能回答就去死,现在不配合的人已经死了,那么本王可以回答刚刚的问题,初战胜利确实不能说明什么,可本王从投军开始还没输过,不管是大晋藩王,还是外藩王侯,死在手中已经接近十个,目前本王年近三十,还在等待下一个倒霉蛋出现。”

    “不要说现在的十万鲜卑骑兵,只要本王愿意,完全可以继续征兵,本王控制塞外上千万鲜卑,五百万女真,其他杂胡数不胜数,要不是粮草供应不上,百万铁骑也可以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司马季满是正色的吹牛逼,按照古代的吹嘘标准可能略有一丝过分,不过他这样一副本王天下第一的样子,真把这些五花大绑的俘虏给镇住了。

    中原号称一直都是有所克制的,从来没有燕王这种翻十倍吹的藩王出现,反正现在他的军帐没有鲜卑人在,随便他怎么挟胡自重。

    可能是因为吹得太邪乎,这些被俘的将校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都打输了说个屁。

    最后从这个俘虏的嘴里,司马季知道了出东北平津关的赵镶所部四五万人,不由得暗自思考,东北的平津关?如果不是收复了河套,洛阳的位置完全就是天子守国门,距离河套就是咫尺之遥,就算是现在平津关以北的地方也是人迹罕至的,完全依靠兵力震慑。

    广义上的河套是一个很大的地方,可以定居可以游牧,属于兼而有之的地方,其实算是骑兵比较适合的战场,在召集了慕容廆几人来到军帐,司马季指出了这支兵马所在,“尉连波将军,河套是比较适合拓跋氏发挥的地方,本王不求拓跋氏兵马杀敌多少,那里有足够的地方让你们慢慢磨。”

    “连波领命!”尉连波倒不是完全对河套陌生,从前河套还在杂胡手上的时候,他曾经去过那里,对当地算是有所了解,要知道拓跋氏的领地就在河套北面。

    “你们将本王此战对陈总取胜的消息,散播到雍州境内,到时候说不定有意外之喜。”司马季对着自己带来的探马吩咐道,“要配合拓跋氏分兵北上一同散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