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九十四章 挟持民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唐宁站在街边,将最后一颗糖葫芦咬下来,然后走了几步,把竹签扔进街边的垃圾桶中。首发www.zhuishubang.com

    为了构建文明新京师,从半年前开始,京师街头就禁止乱扔垃圾了,每隔一段都会有一个垃圾桶,乱扔垃圾者,处以三文以上十文以下的罚款。

    明天应该是年前的最后一次朝会,明天以后,如果没有紧急的事情,各大官衙就会休衙到元宵之后。

    从五品的郎中,只有在受到宣召的时候才需要上朝,因为唐宁身份众多,不受这个规则的限制,不过明天他原本还是不打算上朝的,但他又真的想看看康王怎么不给他机会,到底去还是不去,还真是让人伤脑筋。

    唐夭夭看了看他,问道:“你在担心康王吗?”

    唐宁摇了摇头,他最近才发现,康王有一个特质,他总是能让好事变坏事,让坏事变的更糟,就凭这个,他决定明天去看看。

    见唐宁不怎么担心,唐夭夭也就放下了心,两人在街上逛了一圈,回到家的时候,唐夭夭在门口叫住他,再次问道:“你真的没有觉得我和以前有什么变化吗?”

    唐宁停下脚步,看着她有意挺起的胸口,想了想,说道:“你的身材……好像比以前更好了。”

    “下流!”

    唐夭夭瞪了他一眼,掩饰住嘴角的笑意,飞快的跑进了家门。

    唐宁站在家门口,怀疑唐夭夭是不是就是单纯的想骂他,说她身材不好她生气也就罢了,夸她也不对,女人真是莫名其妙,还不如和康王打交道,第一眼能看出他的想法,第二眼就能预测到他的下场。

    旧年的最后一次朝会,持续的时间一般不会很长,因为几天之后,就是朝会中规模最宏大的大朝会,各部总结旧的一年,展望新的一年,没有两个时辰是结束不了的。

    唐宁今天是以左骁卫中郎将的身份上朝的,十六卫将领,除非有事,否则也不会在朝堂上出现,周围的几位武官,他一个也不认识。

    今天的早朝,还是以年末反腐一事为主题,话题围绕那十余名官员展开。

    大理寺和刑部当众宣读了对于那些犯官的判罚,户部对从这些人府中查抄的银两做了统计,将共计一百余万两的财物全都充交国库,吏部则针对这些空缺的职位做了调动。

    唐宁能看出来陈皇今日的心情不怎么好,并且目光时不时的望向康王,百官也都是懂得察言观色的老狐狸,今日的早朝进行的十分顺利,没有人抬杠,也没有人争辩,礼部侍郎方鸿退下来之后,就没有人再开口了。

    魏间等了一会儿,看了看陈皇,走上前,说道:“诸位大人若是没有什么事情要奏,今日的早朝便到此为止。”

    康王抬起头,向前跨出一步,说道:“父皇,儿臣有事启奏!”

    陈皇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有什么事情,到御书房说吧。”

    康王连忙道:“父皇,此事事关重大,乃是京中百姓的民意所趋,百姓们对于朝中某些尸位素餐的官员,憎恶已久,特此写了万民书……”

    “退朝!”陈皇站起身,看了康王一眼,说道:“康王,端王,怀王,你们三个,到御书房来。”

    康王的话被打断,虽然依旧心有不甘,但陈皇已经离开了,也只能将手中的折子收起来,只是目光却瞥了端王一眼,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

    端王被他这一眼看得心惊肉跳,这几日康王抓住刘府寿宴的事情不放,对他穷追猛打,这次更是连万民书都搬出来了,一会儿御书房中,怕是不会平静。

    怀王走出来,看了看两人,说道:“两位王兄,还是快些走吧,别让父皇等急了。”

    唐宁原以为今天的早朝上会有热闹看,结果发现他白来了一趟,一会儿御书房里一定会有热闹,但外人却看不到了。

    他叹了口气,沿着原路走出宫门,某一刻,看到前方一道熟悉的人影,脚步微微加快,走到那人身边,说道:“刘大人,许久不见,还没有恭喜你高升。”

    原祠部郎中刘进的品级没有上升,但却在极短的时间之内,成为了尚书之下,礼部最有资历的官员,前途不可限量。

    刘进看着他,脸上挤出笑容,说道:“都是托唐大人的福。”

    唐宁目光望向他,“什么?”

    刘进眼皮一跳,立刻道:“下官的意思是说,自从唐大人那次来了礼部之后,下官的运气就一直很好,这次说不得也是唐大人带给我的好运……”

    当初在礼部的时候,唐宁怎么就没有发现祠部郎中这么会说话,他本来对礼部的官员都没有什么好感,今日对刘进的印象却发生了稍许的改观。

    这次刘府大寿,他没有参与,也没有送上贺礼,果然是出淤泥而不染,他挥了挥手,说道:“刘大人说的这是哪里话,刘大人能有今天,都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若是刘大人和刘侍郎一样,不洁身自好,怕是现在的下场也会和刘侍郎一样。”

    刘进拍了拍胸膛,郑重道:“唐大人放心,下官和刘侍郎绝对不一样!”

    刘进今天的话有点多,唐宁和他稍微寒暄了几句就在宫门前告别。

    与此同时,御书房内。

    陈皇走到上方,坐下之后,看着康王,说道:“你刚才想说什么,说吧。”

    康王立刻道:“回父皇,儿臣昨日收到了一份万民书,得知京中百姓对于朝中某些贪腐官员的不满已达极致,儿臣……”

    陈皇没等他说完,就站起身,走到他的面前,问道:“昨日在京师流传的那些报纸,是你让人刊印的吧?”

    康王怔了怔,间陈皇脸色阴沉,吞了口口水,说道:“父皇……”

    “万民书?”陈皇冷冷的望着他,说道:“挟持民意,扰乱朝纲,你是要造反吗!”

    噗通!

    “父皇息怒!”康王看着陈皇,额头上瞬间便冒出了冷汗,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颤声道:“儿臣不敢!”

    “不敢?”陈皇盛怒之下,一脚踹在他的肩头,冷声道:“挟持民意,操控舆论,结党营私,打击异己,还有什么是你不敢的?”

    端王看着眼前的一幕,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原以为康王步步紧逼,连万民书都请出来了,他再也无法庇护那些拥簇他的官员,这次将会损失惨重。

    可谁能想到,形势和他预想的正好相反,他上次见父皇生这么大的气,还是户部侍郎韩明案发的那一次,只不过那一次的他,换成了现在的康王。

    康王汗水早已湿透了衣衫,跪倒在地,浑身颤抖,只能连连道:“儿臣冤枉,儿臣冤枉啊!”

    这个时候,什么打击端王,什么报复唐宁的事情,全都被他抛到了脑后,他看的出来,父皇是动了真怒……

    甚至在这一刻,他的脑海中还不由的浮现出唐宁昨日的眼神,直至此刻,他才读懂了他眼神中那种可怜的深意。

    “冤枉?”陈皇看了他一眼,问道:“你做的事情,桩桩件件,都摆在朕的案头上,你说,哪一条是朕冤枉了你?”

    康王心中惊惧一片,也不敢再争辩,挤出几滴眼泪,恸哭道:“父皇,儿臣知错,儿臣知错了……”

    陈皇站在殿内,平复了一会儿心情,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仅以一次,若是还有下次,你就回你的封地去吧。”

    康王身体一颤,心中却终于松了口气,叩谢道:“谢父皇,下次不敢了,儿臣下次一定不敢了!”

    陈皇看着他,说道:“妄议朝政,挟持民意之人,朕一定会追查到底,从今日起,你在府中思过三个月,三个月内不准出府!”

    康王心中一凉,父皇如此生气,这次受他指使,暗中让那些书坊刊印报纸的权贵,怕是一个都保不住了,但他也知道,此刻他能自保就已经不错了,损失几个人,总比将他赶回封地要好上十倍百倍。

    他心念一转,立刻道:“父皇,据儿臣所知,那唐宁的唐人斋,每天都刊印报纸,妄议朝政……”

    陈皇看着他,说道:“那是朕让他印的,你有意见吗?”

    康王怔了怔,看着陈皇的眼神,打了一个哆嗦,立刻道:“没,没有……”

    这一刻,他的心中不由的产生了一丝怀疑。

    他怀疑,唐宁和他,谁才是皇子,谁才是外臣……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