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四十六章 比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百名利刃成员都在后山特训,一发信号弹就能将他们全都叫回来。

    作为左骁卫中最精锐,也是训练最严苛,最刻苦的一支队伍,利刃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他们的单兵作战能力,对上普通的禁卫,可以以一敌十。

    但他们最厉害的,还是特种作战能力,唐宁试图让他们适应各种极限的环境,和老郑商量过之后,对他们进行了各种针对性训练,全面提高他们的综合实力。

    当然,陈皇的影卫也不可小觑,他们同样是禁卫中的精锐,还经过了公孙影的特训,不能将他们当成是普通的对手来看待。

    陈皇似乎对影卫的实力很自信,特意告诉唐宁,这次两队的比试,不要像十六卫大比那样,局限于演武场上,类似于表演性质的比武。

    他想看的是实战,是两队真正的实力,并且将比试场地选在了后山上。

    比试的规则也很简单,两队分为红蓝两组,互相争夺对方的腰牌,腰牌被夺者淘汰,最终根据两队夺取的腰牌总数判定输赢。

    唐宁看陈皇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实在是不忍心提醒他,在没有携带水和食物的情况下,他们已经在山里生活了半个月,唐宁这次的目的就是训练他们的野外生存能力。

    昨天晚上他们回来以后,已经吃饱喝足,养足了精神准备今日的比试了。

    在比赛开始之前,两队要先被带到山中特定的位置,等待营地发出信号弹。

    一名影卫的将领走到公孙影面前,说道:“报告首领,我们的人已经集合完毕。”

    公孙影看了他一眼,说道:“这次比试,只许胜,不许败!”

    那将躬身抱拳,说道:“遵命!”

    他话音刚落,又有一道人影跑到唐宁面前,站定之后,挺直身体,高声道:“报告将军,利刃应到一百人,实到一百人,请将军指示!”

    这猝不及防的洪亮声音,吓了陈皇一跳。

    他的目光望向那位利刃队长,只觉得此人身上的气势,似乎要比影卫还要强,但想到影卫那特殊的能力,还是放下了心。

    有陈皇在,唐宁也不好对他们说什么让让影卫的话,看着那利刃队长,说道:“此次比试,只是陛下对你们实力的一个检验,你们也不用太过拼命,正常发挥就好。”

    那队长抱拳道:“领命!”

    唐宁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懂他的话,反正他自己觉得他已经说得很直白了。

    两队已经出发,陈皇稳坐中央营房,显得信心十足。

    唐宁和他正好相反,他很没有信心,不是对利刃没有信心,而是对影卫没有信心。

    以陈皇的小心眼,如果利刃真的赢了,他是会夸他还是会怪他,唐宁心里还真没底。

    陈皇看了看他,说道:“你无须忐忑,就算是利刃输了,朕也不会怪你,能让十六卫之末的左骁卫跃居十六卫之首,你居功至伟。”

    唐宁拱了拱手,客气道:“谢陛下夸奖,这都是全体将士的功劳……”

    陈皇站起身,说道:“这次的比试,没有几日功夫,怕是分不出胜负,朕先回宫了,到时候,你将结果送来就行了。”

    “恭送陛下。”

    送陈皇出了骁骑营,目送着仪帐远去,唐宁的目光才望向后山,问道:“时间到了吧?”

    萧珏点了点头,说道:“差不多了。”

    唐宁看了看身后,陈舟便从袖中取出一根竹筒,点燃引线,一道刺目的白光直射云霄,在高空中炸响,发出巨大的声响。

    不一会儿,从山中便同样传来的巨响,作为比试开始的回应。

    依照陈皇的意思,这次的比试是实战而不是表演,时间也不受限制,要想在深山中将影卫的所有人淘汰,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萧珏看着唐宁,问道:“我们现在做什么,等吗?”

    “你在这里等吧。”唐宁看了看他,说道:“吏部还有事情,我要回衙门了,有什么事情,让人来吏部通知我就行。”

    他走了几步,又想到一事,看向萧珏,问道:“朝廷之中,四品以上的大员中,有哪些是江南的?”

    “那太多了。”萧珏想都没想,说道:“江南多才子,历年科举,连京畿学子都被他们死死地压着,这么多年下来,朝中要员有许多都是江南籍贯,例如冯丞相,张中书令,工部尚书等等等等……”

    江南是纳税重地,也是教育重地,江南官员在朝堂上的地位牢不可破,唐宁心中对这些已经有些底了,但显然,真实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

    萧珏想了想,又道:“对了,说到江南,唐家在江南的影响才是最大的。”

    唐宁看着他,问道:“唐家不是京畿高门吗?”

    萧珏摇了摇头,说道:“你不知道,唐家的根虽然在京师,但唐家子弟,娶的大多都是江南豪族女子,唐家和他们的联系十分紧密,要不然,你以为是谁在背后给唐家、给端王提供那么庞大的财力支持?”

    此事其实是唐宁一直疑惑的,康王所依靠的众多权贵,各家都有庞大的生意,而端王所依赖的唐家,却很少涉足商事,就算是唐宁想打击都找不到对象,搞了半天,原来唐家的经济来源在江南……

    看来吏部的这潭水,比他想象的还要深得多。

    他回到吏部的时候,骁骑营后山,利刃和影卫两队并没有着急行动,而是在原地商议战法。

    两队的营地相隔数里,也只是暂时的营地,开始行动之后,便必须抛弃,否则就是等着对方过来围剿了。

    山林中的某片空地之上,影卫将领将一百人分为十组,每组十人,之后将十名队长叫过来,叮嘱道:“首领说了,此战只许胜不许败,我们绝不能输在左骁卫这些人的手上!”

    “领命!”

    “领命!”

    “领命……”

    众人纷纷开口,那将领等众人安静下来,说道:“我们是影卫,不用和他们硬碰硬,无论是用毒还是用蛊,确保能赢即可……”

    数里之外的一处林间。

    一名青年蹲在树上,看着下方的众人,说道:“将军说了,那些家伙会使一些旁门左道,都给我打起十二分精神,谁要是拖了利刃的后腿,我就把谁拎出来,单独操练一个月……”

    一人抬头看着他,问道:“头儿,唐将军刚才和你说什么了?”

    “将军说,让我们正常发挥,不用太过拼命……”那青年目光望向他们,说道:“虽然将军这么说了,但这只是安慰,你们都给我打起精神,把你们所有的本事都使出来,记住,这不是演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